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肖翔】爱过 (上)

别被骗了这是一个治愈的故事www





         职业圈里,绕来绕去怎么也绕不过退役这个让人伤感的话题。

 

         荣耀职业联盟第十四赛季,雷霆战队再次在季后赛折戟。次日雷霆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雷霆战队队长肖时钦退役。

 

         首席机械师选手,国家队队员,四大战术大师,季后赛队伍队长。肖时钦的名字前着实有着一大串前缀,这退役的消息传出后,少不了有人哭得天昏地暗。

 

         但孙翔显然不属于这个”有人“之列。

 

         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人在轮回,训练中途的休息时间里不知是谁手贱打开了电视,屏幕上立刻就跳出一张熟悉的微笑着的脸来。一时间训练室里的气氛莫名微妙了起来,所有人都在不加掩饰地看着他,仿佛他不说点什么都对不起肖时钦一样。

 

         但其实又有什么好说的呢。谁都绕不过退役,肖时钦也打了有十年了。要不是雷霆少了他不行,兼之又擅长战术,他的职业生涯本该更早结束。手速下滑意识削弱等等问题毕竟无法挽回,肖时钦选择在这个时间退役,其实真是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他一个劲地盯着屏幕上的肖时钦看,金丝边眼镜,一贯温和的笑容。穿白衬衣黑西装打着黑领带,倒是把他的气质拉得凌厉了几分。胸口上风骚地别了枚胸针,镜头离得远了看不太真切,不过十之八九都是他送的那个。

 

        前两年他和肖时钦有意无意地在轮回秀过不少恩爱,这会很快也有人认了出来。孙翔听得有人提起了”胸针“二字,立刻又像是怕戳到他的伤口一般闭上了嘴。

 

        他自个倒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都过去那么久了,难不成还怕他隔着屏幕就开始睹物思人四十五度角眼泪逆流成河?

 

        别逗了。那样会让肖时钦很难作,况且他自己也明白,哪有那么多的悲花伤秋。肖时钦戴这枚胸针,多半只是因为觉得这胸针衬今天的衣服。他俩没那么多的忌讳,以前的东西,觉得好用便照旧在用,管这东西本来是不是双份的呢。

 

        啧。孙翔悄悄理了理自己的衬衣领子,胸口处略微有些尴尬地别了一枚一模一样的胸针。

 

        相处时日一久,不知不觉间便染上了对方的习惯,触须一样安安静静地蛰伏在骨子里。容不得细想,也容不得辩解。遁在呼吸血液里深入骨髓,无可更改。这些细小的习惯就像是他们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平日里都习以为常相安无事,偶尔间这份默契不合时宜地冒出来,最终也不过是个微笑。

 

         他摸了摸胸口处的胸针,想要把它收下去的手又放了回去。

 

         没那个必要。

 

         离了谁都不会活不下去,比赛照样打,日子照样过。忙于训练忙于复盘,出门多半是打个飞的直奔比赛场地。一年里也总会和肖时钦打几次照面,彼此握个手,偶尔也在记者面前露出“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笑容顺带合个影。

 

       肖时钦的手腕上还戴着他送的手表,他的书柜里也还摆着肖时钦送的手办。两个男人本来就没必要跟姑娘家一样,非要扔点东西来表示自己走出了阴影。时间哗哗流过连最初的不适都烟消云散,和肖时钦有关的,和肖时钦无关的,看过去心里都是一个感觉。

 

      谈不上朋友。不如说是,从恋人的身份脱离后再也无法掌控好彼此的距离。干脆就不见,除了比赛外再也不参加职业选手的聚会,逢年过节群发短信也会小心地把对方从收件人名单中剔除。怕就怕对方只要一句简短客套的回应,也会引发长时间的茫然无措。

 

      他喜欢上肖时钦那年才十九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第一年出道就直追MVP,荣耀史上像他一样直接撞破新秀墙的至今可都才三位,初到嘉世就做了队长,用着最强的账号一叶之秋。他有那个资本骄傲,也确确实实地骄傲着。嘉世那边实在没法,后来就招揽了肖时钦转会过来。

 

      说愉快也并不愉快的日子,不过毕竟在这段日子里学会了不少。二十五岁的孙翔回想起第九赛季时,心里并无太大的感触。来来回回就是训练,比赛。挑叶修,然后就是,肖时钦。

 

      他怎么喜欢上肖时钦的,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似乎是从某个时候起觉得这个人真好啊,想要和这个人呆在一起。再后来肖时钦就摸摸他的头发,笑着问,翔翔要和我在一起吗?他估摸着肖时钦大概也不清楚,总之稀里糊涂地他们就交往了。

 

      动静闹得挺大。他有事没事就往雷霆跑,那个现在已经成了雷霆新队长的小姑娘每次都对他笑得一脸奸诈。当时他年少人傻不懂事,还以为戴妍琦是他的粉,光是签名都送了人家不下十个。后来听说戴妍琦转手都送给了肖时钦。

 

      他是头一回喜欢一个人,打心里地喜欢肖时钦。后来怎么分开的也记不清了,嘉世倒了他们还在一起,他经常熊有时候乱发脾气肖时钦也不介意,肖时钦平时里温和骨子里却始终带点文人似的清高,他们有时候大吵大闹,气得肖时钦眼镜都摔过几副,但不管怎么大阵势却从来没人提过分手。架是要吵的,两个一米八以上的男人真吵到不行了打一架也是可以的,但这是另一回事,吵完了接下来的日子,照旧要和这个人走过去。

 

      最后怎么分开的连他自己都不明不白。似乎是有一天突然就觉得累了,以前常常吵架,吵完第二秒又高高兴兴地一起开车出去玩,瞅着周围没人孙翔还要吧唧一声亲肖时钦一口。可到了最后连架都不想吵,就耗着难受。什么舍不得啊什么念着旧情,那都是还留着喜欢在,很快就不知是谁提出了分手,连喜欢都没了分开自然快得很,也从来没有过些什么留念。

 

      只是这么多年来就再也没喜欢过什么人。肖时钦也是。职业选手群的聊天记录泄露出去大概会有无数记者痛哭失声,谁喜欢谁隔不了两天就被扒得清清楚楚。分手之后肖时钦再也没有传出来过和谁谁有一腿,估摸着对方也是一样的状况。

 

      他自忖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肖时钦。在一起的时间要是和剑与诅咒、繁花血景、十年宿敌之类的比起来委实短了不少,满打满算恐怕也就三年多一点,孙翔记得分明,他们分手是在夏天里。可默契却是培养了个十足,他觉得肖时钦没喜欢过别人,那肖时钦就一定就没喜欢过别人。

      有时候孙翔想到以后,觉得自己退役后可能就会喜欢上哪个小姑娘,结婚生子,幸好当初还没来得及出柜不然就自打脸了——想想又觉得可惜,早知道只能在一起三四年干脆就出柜呗,连家长都没见过。

 

       谁也不怪。肖时钦没错,他也没错,外界也没什么压力。他没那个兴趣非得探个究竟,索性就用一句“有缘无分”了事。


       怪就怪天意弄人吧。



       




        





        

评论 ( 9 )
热度 ( 63 )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