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叶果】荣光

【叶果】荣光


陈果早就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认识叶修的了。


就好像她早就不记得,叶修是怎么死的一样。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



H市的早春,天气尚有几分微凉。偶尔有踩着高跟鞋的年轻女孩走过,挽起了长发,旗袍勾勒出漂亮的曲线,烟雨朦胧中不容忽视的耀眼,落落大方地接受着路人或是赞叹或是不屑的眼神,眉梢眼角都荡着年轻特有的骄傲。



有些不自在地将视线从她们脸上收回,陈果摇摇头觉得自己真是老了。心下感叹着她抓起柜台上的伞冲了出去,黑发黑衣的女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雨幕中,鞋跟在水洼里踏过溅起一小朵泥泞的水花。



她的目的地在城郊,南山公墓,算不上什么好地方。



他的墓在规格最小的一排,紧挨着那个名为苏沐秋的神枪手。坟前的花已经枯萎至尽,忘忧草被雨水冲刷得根本分辨不出原貌。陈果顺手扯下糊在墓碑上的枝叶,黑白照片上便露出一张似笑非笑的虚胖脸,嘲讽得让人想把他从地下挖出来鞭尸。



雨越下越大,灰蒙蒙的天空与蔓延至远处的公路在地平线相接,即使闭上眼也能感到有风从眼睑上刮过,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陈果烦躁地将伞往墓前一丢,干脆点燃了一支烟。



打火机啪嗒一声跳跃出小小的火苗,她感觉自己的额角似乎也跟着一跳,像是按下了什么记忆的开关,烟雾缓缓升腾,透过一抹灰白她仿佛看到墓碑上的男人笑意加重了几分,就像他还活着时那样,吊儿郎当地叼着烟,眼神却锐利如刀剑。



她笑了起来,轻声唤道,“叶修。”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



“今年的国际联赛结束了。是冠军。”

“职业联盟规模越来越大了。好多父母都为孩子成为职业选手而感到骄傲呢。”

“对了,直到现在也还没有人能打破你三十七连胜的记录。”



单手撑着下巴,陈果保持着这个略有些少女的姿势蹲在叶修墓前,心不在焉地跟他扯了几句荣耀联盟的近况。说得断断续续的,想到哪里便顺口提一句。反正地下这人也没法再嘲讽她说话抓不住重点了。



事实上荣耀联盟一年里哪才这么两件事呢。那些大大小小层出不穷的新闻可是直接养活了《电竞周刊》编辑部。但是对于眼前这个男人而言,这些闲谈又有什么意义?他所关注的,从来就只有荣耀本身。



如今距离他退役已经有十年,然而“叶修”这个名字却依旧是荣耀粉中一个不可超越的传奇,斗神一叶之秋,嘉世王朝开创者,四年MVP,四年总冠军,37连胜的记录至今无人超越。有时候陈果在大街上走着走着,都能听到路旁的小年轻在唾沫横飞地细数着他的传奇,言谈间充满了狂热与憧憬,她当即扯出一个高贵冷艳的笑,心说那当然了,我们队长哪都好!



转念却又尝到几分苦涩。这斗神威名背后到底付出了多少,恐怕只有他自己知晓。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时间。但已经足够洗掉他曾经背负的骂名。当他还活跃在荣耀的舞台上时,人们关注着他是不是状态下降,责骂着他背叛嘉世。即使后来再度夺得第十赛季的奖杯,也依旧会用“过去的第一人”来称呼他。然而待得如今一切的坎坷崎岖都被掩于尘埃之下, 提起他时人们所想到的,只有他留在荣耀史上的光辉。



陈果一向自忖脾气不太好,换做是几年前有人敢黑叶修必然上前战个痛快,哪怕是挑战赛期间双拳难敌四手也挡不住她上论坛掐架,“秋狗”的名字可不是群众们胡乱捏造的。曾几何时她恨不得把所有叶修黑都吊起来抽打,如今真看不到了,她却又开始庆幸,幸好还有她记得,这一路上有过多少阻碍——虽然她也知道,躺在地下的这位正主,可是从没把这些当回事。



他一直都是这样,心无旁骛地坚持着自己的路。伤害也好诋毁也罢,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



