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POT】沧海

《沧海》

CP:越前龙马←小坂田朋香

*非正统向越前龙马BG

*曾经沧海难为水

*所谓终其一生的单恋




“新生代超人气模特!元气少女的秋日私搭!”


新一期的《周刊少女×甜点》送到,小坂田朋香叼着牙刷从邮箱里取出杂志。牙膏沫啪嗒啪嗒地掉在塑封套上,模糊了封面模特那张刷着橘黄色眼影的脸。


这一期的主题是“元气少女初秋搭配”,服装都以暖色系为主。带花边的短袜和搭扣粗跟鞋,脖子上系着格纹图案的小方巾,模特扎着随性的丸子头,眼神游离不定,乳白色的毛衣外套颜色温柔得像一汪湖水。小坂田朋香将杂志举到眼前认真审视半晌,然后随手将其丢到了沙发上。


假若有人在此刻贸然闯入的话,一定不敢相信这个叼着牙刷神色憔悴的女孩,就是封面上那个光彩照人的麻豆。随意披在肩上没有一点装饰的长发、毫无时尚感可言的小熊睡衣,那双眼角微微上挑,出现在时装杂志内页时经常被夸赞为“凌厉间带着魅惑”的眼睛下挂着明显的黑眼圈,就连标志性的泪痣似乎都黯淡了两分。比起什么“新生代超人气模特”,她看起来更像一个熬夜看比赛的女球迷——不过,这说的也没错。


小坂田朋香打了一个哈欠,睡眼惺忪地拿着漱口杯往浴室走去。踩着拖鞋一路噼里啪啦,路过客厅时电视上已经放起了广告,一位出道不久的美少女偶像在大屏幕上笑靥如花,手里托着某品牌旗下的零食。换作平时她大概会因为职业习惯停下来看一看,此刻却完全失去了心情,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去。手机在睡衣衣兜里不停地震动着,隔着薄薄的布料震得那一小块皮肤都有点发麻。她没有去看,但也猜的出是些什么讯息。


这个国家盛产双马尾齐刘海的美少女爱豆,盛产声音娇媚的二次元萌妹子,盛产各种各样的动画,但从来不盛产能够在世界网坛上崭露头角的网球选手——假若不是越前龙马的出现的话。


就在短短的那么几年时间里,这个名字很快由国中网球界传遍了整个国家。一开始媒体还会称呼他为“具有潜力的网球新人”,而就在小坂田朋香刚刚打开网页的时候,头条已经被飞速地更换为了“日本网球界的希望!少年武士再战美网!”。配图大概是偷拍的,少年武士一脸错愕地回过头来,帽檐压得很低,阴影遮得他的面容模糊不清,只有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还像初见时一样满载着骄傲。


事务所里有好些模特和演员痴迷于他,就和许多现在的年轻女孩子一样。这并不奇怪,纵使大部分女孩子根本不会看网球比赛,但是至少大家会看打网球的人啊。武士越前南次郎之子,家学渊源年少有为,拥有运动员颀长却又蕴藏着力量的身材,和一张吸引了无数女性球迷的好看的脸。有着那样一张脸,想必就算他当初进的不是体育圈而是娱乐圈,也会很快地红起来吧。于是就连桀骜但不骄纵的性格也成了萌点,当他压低了帽檐露出玩味的笑,手持球拍意气风发地向对手说出那句“还差得远呢!”的时候,全世界无数女球迷的心跳比对手还要快。


第一年出道便在世界网坛上崭露头角,媒体在欣喜追捧之余更是翻出了无数陈年旧账,美国青少年网球赛四连冠,国内全国大赛优胜队伍,十二岁便应邀参加了美网……他的人生似乎就为网球而存在,所有人都看得到他的成长,而就在十分钟之前,美国网球公开赛,冠军第一次由一个日本人夺下。


比赛小坂田朋香是熬夜看完了的,穿着小熊睡衣裹着毛毯歪歪斜斜地躺在沙发上。转播镜头扫过观众席,她看到了许许多多举着“Echizen Ryoma”手幅的年轻女孩子,抱在一起冲着赛场上的人不可控制地尖叫着,还有甚者不声不响,只在看到真人的那一刹那呆愣片刻,两行热泪滚滚落下。小坂田朋香看着屏幕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尴尬地换了个姿势。


