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肖翔】求爱大作战 (07)

 

(07)

一只手死死地按着帽檐生怕被认出来,孙翔好不容易顶着正午的太阳登了机。心里澎湃着难以言喻的喜悦和忐忑,他觉得自己真是开心,开心得恨不能让整个联盟都知道他在开心。小斗神一向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当即便掏出手机举高,啪嗒一声自拍了一张,三下两下就发了微博。

 

孙翔_轮回V

登机了!目的地是雷霆!@ 肖时钦_雷霆

 

发完微博后他便心满意足地关上手机往兜里一揣,调整了姿势打算睡一觉。因此他也就没有看到,他这一条微博po出后引起的轩然大波。更没有看到,隔着两三排座椅,后方认出了

他的姑娘,正兴奋地窃窃私语。

 

肖时钦看到艾特是将近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彼时他刚打开微博便被吓了一大跳,虽然一直知道孙翔行动力MAX却不知道MAX至此,该不会是挂了电话就订机票去了吧。兴许是因为最近大家都很闲的缘故,微博上已经炸开了锅,转发数评论数嗖嗖嗖地往上蹿,不知有多少姑娘在下面嗷嗷叫着,“二翔好帅!”“夏休期的恋爱大作战”“二翔对肖队一定是真爱√”,而且居然连职业选手都跑过来凑热闹,你真以为我不知道那个“队长快♂上♂二翔要来了”是你的小号吗小戴?

 

今天的肖时钦,也依旧心累着呢。

 

心累的肖时钦默默地给孙翔扣了个电话,却被“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给挡了回来。他先是愣了愣,随即想起孙翔此刻正在飞机上呢。上飞机就关电话是好习惯,可这孩子怎么不记得先说一声呢?不然他怎么知道该什么时候去接机?

 

肖时钦更加心累地揉了揉眉心。根据孙翔po微博的时间来算,他上飞机已经有一个小时左右了。从S市到W市大概也就一个半小时的样子,雷霆俱乐部离机场也不近,这个时候出发差不多吧。肖时钦这样想着,捞起床头的外套推开了门,刚好和路过的戴妍琦打了个照面。

 

戴妍琦大概是想回房间,怀里抱着IPAD走得匆匆忙忙。看到他出来又一下子顿住了脚步,肖时钦眼尖,看出IPAD上的界面是荣耀论坛的腐向板块,估计对方正混在一群普通群众里愉悦地818。他在心里咳嗽了一声,决定这事自己还是装作不知道为好。

 

戴妍琦上下打量了肖时钦一番,“队长这一身是要出门?是要去接孙翔吧,带我一个吧!”她边说边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把IPAD往身后藏,但是已经晚了,肖时钦不仅看清了页面确实是腐向板块,还看清了帖子的名字是“【深挖】轮回小斗神今天找雷霆肖队去了大家来挖一挖呗!”光看标题似乎就能猜到内容是啥呢。

 

肖时钦决定继续装作不知情。他掏出手机给孙翔发了条短信,叮嘱道下了飞机别乱跑,他已经出发来接机了。余光瞥见小戴背对着自己,拿着IPAD不知道添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回复在下面,这让他想起一句叫做家贼难防的老话。

 

 

 

孙翔从飞机上一觉醒来,被颠簸气流震得有些不太舒服。他调整了姿势坐起,刚睡醒的脑海里有点模糊,他扫视了周围一圈,这才想起他这是在去雷霆找小事情玩的路上。紧接着后面隔着几排响起了怯生生的声音,“那个……前面那位戴墨镜的帅哥,可以转过来一下吗?”

 

戴墨镜的……是说我吧?孙翔挺直了背缓缓地转过头去,看到两个姑娘正期盼地盯着他。俩姑娘仔细地认了认,声音忽然就带上了惊喜,“孙翔!真的是孙翔哎!待会下了飞机能够给我们合个影吗?”

 

孙翔扶了扶遮住自己半张脸的墨镜,心说这样都认得出来真是我的真爱粉啊。对待女粉丝的时候孙翔一向还是比较温柔,笑着点了点头。等到下了飞机时果真一个姑娘掏出了一本荣耀大画册请他签名,孙翔接过来翻了翻,半天没翻到一叶之秋倒是翻出了肖时钦,他忍不住顿了顿。姑娘显然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主,当即表示就签在这页吧自己也是肖时钦的粉。

 

于是孙翔就高高兴兴地签在了肖时钦的半身像旁边,那张照片照的挺好看,简练的西装把肖时钦本身温润的气质给拉得凌厉了几分,仿佛隔着薄薄一层纸看着他。他又想起马上就能看到小事情了,心情好得简直恨不能吹两声流氓哨,特地给那俩姑娘多都笑了会。

 

姑娘临走前送了孙翔一袋鸭脖,再三强调是武汉特产请务必尝尝。孙翔左手拎着鸭脖和行李右手摸出手机来打开,肖时钦的短信跳进眼帘,看发信时间是半个小时之前,估计也快到了。刹那间睡觉时给压下来的忐忑全部涌回了心上,他死死地攥着鸭脖子仿佛打算糊肖时钦一脸,踩着有些发软的步子一步步走进机场大厅,又想要赶紧看到小事情,又害怕自己看到他会把持不住做些丢脸的事情。兴奋和忐忑交织在一起,孙翔觉得自己脸都红了。然而他很快发觉他想太多了,因为大厅里根本就没见着肖时钦的影子。

 

