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BG】[江湖说]与月同 (01)

*没玩过咩咩,一切技能描写都是作者瞎掰的

      她出现的时候,似乎华山上终年不化的积雪都跟着一起扑进了茶馆。

      长剑背负在身后,眉目温和,神色间满是疲惫。坐在角落里歇息着,视线却一直警惕地在茶馆周围扫视。

        我远远地看着,并未打扰。我想她大概是很累了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并不是一个人而来,踉跄地拖着一个身着道袍满身血污的青年。动作急切到近乎粗暴,半拉半扯地提溜着青年的领子将他安置在茶馆角落里,随即自己也在一旁坐下,取下剑抱在怀里,仿佛随时准备着暴起。

       青年似乎并非是她的恋人,从始至终她的脸上都并未流露出一丝温情。但是她将青年拉扯了一把,挺直了背握紧了剑挡在对方身前,警惕地注视着也许会出现的敌人,却又显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保护。

       我忍不住轻声询问道,“姑娘,这是你的情缘吗?需要我叫大夫来吗?”

       女孩愣了愣,随即有点紧张地挤出一个笑容,“那就麻烦老板娘了……”她顿了顿,“嗯……他是我师父。”

《与月同》

  (01)

       林听渊有点想念华山了。

       马车颠簸得厉害,大概是正走在山路上。车帘把阳光挡得严严实实,里面的人分不清白天黑夜,外面的人也不得窥见里面一丝情况。车厢里黑压压的一片,回荡着女孩子低低的哭泣声。林听渊往后靠了靠,尽可能地舒展了一下长时间被绳索缚住的身体。

     “你不害怕。”

       突然,原本坐在她左边的女孩轻声说道。

        林听渊瞥了一眼,女孩正面无表情地盯着窗帘,仿佛她从来没有开过口。但是林听渊知道,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你不也是。”林听渊压低了声音。

       这车里的女孩儿,要么是家里人口太多被父母卖掉的,要么是被人贩子拐骗来的,也有为了给家里筹点钱,插着草标把自己给卖了的。此刻被绳子绑住,挤在这狭小的车厢里,未来和人生都同眼前一样漆黑,皆是忍不住哭泣起来。就连本来憋着没流下泪的,也受环境影响不自觉地抽噎起来。

       而在一片哭声中仍旧不为所动的,便只剩下了她和旁边这个女孩。林听渊倒是不信什么寻常人家的姑娘此刻还能如此平静,对方多半是抱着和自己同样的目的。车厢里虽然漆黑,但是习武之人自然感官敏锐,她毫不意外地看到女孩不知何时已经割破了自己手上的绳子,正在若无其事地活动筋骨。

     “什么时候动手?”林听渊直奔主题,“我给我师父留了标记,他应该会在半个时辰之后赶到。如果那时候到了他们的目的地,刚好可以一网打尽。”

       女孩扭过了头来,在一片漆黑中露出一个看不分明的微笑,“如果你师父没来呢?我们两个能行吗?”

      林听渊想了想,“后面还有一辆马车吧?大概七八个的样子。没问题。”

     “那就等到他们停车的时候下手?”

       林听渊点了点头,“好的。说来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七秀坊菡秀门下,我叫夏裳。”

     “纯阳宫静虚门下,我叫林听渊。”

       交换了名字,就算是盟友了。一把薄如蝉翼的小刀自夏裳手中变戏法般地跳出,比划着伸到林听渊的手边,示意把她把绳子割开。林听渊赶紧摇头,“别,就这样就好,不用给我解开。”

       夏裳疑惑,“这样不难受吗?”

       “嘿嘿嘿。”林听渊干笑了两声,并没有答话。

       马蹄声滴滴又哒哒,踏在山路上响个不停,刚好替她和夏裳的谈话作了掩护。就同她所想的一样,夏裳也是在前面的城镇中遇到了这伙人贩子,于是便将计就计装作在天灾中失去亲人的孤女,和这些女孩儿一起被人贩子绑了来,恰好遇到了怀揣着一样的目的林听渊。她俩年纪相仿目的相同,不出一会便熟络了起来。

      “这群姑娘救出来后,你能安置吗?”林听渊问。

      “当然能啦。”夏裳一口应允,“等到把这群姑娘救出来,我便飞鸽传书给最近的同门,然后南下送她们回秀坊。我们七秀坊的女孩儿大多都是这样的孤女,大家在秀坊里都过的很好。你呢?等把她们救出来你要去哪里?“

        林听渊想了想,“我不知道,我师父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喔。你是和你师父一起下山历练呀?“