“越前龙马是个天才。”有许多媒体都这么热情洋溢地赞美过他,而类似的话朋香早在数十年前便已经听过了。不得不承认,总有这样一种人,他们从一出生就注定要成为世界的焦点。


而这场比赛似乎就是在验证这种说法,能打进美网决赛的选手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可随着比赛进程的推动局势越来越明了,套用老话来讲对手很强,但越前龙马更强。观众席上的手幅少女团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即将见证历史,抱在一起不可抑制地痛哭起来。女孩的哭声和男人的呐喊声混迹在一起,吵得即使是观看电视转播的小坂田朋香也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大概就只有越前龙马本人了,他总是那样,没有什么能够阻碍他。朋香知道。


到最后一局的时候,谁都清楚对手的败势已经无可逆转,只有他自己仿佛还不知晓,仍旧苦苦支撑着。越前龙马自然不是会手下留情的人,这让他的挣扎看起来有点可笑。小坂田朋香喝了一口杯子里早已经冷掉的咖啡,苦涩的液体滑过喉咙,几乎难以下咽。她注视着电视屏幕,突然想起了国中一年级时围观过的某场比赛。然而事实上,就连那位当年以不苟言笑出名的部长的脸她都已经记不清了。


“还有一球!”讲着日本口音英语的转播失态地呐喊着,隔着屏幕朋香都能想象他的激动,还有一球,他就将夺下首个大满贯——


“哐!”她将马克杯重重地放在茶几上,跳下沙发。


赤脚踏在冰凉的地板上冷得钻心,她却止不住地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直走,左拐,推开门,墙壁逐渐倒退,脚步声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回荡着,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幽灵。她强迫自己忽视掉心底蔓延起的寒意,就像向谁证明什么似的大踏步往前走去,仿佛只要她走得足够快,就能把不能掌控的一切都甩在身后。


新装的镜子悬挂在洗漱台的上方,折射着窗户外透出的清冷月光。她看见镜子里自己的嘴唇嚅动了一下,但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安静地垂下眼帘,她突然伸手粗暴地将水龙头扭到最大幅度。喷发的水流溅到身上打湿了衣服,冷得甚至分不清到底是来自外界还是内心。小坂田弯下腰,鞠了一捧水泼到自己的脸上。


寒意霎时袭来,凭着一瞬间的颤栗她似乎终于抓到了思绪。她有无数句话想说,脑海里浆糊似的乱成一团,一开口却都成了不知所云地呢喃。你等等我呀……她恍惚地觉得自己说了出来,又觉得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手机隔着薄薄的布料不断响动着,震得皮肤都有点发麻。她不想去看,也不想去猜测。疲惫感潮水一般漫无边际地涌来,心底升腾不起一丝的喜悦。再过那么十来分钟,打开电视,打开网页,打开报纸,都应该是这个消息了吧?


小坂田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隐隐约约地甚至觉得有点委屈,你等等我呀……


“你等等我呀……再努力一点,我就可以追上你了。”


她终于说了出来。





会成为模特,其实完全是个偶然。


在涩谷,每天都有许多想要成为明星的女孩子打扮的花枝招展地走来走去,期待着会有混迹在路人之中的星探或者经纪人发现自己。而时至今日小坂田朋香也不知道,十四岁那年第一次去到涩谷时,经纪人到底是出于怎样的心态才会把自己拦下。


对于任何一个尚且怀揣着少女心的女孩子而言,“成为明星”都是再灿烂不过的诱惑。即使明知是没有任何了解的世界,如果在这里选择接受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生活。但是胆怯终究没有敌过对于未来的渴望,十四岁那年的夏天,小坂田朋香正式签约成为模特。


