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肖翔】败绩 (09)

很意外地收到了一位宝宝的私信

有点感动,没有想到过去那么久混吃等死了还有人记得……

并不能打包票会不会写完,时间久了有点断片想不起来当时怎么想的了……


(09)

酒足饭饱——事实上只有饭饱并没有酒足之后,大家三三两两地离开了餐厅。女孩子们拿着地图出去逛街,叶领队不慎被抓了壮丁去提包。张佳乐和李轩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肖时钦总觉他俩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治疗之神起身拿起车钥匙,同微草队长肩并肩地往外走,见此情景肖时钦冷静地扶了扶镜框,这个动作让他突然有种自己是张新杰的错觉。

左右无事,想了想肖时钦还是决定回房间整理战术笔记。捏着房卡回到房间所在的楼层,电梯门一开他就听到走廊那头传来一把熟悉的嗓音,伴随着拳头愤怒砸在门板上的闷响回荡在走廊上。

肖时钦有些疑惑地往前走了几步,很快就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国家队里唯一拥有傲人一米八五身高的青年身姿像一杆竹子似的挺拔,光是看背影都能感觉出他的烦躁。似乎是不甘心地更加用力捶了几下门板,他整张脸都要贴到门上去了,“唐日天你开门呐!开门开门开门呐!你有本事拿房卡你有本事开门呐!”

肖时钦觉得再猜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用被称作战术大师了。

他扶了扶镜框走到孙翔旁边,小斗神大概是感觉到有人经过,一脸沮丧地侧过了脸来,刚才在门板上贴的那一下兴许是太用力,眉骨到鼻梁之间压出了一片红印,可他本人却毫无自觉,眨巴眨巴眼睛看向肖时钦。

肖时钦轻咳了一声,伸手轻轻拍了拍孙翔的肩膀,“小孙。”他顿了顿,费力地将声音里的笑意压了下去,“我刚才,好像看到唐队和方锐去酒店网吧了,估计一时半会还回不回来。”

对方的脸上不出意外地流出了烦恼的神情,终于是舍得站直了,歪着头瞪着门板仿佛要用目光把门锁给融化掉。肖时钦觉得自己就快压抑不住嘴角的笑意了,故作镇定地再次轻咳了一声将孙翔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抢在对方开始抱怨之前他扬了扬手中的房卡,“要进来坐坐吗?”

脸上的笑容依旧和平时无异的温和。

 

 

 

     

“哟,小事情,你出来比赛也带那么多笔记本啊?“

酒店里的房间都大同小异,孙翔左右张望了一下觉得跟自己的房间并没有什么差别,于是就好奇地拿起了肖时钦笔记本翻阅起来,“喔,我看到我了。”

“当然会有你了。”肖时钦笑了笑,将队服外套挂到床头,“之前在嘉世时,你是我们的王牌;后来你在轮回,更是不可轻视的劲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国际赛想赢当然也要了解我们每个人才行。”

孙翔点了点头,将笔记本合上放回原处,并没有接话。

两个大活人坐在房间里,却都沉默着。气氛忽然就有些尴尬。

其实说起来他们也不算太熟,平日和众人一起聊天倒不觉得什么,独处时这种生疏骤然便放大了。

对于孙翔来讲,除开国际赛的再度合作,他对肖时钦的印象很不错。

在嘉世时年少气盛,随着时日增长他也逐渐明白,当时那样的团队里只有肖时钦还在费力地维持着团队的凝聚力。虽然肖时钦可能没有好心到任何一个后辈都要点拨点拨的地步,目的也只是为了团队的胜利,但毕竟他确确实实地试图教会自己融入团队。虽然并没有成功,但这并不妨碍后来孙翔回忆起的时候,对他增添几分感谢。更别提对方是他嘉世里,接触得最多的人了。

