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结 (01)

从盗六开始追盗墓笔记,重启里面瓶邪之间的互动随意了很多,盗墓笔记时代吴邪和胖子对哑爸爸总还是有些敬畏之心。重启里动不动就是“你信不信我把小哥扣来打你。”“你(张起灵)丫想要我死就自己过来杀。”

他们把张起灵拉下了神坛,让他从一个没有过去与未来的人变成了雨村里泡jio的瓶仔,当然,瓶邪是真的!(土拨鼠呐喊

想写一哈盗墓笔记到重启这段时间里,逐渐又恢复本性的吴邪和被拉下神探的张起灵。


(01)

*一毛钱簇邪预警


人这种生物很奇妙。很多时候,你或许不会记得自己遇到的那些高兴的事情,但是尴尬的事情一定会一遍又一遍地在你不愿回想起的时候回想起来。

就好比高四,不,高五的课堂上,黎簇总...

【瓶邪】结 (00)

*看了沙海剧后的鸡血之作,有一毛钱簇邪
*一切和原著有出入的地方都是我OOC

(00)
      黎簇并不了解吴邪。
      这么说有些奇怪,当年他被吴邪选中,如今隐约已经有了吴小佛爷接班人的苗头。道上一度盛传他是吴邪失散多年的亲儿子,关于孩子他妈的猜测一路从霍秀秀蔓延到解雨臣——虽然他自己清楚,吴邪选中他只是因为他们患有同一种残疾。
      总而言之,在外人眼中,他应当是除开王胖子,解当家等之外,为数不多的几个...

【剑网3】问东风

*预计收录于个人剑三本《刀剑如梦》
*一个初稿,先分给亲友看看

(01)
不妙。
陆轻舟下意识地拉低了自己的兜帽。
真的不妙。
心中警铃大作,他隐约嗅到了山雨欲来的气息。
阳春四月草长莺飞,正是山雨朦胧的季节,藏剑山庄举办的新一届名剑大会又开始了。暖风熏得陆轻舟的野心也跟杂草一样疯长,仗着年少无知无所畏惧,他左手拉着杨易,右手牵着裴归荑,怀揣着对诸多江湖传闻的向往,兴高采烈地也去报了名。
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战绩零比五,被一个项王击鼎从隐身状态直接打飞以后陆轻舟终于意识到了世界的残忍。出了拭剑台,三个人连滚带爬地在战场区的门口坐下冷静冷静。
就在此时,陆轻舟无意间一瞥,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白沙大漠玉...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 
        生理状况和心理状况一样每日越下,知情的几个朋友大多是安慰和劝解。唯独那天和少陵提起说,心理医生建议我左转精神科时,他忽然和我说了一句,辛苦了。
        辛苦了。
        我揣摩了这三个字半分钟,一时间又觉得心酸又觉得宽慰,是啊,还真是辛苦了。
   ...

Boy meets girl

第四季终于出啦,陈年狗粮看得我热泪盈眶。
接触FMP的时候看动画还基本靠盗版碟,某一天在家附近的音像店里随手抽出了一张碟,然后就掉进了这个大坑里。
最早开始看的动画,第二季欢乐满满,第一季也是战争中混着爆笑。即使被第三季的沉重给吓了一大跳,但是看到宗介要求削减一半的薪水来换取继续留在小要身边、香港之战最后他跳下as,迎着早晨的阳光笑着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她在等我”时。
真是让人忍不住在屏幕面前露出老母亲的微笑。
看完动画以后意犹未尽,还天真地以为宗介和小要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以后会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不知死活地翻开小说,内心呼啸而过无数头草泥马。
以我贫瘠的语言,只想仰天长啸一声太惨了吧——
上天入地、...