随着年龄增长五官逐渐长开自然是一个原因。和许多日系的麻豆一样有着十来岁青春气息的脸。但也许是老天赏饭吃,她微微上挑的眼睛和眼角下的泪痣很快成为了标识。比起甜系的模特多了两分凌厉,即便是干干净净的一张脸,也看得出女孩的活力和那隐于表面之下的气势。在笑容璀璨模样甜美的模特里她的辨识度很高,很快频繁地出没于各类时装杂志的内页上。


努力则是更深层次的原因。那一年她刚满十五岁,升入高中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从事的又是模特这样光鲜靓丽青春洋溢的职业,却刻苦得连自己都吃惊。保养好身材和皮肤自然无需多提,每天站在镜子前练习表情也是必修的功课。她想象着自己是各种各样的女孩子,穿着各种风格的衣服,每一个角度每一个眼神都展露出不同的风情。她确实有双漂亮的眼睛,眼角下的泪痣替她添了和尚且稚嫩的五官不太相符的魅惑,却又融合得完美无缺。


读者来信说看到她的眼睛在内页上注视着自己,即使是女孩子也会心里砰砰直跳。每到那时候经纪人就会得意地哈哈大笑,拍着她的肩膀不无打趣地说,我们朋香这么努力,心底一定怀揣着很大的梦想吧?


通常她会笑着说您过奖了,心底却深知经纪人说得一点没错。她怀揣着从十二岁的春天里种下的梦想,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述说。甚至在经过那么多年以后,比起是梦想,不如说是执念更为恰当——从那一刹那延续至今的,无可逃避的执念。


读高中的时候她已经成了国内小有名气的麻豆,节日里收到的情书和贺卡也翻了几倍,前者不用多说,许多已经没有了联系的同学也纷纷送来了贺卡。兴许是想极力找出共通的话题,通常他们都会在寒暄几句后把话题引向另一个人——不会有人不知道的,比之小坂田朋香更加引人注目的,整个青春学园的骄傲,甚至已经堪称是日本的骄傲的,另一个人。


武士越前南次郎之子,日本网球界的希望,同时也是小坂田朋香的国中同学,青春学园一年级二组,越前龙马。


事务所里多的是痴迷他的年轻女孩子,公众之前的形象并不能让这群迷妹得到满足,午间都喜欢聚在一起谈论偶像。有时候她们也会幻想他年幼的模样,朋香总是安静地听着,不发一言。到处都有他的海报和影像,面容是自初见时便能看出的出众。但浮现在她脑海里的却始终是那张十二岁的脸,经过多年时光的洗礼逐渐模糊不清,却又清晰得仿佛昨日所见。


爱慕他的女孩何止千千万万,小坂田朋香也不过是其中一个。但并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像她一样,有幸在他尚未在世界崭露头角之前,就见证过他的成长。出于私欲,她并不想和别人分享。


无论是这段回忆,还是其他。


粉丝来信里常常说不止是元气,她看起来那么勇敢,就像期望中的自己,目光始终注视着最为向往的地方,从不动摇。以前的同学们也说,一开始知道她成为模特有些吃惊,后来却觉得这样在镜头前展示自己的职业很适合她。她一向就那么勇敢,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她。


不会有哪个女孩不喜欢别人的称赞,但很多时候她都隐隐觉得,自己早就没有以前那么勇敢了。


人的一生里,到底会有多少勇气呢?如果说每个人一生的勇气都是有限的话,那么无论是十四岁那年选择成为模特,还是十二岁那年的春天里悄然种下的执念,都已经用掉了小坂田朋香太多的勇气。她在最为年轻的日子里做出了最为大胆的决定,将这一生里有限的勇气早早地耗费了出去,以后也再也无法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正因为人一生的勇气是有限的,才更应该把有限的勇气用在自己最为向往的事情上啊。


她知道自己会成功的。在年少之时便投入了所有的勇气,耗尽了一个女孩子所能达到的全部努力,毫无畏惧。如果说在一开始还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迷茫的话,在这十年的旅途之中心态已经逐渐平静下来。她一步一步地成为了现在的模样,越是强大便越是自信,那是她应得的结果。


只需要再努力一点,那她就可以追上他了。


小坂田朋香抹了一把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一个用力的笑容。






“你看昨天的比赛了吗!真是的是太帅了!”