       “算是吧。我师父说有位故人邀他一聚,便带着我一起来了。”林听渊长叹了一口气,“不过下山已有半个月了,一路只是在沿途游山玩水,连到底是哪位故人邀请他我都不知呢。”

       夏裳张了张口,似乎想说点什么。忽然间神色一凛,当即压低了声音,“别说话,人来了。”

       闻言林听渊往角落里一缩,同她一道将头埋在双膝之间假装害怕。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往外瞟去。马蹄声已经停下,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脚步声,她默默数着,一,二,三,四……约莫七八个的样子,稍微有点多,却也不是不能解决。

       厚重的车帘被人猛地拉开,阳光瞬间灌进了黑漆漆的车厢。林听渊没有抬头,却感觉得到挤在周围的女孩儿不约而同地绷紧了身体。

      “下车了小娘们。怎么着还不想出来?呵,这批货还有几个长得不错嘛。”

        如同教科书一般标准油腔滑调的威胁。

        车厢里的抽泣声更大了,女孩儿们我看看你你看看我,磨磨蹭蹭的却也谁都不敢第一个出去。门口守着的男人不耐烦了,直接扯着坐在门口的一个小姑娘胳膊便粗暴地往外扯去……等等,坐在门口第一个的,不就是夏裳吗?

        林听渊猛地抬头,正好看到夏裳跳起来就是一脚。倘若是换了别的时机,提着双剑的女孩子一跃而起踩在对面脸上想必是分外潇洒,但是夏裳那一脚还没踹出去,一道剑气便自身后倏地飞出,直直地砸在男人面门上,砸的他当场闷哼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什么人!”

        周围人显然都被惊动了,拿起兵刃朝这边聚了过来。夏裳也很想喊一句什么人,终归还是咽了下去。

        她回头一看,自马车后绕出一个持剑的青年,身着蓝白道袍,年龄约莫二十七八,打眼一看气质眼熟得进紧。紧接着还缩在马车里的林听渊便脆生生地喊了声”师父“,夏裳一愣,随即意识到这就是林听渊的师父了。

        ”阿渊。“青年叹了一口气,语气半是无奈半是宠溺,“为师只是出去替你买两本书的功夫,你就把自己搞到这里来了。”

       林听渊眨眨眼睛,“嘿嘿嘿,我一个人在外面逛被他们骗了嘛。”

       ……是,是这样吗?你是被骗来的吗?夏裳惊了。

     “……算了,没事。”青年轻描淡写地揭过了这件事,“刚好还能做件好事。”声音未落人已经蹿了出去,只听得乒乓一阵响对方手中的兵刃便尽数被他夺了过来,快的夏裳都想给他鼓掌了。她回头望望坐在马车里老神在在的林听渊,又看看面前根本用不着动手的青年,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

      那几个混混不过是一般的地痞,青年一看便是常年习武之人,对付起来自然不在话下。他轻轻松松地收拾了这群人贩子,转身便钻进车厢里,半跪在地上去解林听渊手腕上的绳子。他低头专心对付着死结,并没有看到林听渊的视线越过他,和几步开外目瞪口呆的夏裳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好了阿渊。没事吧?”他轻声询问道。

      林听渊摇了摇头,“没事的师父,这位姑娘救了我。”

      青年视线这才落回夏裳身上,脸上浮现出一个谦逊的笑容,“是吗。在下纯阳宫静虚弟子林剑南,代顽徒谢谢姑娘出手相救了。”

      “不,不用谢……”大概只有你会觉得你徒弟需要我救吧……

        道完谢,青年转身又开始教育林听渊,“阿渊你看看人家,这位姑娘看着和你差不多大小,人家便可以自行割破绳索救出这些女孩。回去记得好好练功,少偷懒。”“知道啦师父,你每一次都这么说。”

        ……夏裳摸了摸别在腰间的匕首,什么也没有说。

       替车上的姑娘们解开绳索,折腾一番后已经接近黄昏。夏裳传书给了最近的同门,留在原地照看这些姑娘。林剑南似乎尚有要事,帮她安顿好这些姑娘后便带着林听渊就此别过。一大一小身着道袍的两道身影朝她挥挥手,便并肩消失在了道路尽头。

       夏裳叉着腰看着他俩的背影,若有所思。林听渊牵着林剑南的袖子。也若有所思。

      “师父,我饿了。”

      “这荒郊野岭的,去哪里找吃的。”

      “师父,我饿了。“

      “……为师为了出来寻你,也没吃午饭。”

       “师父,我饿了。”

       “……好好好大轻功飞!看到最近的城镇就停下来吃饭!……阿渊!林听渊!你慢点等等为师!“

       

        

 

评论 ( 8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