【剑网三】与月同 (壹)

偷懒了(==


江南的风是温和的,轻柔的。 

鼻尖盈满了雨后泥土潮湿的气息,和着不知名的花香轻柔地拂过脸颊,像是母亲在摇篮前低声哼唱的小曲,直熏得游客昏昏欲醉。       但华山的风不一样。 

华山的风是凛冽的,冰凉的。深冬时节擦过脸颊,像是要把整张脸都撕扯下来一样疼痛。即使是在不那么寒冷的季节,风里也依旧带着熏香的味道,师兄师姐们的颂道声从远处传来。

在林听渊的记忆里,华山的风从来不是这样的。风自鼻尖刮过,带来的不是难耐的酸涩,而是母亲的手一般温柔的抚摸,轻得让那张努力保持着镇定的脸上...

【韩叶】铁血丹心 (03)

*射雕英雄传paro,注意避雷

*历史老师死得早,一切都是作者瞎编的

*前文走(02)

(03)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须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想世间剑术,不论那一门那一派的变化如何不同,总以轻灵迅疾为尚,那张佳乐一双短剑轻捷灵敏变幻莫测,看不出门路,却着实让人眼花缭乱得紧。剑光凌厉攻势迅猛,与方才同那些个汉子比武招亲时浑然不同。那周遭几个本想上去一试身手的此刻都是暗暗心惊,这才知道人家这是尚未使出全力。

然而使得韩文清注意的却不止是他,这张佳乐固然一双短剑轻灵迅捷,这小王爷肩扛一把重剑,初看并无异样,细看却是剑身古朴通体漆黑,挥舞起来时虎虎生风,同张佳乐的短剑碰撞在一起发出异样...

【韩叶】铁血丹心(02)

前文(01)

射雕英雄传paro,注意避雷

历史老师死得早,关于历史的描写来自射雕


(02)

大漠习俗招待客人必然倾其所有,况且韩文清这是孤身一人初次来到江南,难得能偶然遇得两位同龄人。他毕竟也还是少年心性,虽然对那个叫叶秋的散漫的作风颇有些不满,但是苏氏兄妹却显然都并非俗人,倒是让他生起了几丝结交之心。再者他这次是平生第一次使钱,浑不知银钱的用途,但就算知道,以他的性情便多花十倍银钱也不会在意。

他见得这对兄妹的衣着都甚为朴素,想来也是兄妹俩自幼相依为命的话,日子好过不到哪去。母亲在他同师父学习武艺之余,也不忘教授他中原的文化礼仪,于是便不动声色地提议道:“难得相逢,何不坐...

【肖翔】小事情小事情想见你(01)

考试期忽然发现小事情生日到了,摸个简短的鱼,有空补完!

灵感来源于忘了在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话“爱是想触碰又收回去的手”


  

整个荣耀职业联盟都知道,肖时钦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

这个理智,不仅仅是体现在赛场上,在那些精打细算把每一分优势都发挥到最大的战术里。也不只是体现在他小心翼翼,谨慎到甚至有些过分拘谨的性子上。和其他那几位自身就是斗神的、身边有拳皇的、身边有剑圣的战术大师比起来,他可以掌控的东西并不多,更是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

人人都说肖时钦是能给任何队伍制造出麻烦的角色,每一个细节每一点战略都要抠到极限,哪怕是拿着最烂的牌也能打出意想不到的局面。而雷霆正是因为如此...

【韩叶】铁血丹心 (01)

CP:韩文清×叶修

*射雕英雄传paro,注意避雷

*历史老师死得早,全篇胡扯

江南的风是温和的,轻柔的。

鼻尖盈满了雨后泥土潮湿的气息,和着不知名的花香轻柔地拂过脸颊,像是母亲在摇篮前低声哼唱的小曲,直熏得游客昏昏欲醉。

但大漠的风不一样。

大漠的风是咆哮的,可怖的。黄沙石块旋风铺天盖地席卷整个草原,像是天神愤怒的咆哮,展露出天地间令人为之恐惧的力量。

在韩文清的记忆里,大漠里的风从来不是这样的。风刮过脸颊带来的不是刺骨的疼痛,而是母亲的手一般温柔的抚摸,轻得让那张显得过分老成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惊讶。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江南。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正是山雨朦胧的...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