“看了看了怎么没看!直播看了今天早晨起来重播也看了!你看我黑眼圈都出来了!”


“呜哇真的——我也是!实在是太帅了怎么可以有那么帅的人嘛!”


“果然是龙马少爷啊!”


熬夜看完了比赛,第二天的工作照样要继续。一踏进事务所小坂田朋香就听到了意料之中的议论声,平素里常常出现在电影电视上的漂亮面孔们兴奋地议论着,和每个因为偶像的成就而激动不已的少女都一样。有的小姑娘发现了她,急匆匆地和她打个招呼说声前辈好,便又投入了议论中——以她现在的资历,早就担得上一声“前辈”了。


嘈杂的议论声让她感觉有点不自在,朋香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想再去听那些毫无意义的消息,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迈进了摄影棚。


拍摄的内容早已驾轻就熟,熟练地在镜头前凹出各种姿势。今天的拍摄依旧是为《周刊少女×甜点》所用的内页,这本名字有点恶俗的刊物在国内算得上是最好的甜系少女杂志之一,朋香还记得自己作为模特的第一份工作也是为了这本杂志。只不过那时她只在中间的某一页里挤了还没半个手掌大的一张半身像,如今却已经是当家花旦,每一期最前面的几页上都是她的大脸。说起来,这本杂志也算是见证了她从十四岁到二十二岁的八年时光了。


摄影师和化妆师都已经合作过很久,拍摄结束得很快。她在休息室里坐下里刚刚喝口水,就看到经纪人满面春风地推门进来,脸上似乎能笑出一朵花来,手里还捏着一份皱巴巴的报纸。小坂田眼尖,看出他手里拿的是《体坛周报》,正对着她的那一面上印了张熟悉的照片。她皱了皱眉,不自在地扭头看向窗外。


经纪人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乐呵呵地把报纸在她面前摊开 ,这使得她不得不得把视线落到报纸上。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脸,墨绿色的额发下是一双已经不再熟悉的琥珀色眼睛,她下意识地微微侧过脸去,避开了这双眼睛里的锋芒。经纪人在她身边坐下,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小朋。你应该知道这位大球星昨天获得了美网冠军吧。”


小坂田沉默地点了点头。


“嘛——他是日本网球界的骄傲。回到国内,和国内的杂志合作一组写真也是很正常的吧。你觉得如何呢?”


经纪人抑制不住得意地询问道。


    ——有那么一瞬间,小坂田朋香以为自己听错了。


“您说……什么?”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出奇地冷静。


经纪人仍在洋洋得意,丝毫不觉得她有什么不对,“哈哈哈,很吃惊对吧!不过想想也是很正常的,日本的大球星和日本一流的杂志合作什么的,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机会呢!哈哈哈哈,这位大概是第一个登上《周刊少女×甜点》封面的男性了。”


经纪人的声音渐行渐远,逐渐被抛弃在了意识的尽头。小坂田朋香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手里兀自捧着茶杯。她感觉自己的思绪似乎漂浮在半空中,恍然间竟然升腾起一阵不在现世的茫然感。他说什么……他是在说,在说……越前龙马吗?


“龙马少爷……”她迟疑着,一个已经阔别多年的称呼突然不受控制地从嘴里飘了出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不高兴,不难过,甚至并不兴奋。从十二岁那年的初夏到现在,似乎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但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长。她笃定自己还要再努力许多年,以至于当这个消息真正砸到的时候,她甚至觉得太早了。


她曾经无数次设想过再见面的情形,也知道自己一向按捺不住情绪。她想象过自己可能会失态,却没有想到此刻自己竟没有任何的感受。她只觉得恍惚,却又实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的杯子也没有像电视一样摔落。并无喜悦,仿佛是压在身上的重担突然卸下,她释然地呼出了一口气。


“不过。”经纪人顿了顿,话锋一转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不过他……哎小朋你怎么了?”


