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韩叶】铁血丹心 (01)

CP:韩文清×叶修

*射雕英雄传paro,注意避雷

*历史老师死得早,全篇胡扯

江南的风是温和的,轻柔的。

鼻尖盈满了雨后泥土潮湿的气息,和着不知名的花香轻柔地拂过脸颊,像是母亲在摇篮前低声哼唱的小曲,直熏得游客昏昏欲醉。

但大漠的风不一样。

大漠的风是咆哮的,可怖的。黄沙石块旋风铺天盖地席卷整个草原,像是天神愤怒的咆哮,展露出天地间令人为之恐惧的力量。

在韩文清的记忆里,大漠里的风从来不是这样的。风刮过脸颊带来的不是刺骨的疼痛,而是母亲的手一般温柔的抚摸,轻得让那张显得过分老成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惊讶。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江南。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正是山雨朦胧的季节。面前是隐在烟雨之中看不分明的山峰的轮廓,少女的曲线一样温婉地起伏着。空气中带着雨后泥土潮湿的气息,街上撑着伞往来的女孩子眼睛里像是藏了一汪澄澈的湖水,细雨中的一阵烟霞似的婷婷袅袅。

举目望去皆是吴音软哝巧笑兮眸,大漠的狂风和砂砾仿佛都是远在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便也就是这时,十八岁的韩文清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确确实实地,到了江南了。

他母亲本为浙江临安人士,因故流落至大漠抚养他长大。闲暇时韩文清常常听她念起江南故居,也早已听闻母亲提起过亡父曾与故人相约,十八年后带领后人于嘉兴烟雨楼上重逢。如今约期将至,母亲虽然有心想韩文清一同回到中原,毕竟早年间野外产子落下了病根,经不起这千里迢迢的舟车劳顿,是以他孤身一人,启程来到江南赴约。

他此时所处为张家口最大的酒楼长庆楼,铺陈全是仿照大宋旧京汴梁大酒楼的格局。韩文清独自一人坐在酒馆二楼临窗的位置上,饶是他一向远超实际年龄的老成,毕竟也还是十来岁的少年心性,江南的繁华和温婉无一不吸引着他。

他从窗户后面探出头去,那张一向被委婉地形容为“看到就保不住钱袋”的脸上,也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几分惊奇。周遭皆是和大漠截然不同的景象,他好奇地向外张望着,很快被楼下的一起小纠纷给吸引了注意力。

被人群围在中间的是这家店的店小二和一个小姑娘。年岁看起来比韩文清小了几岁,衣着朴素到接近贫困,却是洗的干干净净。被店小二拉着,面上流露出明明白白的惊慌,强自撑着最后一点镇定,正在和旁人争辩着什么。

距离稍远,但是常年习武之人自然是感官敏锐。韩文清皱了皱眉头,并不费力地就听清了楼下吵闹的内容。

揪着小姑娘的店小二非说是小姑娘偷了店里的馒头,几个地痞在旁边附和着说他们都看到了。三步开外却有好几个挑夫打扮的汉子在大声地争辩着,说是刚刚他们分明看到是个小乞丐偷了就溜进旁边的巷子里,店小二压根就是迁怒怪罪,众人七嘴八舌地吵作一团。

那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年岁尚幼却生得肌肤胜雪,容色绝丽,哪怕是一身粗布衣服也遮不住这张日后定然会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的脸,声音里有几分颤抖,却是竟不见丝毫的退缩:“我到底偷没有偷,你自己心里最清楚。逮不着方才那小乞丐,便只图怪罪于我无力反驳。”她环视了周围一圈,朝旁边几个挑夫打扮的汉子笑了笑,“若不是这几位大哥看见了,怕不是今天我还无法辩解。。”

她年纪虽小,这几句话却是说得声音清脆,掷地有声。倒是让韩文清不禁在心里暗暗点头。那店小二还未来得及发话,身边某个地痞倒是先按捺不住地上前一步,弯腰嬉笑着看着小姑娘那张漂亮的脸,“那你怎么能证明这几个人就是说的真话?要我说,还是你勾引他们就为了一个馒头呢!嘿,你还不如和我走,保证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你!”小姑娘涨红了脸,“休得胡言乱语!”

“我什么我?”那地痞嬉皮笑脸又上前了一步,竟是想要伸手强行去拉这小姑娘。

无耻之徒!韩文清忍不住皱起了眉毛,哪怕是在民风粗犷的大漠,也断然是没有这样当街为难一个小姑娘的道理。出行之前师父也曾叮嘱他说,中原人的心眼都多凡事小心为上,此刻回想起来,韩文清不由得对中原生出了几分轻视之心。

他随手从钱袋里摸出一锭碎银,朝着窗外说了声,“馒头的钱就当我替她付了,放她走!”接着就将碎银从窗口掷下,呼啸着的银块正好砸中了地痞想要去拉小姑娘的手,痛的他“哎哟”一声忙不迭是地收了回来,惊恐地抬头望去。这变故虽只是一刹那,但楼下众人却皆是见得清清楚楚,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寻找这位突然出现的义士。

“哥哥!”