不过很显然那时候的孙翔重心都在“打趴叶修”上,对肖时钦也只是在内心发了无数张好人卡。是以最后就卡在一个微妙的地方上,说熟也熟,做了那么久的正副队;然而真要论起来却也不是那么熟,毕竟比不过七期好友唐日天或者无口队长周泽楷,想聊天都觉得找不到话题,更何况前两天还发生了由唐日天作为目击证人的同人本之变……

 我靠。孙翔在心里轻轻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怎么觉得气氛更尴尬了。

他带着两分尴尬和八分迷茫地左右巡视了一圈,似乎这样就能暂时将所处的环境给置之脑后。视线缓缓扫过雪白的墙壁、摆放着简单个人用品的床头柜、扔着笔记本电脑的床、以及挂在床头的荣耀国家队队服。神思似乎瞬间就清明了,孙翔脱口而出——

“小事情。”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低沉,“这一次,我们会赢的。”

他看到对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疑惑,似乎是在奇怪自己怎么会突然说出这句话。他后知后觉地挠了挠脑袋,也有点奇怪自己怎么会突然说出这句话。

输当然是谁都不想输,不过假如不想输就可以不用输的话,那么这也不能称之为“竞技”了。

并不是未曾尝过败绩,而且正是和眼前这个人一起经历了职业生涯里最为惨痛的失败。曾经共苦,但从未同甘。

更好的雷霆和更好的轮回,从来都是对手关系。

但是更好的孙翔和更好的肖时钦,还能成为队友。

这一次,不会输了。

“喝点茶吧。”他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对方不知何时已经端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杯子就是酒店里的杯子,杯口冒着袅袅的热气。茶包也是最普通的那种,大概是肖时钦自己带来的。孙翔道了声谢,胡乱地喝了口差点被烫到尖叫。他也不懂得品鉴茶的好坏,只觉得和平时喝过的所有茶都没有任何区别。

“孙翔你觉得。”肖时钦的语气和平时没有任何异常,像是此刻含在口中的茶水一样平静,“我们会输吗?”

孙翔差点把茶吐回杯子里:“怎么会呢小事情你在说什么呢?我们怎么会输呢?”他有点着急地想辩解几句,都是对手他自然清楚自己的队友有多强,更何况还有四个战术大师——

“那就不会输。”肖时钦笑了笑,孙翔却隐约从他泛着白光的眼镜上看出了心脏的影子。

 

 

唐昊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对不起孙翔。

会这么想并不是因为他没有告诉孙翔一声,就去了酒店网吧和方锐大战三百回合。也不是因为当他终于嗨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把房卡揣走了。更不是由于当他打电话给孙翔的时候,得知对方的确被关在了门外直到现在。

而是当他幸灾乐祸喜闻乐见地在电话里大肆嘲笑对方的时候,听到“吱扭”一响,电话那头的人拿着手机气急败坏地,从隔壁肖时钦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再重复一遍,从隔壁,肖时钦,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唐昊脸上得意的笑容僵持了一秒,他看了看孙翔,又看了看门背后的肖时钦。眼神来回扫射小黄书的内容如同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哗啦啦地播放,看向肖时钦的眼神也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惊恐——肖时钦微笑着扶了扶眼镜框,礼貌地朝他点了点头,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

孙翔压根没有发现自己的室友有什么不对,一边抱怨着唐昊不给自己房卡一边迈开长腿往房门外走,走出两步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倒退两步回来,冲肖时钦挥了挥手:“对了,谢谢你的茶啊小事情!”

肖时钦点了点头,假装看不到他背后唐昊更加惊恐的眼神。

几步走回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唐昊就迫不及待地拉住了孙翔,“卧槽翔哥。”他十分难得地如此称呼孙翔,语气里满是几乎要溢出来的震惊“你怎么了!你什么时候和肖时钦关系那么好了?”

孙翔想了想:“可能是输了的时候吧。”

唐昊:“……??”

评论 ( 6 )
热度 ( 50 )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