小坂田朋香一愣,疑惑地顺着他的视线摸了摸自己的脸,指尖触碰到一缕湿意。她呆了半晌,摇了摇脑袋,“……没什么,你继续说吧。眼睛里进沙子了而已。”


经纪人迟疑了一下,“……还有另外几家杂志也在争取。你也知道的,虽然不是艺人,但是这位越前君可是比现在所有的男性艺人都要红噢!而且他也不喜欢拍写真不喜欢做客电视节目,难得竟然会接受这样的安排。”是的,他从来就是那样,除了网球什么都不在乎。小坂田默默地想。


“除此之外还有几家杂志在竞争,不过我觉得我们的胜算还是挺大的。说不准也是因为你一向出了名的会打网球哈哈。加油吧小朋。”经纪人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这可是个好机会啊,要加油哦!”


“会的。”不知何时她的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心里猛然膨胀起不知从何而来的骄傲。她怎么会不努力呢?这个机会只会是她的,她为此付出了十年,这理应是她的。十年都已经过去了,她怎么会允许自己功亏一篑?只要再努力一点……她就可以追上他了。


她的脸上仍旧带着笑意,眼神却锐利起来。小坂田朋香抓起沙发上的提包,大踏步走出了休息室。


短靴的鞋跟踏在光滑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霎时外边围坐着的模特演员们同时扭过了头来,倒是把她吓了一大跳。她惊异地倒退一步,然而比她更快的时候刚刚和她打过招呼的小演员。小坂田认得她,是事务所里越前龙马的真爱粉之一。


“呐呐小坂田前辈!”小演员的脸猛然凑到朋香面前,大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听说了!好像是龙马少爷要和我们杂志合作是吧!”


“是的是的!啊我觉得我快要不能呼吸了!”后面的模特跟着尖叫。


两位圈内好友一左一右地搭上她的肩膀,“真是嫉妒你!不知道拍什么风格呀,能不能趁机摸摸他呀。”“你就知道摸别人!像我,只要有一个签名就满足了!”


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朋香倒是暂时被忽略了。她微笑着看了看周围一张张年轻漂亮的面孔,无奈地举起了双手,“好好好我说我说,现在也不确定。说是有几家杂志在竞争,不过我们杂志确实有可能会得到这次机会就是了。”


“哇——”


女孩子的尖叫声几乎能掀翻屋顶。


即使有许多姑娘已经成了别人的偶像,但是依旧抵挡不住自己的偶像即将前来的诱惑。事务所里就和新年一样喜气洋洋,得到了满意的情报大家欢欣鼓舞得几乎要手拉手跳起舞来。小坂田哭笑不得地摸了摸额角,隐约听到角落地有人议论着什么。隔得远了她听不真切,模模糊糊地只听见有人感叹着,事务所里那么多喜欢越前龙马的女孩子,然而最后同他合作的,却是唯一一个不感冒的。


似乎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取笑着,说那当然了,要是是他的粉丝,大概就无法好好工作了吧。

 

剩下的话淹没在女孩子的笑声里,渐渐地远去了。小坂田朋香愣了一秒钟,随即哑然失笑。


不感冒……是吗。





白雾弥漫在镜子上,隐约映射出一个越来越放大的身影。一只肤色白皙的手抚上了镜子,擦掉了镜面上的白雾,顿时便映照出一张年轻的脸来。


真的很年轻。年龄最多不过二十出头,棕发烫成了看似随意的大卷,皮肤上依旧跳跃着年轻女孩的青春。眼睛很漂亮,眼角微微上挑,这使她看起来比实际上更加凌厉。一粒泪痣点在女孩的眼角下,替她增添了几分标志。假若是任何一个对时尚有所了解的姑娘都应该知道,这张脸属于一位近几年来国内一流的模特。


小坂田朋香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的长相其实变化并不大,随着时光流逝下巴线条逐渐褪去了圆润,五官较之以往也长开。但只要仔细一看,就能轻易地看出国中时期的模样。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大脑依旧有些昏沉,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恍然间觉得自己仿佛是做了一场漫长而又真实的梦,马上就要提起书包往学校跑去。


