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肖翔】败绩 (04)

终于……把前面的部分大致修改完了。

(04) 

       “嘟嘟嘟……”

 

       听筒里传来电话的忙音,随即又被轻快的女孩子的声音给取代,“喂喂喂队长?有什么事情吗?”尾音还微微上翘,显然那头的人心情很好。

 

       刚刚才走出场馆,还在外面顺着气的肖时钦沉默了,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这才慢慢地说道,“小戴,你要我帮你场取的那本无料,被别人取走了。”

 

       “什么?”雷霆小魔女顿时大怒,“谁?我可是有预定的啊!谁谁谁我的去和她掐一架!”

 

       肖时钦深吸了一口气,“你去吧,他就在职业选手群里。”

 

       ”……啊?“小魔女表示自己万万没想到。

 

       肖时钦虚弱地吐出一口浊气,靠在场馆外面四五十度角望天只觉得生无可恋。”取走那本R18的。肖翔的无料的,就是孙翔本人!“

 

       ”……“小魔女沉默了很久,最后诚心诚意地说道,”队长,如果我是孙翔的话,一定觉得你是个痴汉。“

 

       ……那不都是你害的吗!

 

       

 

       与此同时,孙翔和唐昊正坐在床头柜两边,紧盯着放在上面那本掀起这一切腥风血雨的,迷之小黄书。

 

       唐昊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好,他不可置信地问道,“孙翔……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孙翔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在那个展会上,遇到了小事情正在买这本书!“手指伸出重重地戳在小黄书封面上,随即他又像是被烫着了似的惊恐地收回了手,好像封面里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似的。

 

       唐昊无言地低下头,看了看封面上两具纠缠不清的,带着显而易见的红痕的年轻肉体,以及那两张怎么看都熟悉得可怕的脸……他默默地拉住了孙翔的手,情真意切地建议道,报警吧。

 

       ”滚滚滚!“孙翔没好气地翻给他一个白眼,唐昊也从善如流地松开了他的手。报警也就不过是句玩笑话,至少也得等到国际赛结束后再说。他心里的震惊白菜帮子似的咕噜咕噜地翻滚着,又看了一眼床头柜上那本小黄书,忍不住开口说,“真是看不出来啊,那个肖时钦居然喜欢这种东西……“说着他像想起什么似的惊恐地看了孙翔一眼,”他该不会是喜欢你吧?啊,啊?啊!“

 

       ”你胡说什么呢!“孙翔气急败坏。他是熊倒也不是真傻,这会也想清楚了多半是雷霆那个小姑娘拜托的。联盟里的女孩子们多混迹于同人圈一向是众所周知的秘密,搞不好这个本子都是哪个女选手画的呢。他跟肖时钦好歹也同队了一年,自是知道对方场上场下都算的上个好人。但唐昊却是不依,”你哪知道啊?要不…………要不……“他要不了半天突然灵光一闪,伸手指着小黄书,”要不你打开看看。他平时是不是那么对你的?“

 

       孙翔看了一眼封面上那么活脱脱透出一股妖娆劲的自己,脸色顿时就青了。

 

      但说句老实话,其实他也有点好奇。他不是不知道同人这东西,荣耀论坛也开有专门的同人板块。女性选手也偶尔会在职业选手群里提到这些,但说老实话——同人到底是什么,他还真没有见过。

 

       唐昊显然也不知道,他们这群人平素里除了训练就是比赛,倒是真没太多时间关心这些边边角角的。七期画风全员中二,好奇心也跟初中二年级一样随着年龄有增无减。虽然脸是熟悉的人有几分微妙,但这两个NO ZUO NO DIE的家伙还是互相对视一样,小心翼翼地掀开了封面——

 

       如果是雷霆小魔女的话,便会知道这是一个”国际赛消息传出后立刻赶出来的突发本。“,换而言之,当他们掀开封面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身穿国际赛队服的肖时钦和孙翔。

 

       孙翔差点把舌头给咬断了,他第一次觉得这身队服是如此地扎眼。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颤抖的手,视线往下瞄,下一格里他们的手交握在一起,身旁升腾起万丈光彩。作者画上了国家队全员,站在灯火通明的赛场上,有无数人在欢呼雀跃乃至哭泣,画面正中心的冠军奖杯,被喻队长高举过头顶。”GLORY“的字样打在画面上,似乎能看到呼之欲出的锐气。他们站在万人之中,享受万众荣光。

 

       孙翔和唐昊同时屏住了呼吸。不得不承认这个作者画出了他们心底的渴望,他们来到这里,披上这身队服,便是为了这幅场景。孙翔沉默着看了这幅画很久,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月后的自己。他怀揣着不合时机的猛然被唤起的热血,呼啦一声翻开了下一页——

 

       从左往右数,每一格里分别是,凌乱的脚步,酒店地毯,床单的一角,纠缠着的双腿,以及扔在地上的国家队队服,上面的数字清晰可见……

 

       ”啪“的一声,孙翔惊慌失措地合上了书。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仿佛书里会跑出吃人的怪物,不不不不……对他来讲这可比会吃人的怪兽可怕多了!他以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自己床头的国家队队服,心里涌起一阵阵绝望。这个妄想本实在转折太快他完全猝不及防,拿完冠军就开房,孙翔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莫名地感觉自己像是被人诅咒了。透过指间的缝隙他看到唐昊和他一样精彩的脸色,忧伤地觉得自己再也不能直视肖时钦了。

 

       他的反应和肖时钦所预想的如出一辙。此刻这个战术大师就在他的隔壁,满面愁容。

 

       肖时钦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就连王杰希悠然自得地泡好一杯茶端到他面前,也只是叹了口气道了声谢。

 

       人生中总是充满了意外,国际赛尤其是翘楚。

 

       就在一个周之前,他还在建议其他几位心脏,要注意孙翔的配合工作。现在,他想,毫无意外他取代了叶修,成为了让孙翔最无法配合的存在。

 

       他几乎可以料想孙翔的反应……如果不是王杰希还在这里的话,他铁定会拿个杯子暗搓搓地贴到墙上听那一边的声音,就像一个真正的痴汉该做的那样。但想来也差不多吧?孙翔心里,肖时钦的名字,肯定已经打上“变态”的烙印了。

 

       其实无论场上还是场下都是好人的肖时钦,忧郁地低下了头。

 

       “大眼。”他又思量着临行前王杰希的语言,索性转过头去,言辞比临走前还要恳切,“还真被你说对了……我还真是遇上大劫了。”

 

       但对面那张脸上却没有同他预想中露出了然的神色,反倒是疑惑地皱起了眉。王杰希迟疑了一下,斟酌了一下语句这才开口,“其实,你出门的时候,我还有半句话没说完……虽然是大劫没错,但其实……”他顿了顿,这才续道:

 

       “你那应该是一场,桃花劫。”

  

       王杰希说道。

 

       

评论 ( 3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