雨下得更大了。墓园里只剩下她一个人蹲踞在墓碑之间,荒凉好似末日之景。



烟灰在烟头上凝结成了长长的灰白色的一条,闪烁着微弱的红星。陈果娴熟地掸掉烟灰——叶修打游戏的本事她没能学到一分,掸烟灰的姿势倒是学了个十成。重新点上了一根烟,她饶有兴趣地想,要是那家伙看见自己也会抽烟了,应该会惊得连泡面都吃不下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曾经一方著名叶秋粉的陈果绝不敢相信,她仰慕多年的斗神居然会是这么副德行,靠泡面和烟就能活下去,狗嘴里从来吐不出什么好话,浑身上下都是一副“哥就是这么屌不服咬我”的贱样,十年职业生涯没被拖出去打死也真亏得选手们素质高到惊人。



长久以来建立仰慕根本敌不过叶修一张嘴,自从他出现后每一天陈果都在非自愿地刷新着自己的三观。



即便时隔多年后再次回想,陈果还是犹能忆起当初被叶修气歪鼻子的恼怒,她斜眼看着墓碑,觉得连照片上那张虚胖脸都笑得更刻薄了两分。嘉世前队长一心为战队从不出席公众场合真是个正确的决定,不然天台上可能挤满了玻璃心碎成渣渣的斗神粉。



脑补一下陈果一下子被自己的想象逗乐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墓地里笑得这么开心可不礼貌,她赶紧捂住了嘴巴。



笑归笑吐槽归吐槽,她心里却是明白得很,这人是没个正形,可从始至终,他都是那个唯一的斗神。



起身抱了抱冰冷的墓碑,陈果悄悄地说,“真不想遇见你。”










有一年荣耀论坛里发起了一个投票,票选最幸运的脑残粉。在这个民间活动中陈果一路过关斩将,毫无悬念地笑傲榜首。




群众们是这么点评的:前七年家在嘉世俱乐部门口,从自己房间望出去就是苏沐橙的房间。男神退役当晚就跑到自己网吧里来当网管,同吃同住还有男神帮忙游戏里爆人。再后来成立了兴欣战队,成了自己男神的老板。简直人生赢家死而无憾。



后来不知是谁八一八时提起这个投票,结果把陈果之前那点事也给扒了出来——网吧本来是嘉世粉聚集地后来再也不肯放嘉世的比赛,还跟无数的嘉世粉决裂;明明只有这家网吧却宁可自砸照片也要帮叶修重返职业赛场,最初只是一个普通小市民却硬是学着成为了战斗老板诸如此类。一时间论坛里人人高呼真爱感天动地,陈果作为一个战队老板也被大众所熟知了——同样享有这份殊荣的还有霸图真爱老板。



老实说听闻这消息时陈果有几分惊讶。首先不知道那么久之前的事怎么八出来的,团结力量大祖宗之言诚不欺我也,其次她摸了摸鼻子心说,这不就是一个脑残粉做的出来的事吗。



第十赛季时就有人评价说她这个战队老板当得像个脑残粉,她倒也从不否认。建立战队的初衷,本就只是因为那个人是叶修。



她粉了他那么多年,看着他带着嘉世夺下三连冠,也看着他离开自己一手缔造的王朝。不管是斗神一叶知秋还是散人君莫笑,不管是叶修还是叶秋,他始终都是她的男神。



真实的叶修和她脑补的浩然正气的形象偏差有点大,要说的话可能这形象更接近于他的老对头韩文清。没下限不要脸虚胖死宅男,陈果经常被他气得暴跳如雷,但每每看到他收敛了懒散握住鼠标,眼神里像是承载了整个世界般执着又沉静,她的脑海里便会浮现出“荣耀”两个大字。她从不后悔粉了叶修这么多年,这样一个人,怎么会不值得她用心去喜欢。



叶修那样执着于荣耀,他本来就该是站在荣耀巅峰的人。不管如何,她都要把他送回赛场上去。她真的想替他做点什么,无论什么都好。



陈果自知能力有限,无法与他一起在赛场上并肩作战。没错她不能和那些联盟大神同日而语,但她也有自己笃定一生的执念。



荣耀是叶修的荣耀,而叶修是她荣耀。



念及此处这里她摸了摸墓碑上叶修的照片,然后坏心眼地一口烟喷到对方脸上。



“叶修。”她重复了一遍,语气固执,“真不想遇见你。”