但她早就从青春学园毕业了。

她又想起清晨半睡半醒间做的那个梦,久违地梦到了以前的事情。黄昏时温暖但不明朗的阳光,叠放在身旁已经失去了用处的横幅,表情失落的国中时期的友人,以及表情同样失落的自己。梦里是没有任何逻辑可言的,她觉得熟悉却不知道为何熟悉。意识像是浮在半空中,注视着年幼的自己跪坐在地上,低着头仿佛若有所思。

   “你……等等我呀……”不知过了多久,年幼的自己终于带着哭腔说道。


    她瞬间从梦中惊醒。   


棕色的长发被顺到耳后,小坂田朋香皱着眉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十年都已经过来了,却在最后的这段时间里乱了方寸,想来她自己也觉得好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以前的事情了,到现在她也再也不用失落地跪坐在地上,十年前彷徨无措的女孩子已经被现在努力工作的模特所取代,她是杂志封面的常客,是街头巷尾女孩子们眼中时尚的风向指标,是很快就能追上他的……青春学园一年级二组,小坂田朋香。


不是不知道作为眼下最炙手可热的球星,和他合作的机会一定竞争异常激烈。但是不会有人和一样,为了这一天她付出了整整十年的努力。上天是公平的,她所付出的努力是最多的,那么这个机会也理应是她的。


不知道等他出现在摄影棚时,还记不记得起,她就是当年那个扎着羊角辫,老是追着喊着“龙马少爷”的女孩子呢?


小坂田朋香笑着摇了摇头,不记得也没关系。


这一日的工作和往常都没有任何的不同,照旧是化妆、拍摄,杂志内页的拍摄结束后录制了一个综艺节目,朋香忙得像个陀螺,偏生还得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穿着漂亮却不保暖的衣服在寒风中对着记者露出这算什么的笑,笑容和暴露在空气里的双手一样僵硬。总算得空能回事务所休息一会,她刚刚抱着杯子靠着沙发坐下,还未来得及舒展身体,“吱扭”一声,经纪人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


“怎么了?”朋香歪了歪脑袋,半是不解半是紧张。


“隔壁体育杂志要和我们抢人!”经纪人单手叉腰义愤填膺,仿佛越前龙马不是网球巨星而是什么签约于自己公司的新人男模特,“明明是我们先预约的!最开始定下来要合作的也是我们杂志!”


他越说越激动:“体育杂志怎么了?一开始我们就说好的是越前龙马在国内娱乐杂志上的首秀,体育杂志发行量还不如我们呢!”


他说的有点颠三倒四,朋香听了一会还是听出了大概。倒是也像是越前龙马会做的事情,对于他来讲,上体育杂志可比上娱乐杂志好多了。如果是换作别人,她可能还在心里嘀咕两句这人是不是有毛病,但是面对越前龙马,却只觉得,他本该就如此。


小坂田朋香认识越前龙马那年十二岁,到今天正好十年。这一年她二十二岁,是国内知名的平面模特。这一年越前龙马也二十二岁,是已经在世界上大放光彩的职业运动员。自国中毕业以后她便失去了和越前龙马的联系,不过好在一直能够从媒体上得知他的近况,十年以来都只能隔着屏幕和文字相见,远远的却还是能看出那人依旧和国中相似。


明明已经是世界一流的运动员,却还是鲜少出席赛场外的公开场合,杂志拍摄或者商品代言也是少之又少,难得有几次上了杂志封面,表情都比他在赛场时僵硬得多。明明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十二岁的少年了,可似乎始终留着那份孩子气。


朋香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但总之她挺欣慰的。偶尔也会小小感叹不拍杂志不拍广告她都没得舔的,但是心里总觉得,还好他没变。


十年一瞬如沧海,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过去整整十番三百六十五天里,不是没有想过,即使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走到终点的时候,会不会他已经不是自己记忆里那个人?人是会变的,十年足够一个人变得彻彻底底。


但是还好,还好你一直都没变。


经纪人还在嘟嘟嚷嚷,朋香出神地想了会心事,忽然转过头来,轻声打断了他的话:“那个……能联系上他的经纪人吗?”