他在机场大厅里冒着被认出来的风险转了一圈,终于茫然地确定,肖时钦确实不在机场。他更加茫然地掏出手机扣了个电话过去,然后就听到“对不求,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距离机场大厅大概还有30分钟车程的地方,肖时钦坐在驾驶座上,戴妍琦坐在副驾驶座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前方黑压压的车群,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这一带其实很少堵车,谁料偏偏今天就偏偏遇到了。此情此景之下肖时钦只能感叹一句外界盛传孙翔和张佳乐都是幸运E果然不骗人,难不成孙家的人都这么倒霉?肖时钦边开脑洞边摸手机打算给孙翔发条短信,一摸出来就发觉,啊,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

 

孙家的人果然都很倒霉呢……肖时钦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右手伸到小戴面前,“小戴,借你的手机用一用。”

 

小戴无辜地看着他,“队长,我好像忘了带手机出门。”

 

不只是脑袋,肖时钦的胃也开始疼了,他看了看面前黑压压的车群,再低头看了看表,感觉自己完全能想象出孙翔一个人拎着行李戴着墨镜杵在机场,随着天色渐晚而渐增的怒气值。以他对孙翔的了解,目测到明天为止孙翔是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了。作为一个称职的熊孩子,孙翔在任性这回事上的技能一向是点满了的。

 

食指在方向盘边无意识地敲打了一会,想要压下孙翔的怒火看样子是不行了,但总能做点什么吧。余光一瞥他瞅见路旁有家甜品店,小小的店面里透露出温暖的光,隔着车窗似乎都能闻到甜香,他不由得心念一动,匆匆交代小戴一句跳下车,不一会又匆匆地跑了回来,手里还拎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小戴好奇地凑了过去,“队长……这个是马卡龙?”

 

肖时钦点了点头,“是的。小孙该等急了吧。我给他带点吃的去,虽然估计没多大作用吧,他一定还是会非常生气的。”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他啊,虽然已经这么大一个人了,可其实还是跟个孩子一样,任性得不行呐。”

 

戴妍琦定定地看着他手中的马卡龙,突然笑了,“可是怎么办呢?就算任性你也愿意迁就他吧队长,还专门跑去买甜点给他。”

 

肖时钦心想“这是在套我的话吗是要去818吗。”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口了,“大概吧。有时候真的觉得他熊到不行,但始终没法真的丢下不管。感觉就像是养了只刺猬,不管平时怎么扎你,他翻个身露出肚皮来还是忍不住想去摸摸他。”

 

“那就对了啊——”戴妍琦边说边摸出了IPAD,丝毫不介意肖时钦本人在场打开了荣耀论坛。“况且,就算是依我看来,孙翔也成长了不少呢。他啊,大概也早就没有,队长你记忆里那么熊了。先不说这个了,队长,你先看看这个帖子。”戴妍琦高深莫测地笑着,将IPAD塞进了肖时钦的怀里。

 

肖时钦低头一看——【求助】喜欢的人邀请我到他所在的城市去玩该怎么办?

 

他有些惊诧地抬起脸来,正好对上戴妍琦意味深长的目光。

 

 

 

 

距离车群30分钟车程的机场,孙翔看着外面逐渐黑下来的天色,面无表情。

 

距离他下飞机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又三十分钟。距离肖时钦出发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期间他被认出来三次,和五个姑娘两个汉字合了影还签了八个名,顺便收获各种投食,不知为何以六个核桃居多。

 

他不开心。很不开心。不开心得甚至开始思考,小事情是不是没有那么想见到他,不然怎么现在都还没到。念头还没转完又赶紧打断自己,怎么会呢小事情那么好的人,就算是个陌生人也不会承诺了不到的,一定是路上有事耽搁了。他忍不住反复地给肖时钦打电话,但一直只有冷漠的女声告诉他对方已关机。烦的令他有种想砸手机的冲动。

 

他在机场的座椅上舒展了一下身体,焦躁不安地注视着外面,期待着下一秒就能看到肖时钦一脸抱歉地走过来,揉揉他的头发或者对他笑一笑都好。心情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低落下来,想想真是奇妙,早晨他还在轮回的宿舍里给小事情发短信,下午就已经来到了对方的城市和他呼吸同样的空气,他本来兴致勃勃地准备着要给肖时钦一个酷炫到不行的出场,然而现在,缩在椅子里的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那个心情了。

 

切,难得向队长借的衣服呢。孙翔在心底有点委屈的说。他不想这么酸溜溜地见肖时钦,随手从投食里抓出一袋鸭脖,试图用食物来填满空落落的胸腔。

 

孙翔下飞机三个小时后,肖时钦终于把车开到了机场。在入口匆匆一扫,他很快发现了那个一米八五的高挑青年。瘦瘦高高的一个人缩在椅子上,看起来可怜巴巴的,肖时钦一下子心都软了,他拎着马卡龙快步走过去,悄声唤道,“小孙。”

 

孙翔转过了头来,明显地红了眼眶。

 

肖时钦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考虑过无数种情况,比如孙翔会不理他或者当场跟他吵起来,或者气急了拎起行李又跑回轮回等等,什么惨烈的情况他都想过了,他唯一没想过的,就是孙翔居然哭了。他看着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满脸委屈得不行的孙翔,脑袋轰地一响,在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急忙一把把人塞进了怀里。紧接着他就听到了,孙翔猝及不防的声音。

 

“小事情这鸭脖怎么这么辣啊……哎?!”


评论 ( 39 )
热度 ( 2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