几乎是同时,小姑娘一脸见到救星的表情,惊喜地叫了出来。

只是一瞬。从街角里忽然转出两个年龄与韩文清相仿的少年,眨眼间,右边那个少年忽然欺身上前,“噌”地一下跟母鸡似的将小姑娘护在身后,随即反身就是一脚,身法利落显然是个练家子,这一脚竟然生生地将地痞踹出了两丈远。

与此同时,左边的少年鹞子一样地猛然一跃,蹬着酒楼的外墙几步就蹿上了二楼窗口,正好落在了韩文清的眼前,挡住了窗外透出的眼光。

紧接着,楼下右边的少年俯身拾起韩文清掷下来的碎银,却看也没看地一挥手将其用力一丢,银块呼啸着直飞上二楼来,这一丢里蕴含的手劲令韩文清也不由得暗暗心惊。而此刻坐在窗边的少年则和后脑勺上长了眼睛似的,看也不看地往后一招手,稳稳地接住了这块碎银。

看起来,这个小姑娘所叫的“哥哥”,倒是不止一个人了。

韩文清心想。

他目力极好,自然看得楼下右边的少年生得和小姑娘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除非是瞎了都能看出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就他刚刚归还韩文清的碎银这一手已经看得出来身手不凡,方才踹地痞那一脚倒是应该还收敛了力气。这些街头地痞都是些寻常流氓,整日寻滋生事欺软怕硬,欺负十三四岁一个生得极为漂亮的小姑娘敢,却不敢欺负这些真正的武人,倒是支撑着自己爬起来赶紧逃了——兴许也和他看到了韩文清的模样有关。

周围熙熙攘攘,这酒店里终日南来北往,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这店小二还是看的出来的,态度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客客气气地就开始赔礼道歉。小姑娘抓着哥哥的衣角,方才那副强行端出来的镇定已经烟消云散,怯生生地躲在哥哥身后。一副终于安心了的样子。

见状韩文清收回了视线,随即,他的目光便落到了坐在窗边的少年身上。

年龄估摸着和韩文清差不多大,身后负着一杆战矛。枪尖银白红缨鲜红,折射着窗外投进的阳光无端地迸出一阵杀气,衣着比另外两个显得稍好点,却也只是稍好点。模样倒是长得周正,唯独眉梢眼角始终晃着一股漫不经心,使他整个人都看起来懒懒散散吊儿郎当的,韩文清看着他,他也正似笑非笑地瞅着韩文清。

韩文清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以他年少老成的性格,当真是不喜欢这样浑身上下都没个正形的家伙。

他俩还在这厢大眼瞪小眼,那头另一个少年已经带着小姑娘上了楼,径直朝着韩文清走来。

韩文清自幼就生得有些吓人,一向都被委婉地形容为“看到就保不住钱袋”,平素里只要他脸色一沉,邻居家里的小孩儿都不敢再哭。也让他在来到中原的路上少了许多波折,一般也没人敢为难他。

不过就是面对着这样的一张脸,不说两个少年了,就连这个小姑娘也没有流露出一丝惊吓。她有点怯生生地牵着哥哥的手向韩文清道谢,却是显露出了一种不合年龄的镇定。被她牵着的少年也向韩文清道谢,随即自我介绍起来。

小姑娘名为苏沐橙,她牵着的是她的哥哥苏沐秋。他俩是一对孤儿,兄妹俩自幼相依为命。至于此刻吊儿郎当地坐在窗台的少年,则是“有天下雨的时候我在路边捡到的,沐橙的便宜哥哥。”——苏沐秋如此形容道。

“苏沐秋你怎么说话呢。”坐在窗边的少年终于开口了。语气和他这个人一样没个正形。他从窗台上一跃而下,刚好落在韩文清面前。他吊儿郎当地朝着韩文清伸出手:“这位大侠,谢谢你给沐橙解围了。没什么能谢你的,改日你若有事需要帮忙,随便找我和沐秋就行了。”

随即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用另一只手抓了抓头发:“对了,刚才看你扔碎银那一手功夫不错啊,认识一下呗英雄。我叫叶……叶秋。”

“韩文清。”

韩文清说着,握住了那只伸过来的手。

评论 ( 5 )
热度 ( 53 )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