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娇花
缓慢复健

【韩叶】铁血丹心 (03)

*射雕英雄传paro,注意避雷

*历史老师死得早,一切都是作者瞎编的

*前文走(02)

(03)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须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想世间剑术,不论那一门那一派的变化如何不同,总以轻灵迅疾为尚,那张佳乐一双短剑轻捷灵敏变幻莫测,看不出门路,却着实让人眼花缭乱得紧。剑光凌厉攻势迅猛,与方才同那些个汉子比武招亲时浑然不同。那周遭几个本想上去一试身手的此刻都是暗暗心惊,这才知道人家这是尚未使出全力。

然而使得韩文清注意的却不止是他,这张佳乐固然一双短剑轻灵迅捷,这小王爷肩扛一把重剑,初看并无异样,细看却是剑身古朴通体漆黑,挥舞起来时虎虎生风,同张佳乐的短剑碰撞在一起发出异样...

【韩叶】铁血丹心(02)

前文(01)

射雕英雄传paro,注意避雷

历史老师死得早,关于历史的描写来自射雕


(02)

大漠习俗招待客人必然倾其所有,况且韩文清这是孤身一人初次来到江南,难得能偶然遇得两位同龄人。他毕竟也还是少年心性,虽然对那个叫叶秋的散漫的作风颇有些不满,但是苏氏兄妹却显然都并非俗人,倒是让他生起了几丝结交之心。再者他这次是平生第一次使钱,浑不知银钱的用途,但就算知道,以他的性情便多花十倍银钱也不会在意。

他见得这对兄妹的衣着都甚为朴素,想来也是兄妹俩自幼相依为命的话,日子好过不到哪去。母亲在他同师父学习武艺之余,也不忘教授他中原的文化礼仪,于是便不动声色地提议道:“难得相逢,何不坐...

【肖翔】小事情小事情想见你(01)

考试期忽然发现小事情生日到了,摸个简短的鱼,有空补完!

灵感来源于忘了在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话“爱是想触碰又收回去的手”


  

整个荣耀职业联盟都知道,肖时钦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

这个理智,不仅仅是体现在赛场上,在那些精打细算把每一分优势都发挥到最大的战术里。也不只是体现在他小心翼翼,谨慎到甚至有些过分拘谨的性子上。和其他那几位自身就是斗神的、身边有拳皇的、身边有剑圣的战术大师比起来,他可以掌控的东西并不多,更是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

人人都说肖时钦是能给任何队伍制造出麻烦的角色,每一个细节每一点战略都要抠到极限,哪怕是拿着最烂的牌也能打出意想不到的局面。而雷霆正是因为如此...

【韩叶】铁血丹心 (01)

CP:韩文清×叶修

*射雕英雄传paro,注意避雷

*历史老师死得早,全篇胡扯

江南的风是温和的,轻柔的。

鼻尖盈满了雨后泥土潮湿的气息,和着不知名的花香轻柔地拂过脸颊,像是母亲在摇篮前低声哼唱的小曲,直熏得游客昏昏欲醉。

但大漠的风不一样。

大漠的风是咆哮的,可怖的。黄沙石块旋风铺天盖地席卷整个草原,像是天神愤怒的咆哮,展露出天地间令人为之恐惧的力量。

在韩文清的记忆里,大漠里的风从来不是这样的。风刮过脸颊带来的不是刺骨的疼痛,而是母亲的手一般温柔的抚摸,轻得让那张显得过分老成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惊讶。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江南。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正是山雨朦胧的...

【方王】星座速配指南

《星座速配指南》

CP:方士谦×王杰希

*两三年前写于《巅峰荣耀》发售之前的旧作,方神OOC有

*嘘,有偷懒的地方,看出不要说出

*有敏感词发不了文字



【肖翔】败绩 (09)

很意外地收到了一位宝宝的私信

有点感动,没有想到过去那么久混吃等死了还有人记得……

并不能打包票会不会写完,时间久了有点断片想不起来当时怎么想的了……


(09)

酒足饭饱——事实上只有饭饱并没有酒足之后,大家三三两两地离开了餐厅。女孩子们拿着地图出去逛街,叶领队不慎被抓了壮丁去提包。张佳乐和李轩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肖时钦总觉他俩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治疗之神起身拿起车钥匙,同微草队长肩并肩地往外走,见此情景肖时钦冷静地扶了扶镜框,这个动作让他突然有种自己是张新杰的错觉。

左右无事,想了想肖时钦还是决定回房间整理战术笔记。捏着房卡回到房间所在的楼层,电梯门一开他就听到走廊那头传来一把熟...

【POT】沧海

《沧海》

CP:越前龙马←小坂田朋香

*非正统向越前龙马BG

*曾经沧海难为水

*所谓终其一生的单恋


“新生代超人气模特!元气少女的秋日私搭!”


新一期的《周刊少女×甜点》送到,小坂田朋香叼着牙刷从邮箱里取出杂志。牙膏沫啪嗒啪嗒地掉在塑封套上,模糊了封面模特那张刷着橘黄色眼影的脸。


这一期的主题是“元气少女初秋搭配”,服装都以暖色系为主。带花边的短袜和搭扣粗跟鞋,脖子上系着格纹图案的小方巾,模特扎着随性的丸子头,眼神游离不定,乳白色的毛衣外套颜色温柔得像一汪湖水。小坂田朋香将杂志举到眼前认真审视半晌,然后随手将其丢到了沙发上。


假若有人在此刻...

【12.24】SAYONARA

       题目取自伊藤米莉亚的《SAYONARA  BABY》

       最早听到这首歌,是在B站的一个MAD上。看过以后找出BGM加入了自己的歌单,此后的许多时刻,也曾经循环着这首歌试图写点什么出来。

      就比如现在。

      2016年12月24日,如果按许斐刚所说你的出生日期来算,是你的十八岁生日。

 ...

存档。一组旧图。

出镜:一朵娇花

PHX:线球


      暑假拍的。拉了窗帘强行制造黑暗,涂红了手电筒打光,背后的白纸其实是反光板。手机和相机同时上阵瞎几把拍了几张。

     感觉这一年无论是拍照还是写文都没什么产出。有点急也有点生气。

     玩游戏当然是个客观原因嘻嘻。不过也说得对,同人圈里无大手。

     倒不是说同人有什么不好,托大点说现在的同好们能认识我...

【repo】如屑

给 @邵陵笔冢 

     

      到了给《如屑》写repo的时候了,想想感觉距离《与谁同》的repo还没过去多久,转眼已经到了现在了。

      从《难归之乡》到现再,认识邵陵也有几年了。这几年他陆续写出了《父亲与酒》《偶像》《三尺》《发财乐队》等等文章,进步和成果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这次的本子里,我最喜欢的两篇,一...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