有无数人称赞君莫笑的传奇,惊叹于6.5的神迹。犹记得当年的赛场之上多少欢呼乃至痛哭,即便时隔多年这不可复制的一幕仍旧被反复播放,十年来从未有人能够再次上演。聚光灯将会场照得灯火通明,周围的脸上带着笑意或者泪痕,她在台下看着他们,看着那个男人手一松居然抱不住奖杯,刹那间只觉得委屈喷涌而出。



她多希望自己从未遇见过他。从来没有一个被驱逐的高手来到她的网吧,斗神一叶之秋始终是嘉世的传奇;从来没有一个被颠覆的王朝,至始至终他都是大家心目中无可撼动的嘉世队长。



时至今日君莫笑的故事还是每一个荣耀粉必备的常识,可有谁还清楚这个故事的背景,有谁还知道,那是一个二十八岁的老将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搏。



于陈果而言,最能代表叶修的从来不是君莫笑,她总是不可避免地想起一叶之秋。时年他十八岁,提着一杆战矛却邪横扫整个联盟势不可挡,嘉世三连霸王朝伟业至今无人超越,荣耀联盟就跟陶轩家开的一样连竞技的悬念都给抹杀了。人们称呼他为斗神,在那之后的数十年间不曾有一个选手未曾受过他的影响,意气风发仿佛世界都瞩目于他。



她多想再看看那时的他一眼。没有内讧没有分离也没有那么多的谩骂与侮辱,君莫笑在怀疑的目光中再度夺下了冠军,但斗神的传奇,已经结束了。



诚然,这个名为叶修的男人永远都坚持着他最为纯粹的荣耀,即使流言蜚语四起,又怎敌得过叼烟的唇角一丝浅笑。



可她是个脑残粉啊。脑残粉怎么会舍得看见自己男神面对这些呢。



她多希望自己从来没有遇见过叶修,他从未与相伴多年的账号卡分离,不曾独自一人面对过队伍的破碎,更没有亲手推翻自己一手建立的王朝。脑残粉就只需要守着直播仰望着他就是了,能不能遇到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只想要他能过得好一点。


雨越下越大,像是有谁在暗地里哭泣哭泣。微弱的红星在雨中挣扎了一阵,还是不情不愿地熄灭了。陈果信手把它按掉,拿起伞站起来。她歪了歪脑袋,长发漫卷如云。



“你说过,从头再来。”

“所以你看,我得走了。”



鞋跟踩过泥泞的土地,黑发黑衣的女人离开了墓地。背挺得很直,像是在和谁证明什么。



伞下露出年轻不再的容颜,虽然仍可看出当年的美貌但眼角的皱纹却不容忽视,她不得不放下扎了多年的马尾并烫卷以掩饰自己日益稀少的头发,黑色丝袜并不是为了性感而是为了遮盖住松弛的小腿肌肉。十年前以美丽著称的美女老板终究消失在时间中,她和所有的大龄女青年一样结婚生子,仿佛那段和荣耀绑在一起的岁月,从来就不属于她。


繁华落尽,曲散人终。大概就是这样一类的说法吧。



但没关系,不过是新的生活罢了。我会像你所告诉我的那样,从头再来。



我一直都记得的。



荣耀是你的荣耀,而你,是我的荣耀。



别担心。我会带着这份你所给予我的荣耀,继续走下去。



走到公墓大门口时,陈果突然想起了她初见叶修时的模样。在那个看似平常的雪夜里,他带着风雪推门而入。那时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从此截然不同。



有幸遇见你。



最了不起的你。



她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墓地。



眼神温柔,仿佛故人归来。



*忘忧草:花语:隐藏起来的心情。






略长但还是希望大家看完的后记:

写这种类型的文章简直是自虐。也怪我自个还嫩,感觉把自己伤得肝肠寸断写出来还是卧槽这啥鸡巴玩意。

严格来讲这篇文只能算作叶修中心,但是在我看来,陈果果对叶修一定是抱有着的,这样参杂着信仰,并不纯粹的爱意。

所以陈果果不爱叶修,叶修也不爱陈果果。陈果果对于叶神始终怀有深沉的敬意,因此即便她喜欢叶神,也是近乎于信仰的一种虔诚的喜欢。

就是文中那句【荣耀是叶修的荣耀,而叶修是她的荣耀】了。


觉得自己真是太嫩了根本表达不出来,希望大家看了这段后记能明白我到底想讲什么吧_(:з)∠)_





评论 ( 16 )
热度 ( 66 )
  1. 木年红叶一朵娇花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