经纪人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她说的“他”是指越前龙马。他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语气,声音里有些犹豫不决,“能是能,不过现在他们那边好像更加偏向于体育杂志。他那边经纪人也在犹豫,上咱们杂志发行量是大些,不过越前龙马本人更宁愿上体育杂志,而且吧,我们这种甜系少女杂志……”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该这么叙说,“和他一直在公众面前塑造的形象不符合,小朋你感觉和他也不是一个风格的。”


你自己也清楚啊……朋香哭笑不得。其实经纪人也是清楚他们的竞争力不大,只是忍不住要抱怨几句而已。


不过嘛……如果是换了是杂志社的任何一位模特,遇到这种情况可能都真的没有办法了。


但她不一样。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请您再帮我联系一次他的经纪人吧。”朋香微笑着点了点头,直勾勾地看向经纪人,“我必须要拿下这次和越前龙马合作的机会。”


她将桌子上的杯子端起来,挡住了嘴角边的一丝笑意。就像根本感受不到经纪人疑惑的目光一般,小坂田朋香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如果那边还有什么问题的话,请让他的经纪人告诉他,我的名字是小坂田朋香——当然,他很有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


“那就再请告诉他,我来自青春学园一年级二组,曾经有幸和少年武士在青学一起就读三年。”


“……小朋你??!”


朋香挠了挠脸颊,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蓦然间又想起年少时做过的一厢情愿的傻事,她几乎是有点尴尬地摇了摇头。


爱慕他的女孩何止千千万万,小坂田朋香也不过是其中一个。但并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像她一样,有幸在他尚未在世界崭露头角之前,就见证过他的成长。出于某种说不清的原因,她并没有告知其他人,也不愿意被外界知道,她曾经和越前龙马是国中同学。


嗯,还是什么“龙马少爷后援会”的会长。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层这辈子同他最近的关系,是她手里的最后一张王牌,她经过整整十年换来的机会摆在面前,十年的努力都已经付出了,绝不可以在这里功亏一篑。那点不情愿根本不能成为阻止她的理由,是时候亮出这张底牌了。


朋香没有去看经纪人的表情。从十四岁入行到现在都是经纪人在带她,但是至始至终她都将这个秘密深埋在心底,从未提起。这样的隐瞒让她觉得有点不自在,干脆端着茶杯推开休息室的门,走了出去。


事务所里还是那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们挤在一起叽叽喳喳,墙壁上不知道是谁贴了一张越前龙马的大幅海报。有的人注意到了她走出来,便和她打了声招呼叫了声前辈,随即也像是经纪人一样抱怨起来:“前辈,听说我们和越前龙马的合作取消啦?真是的,明明多好的一个机会啊……”


“对啊对啊……”


“真是的我还想近距离看看他呢!”


其他的女孩子也凑上来,围着她叽叽喳喳议论着。一开始发话的那个小姑娘抱怨了一会,又转过了话头:“也就只有前辈你还是这样了!你不是他的粉丝不知道,我们真的都很想看看这位大球星诶。”


朋香笑着摇了摇头,打断了她的话:“真的?那我给你保证,这一次的机会还是我们的?”不,应该说是,我的。她在心里补上了这句话。


“诶……?”


小姑娘一愣。


朋香笑而不语。


她也曾经一度疑惑过,为什么成人之后大家都以为她是一群越前龙马迷妹里不为所动的一个。然而很快她就发现了原因,她自然是越前龙马最忠实的粉丝无误,只不过,有的事情,她在十年前就已经做过了。


那些追逐着他的消息、看着他的比赛、为了他的每一个动作都神魂颠倒的时间,早就过去了。她看着这群小姑娘,仿佛是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


某些事情如果持续得太久,便会逐渐地不再表露。她再也不会向别人提起自己所喜欢的那个人,也不会再被别人发觉对他的注意。那早已经不再是一个标签、一个群体,而是和小坂田朋香这个人共存一体的习惯。


她本来就该喜欢他。








“国内最顶尖的平面模特和网球界的希望竟是同班同学!”


“美少女模特和顶尖运动员,阔别多年的再会!”


“你以为是工作搭档?其实是老同学!”

    

不出小坂田朋香所料,越前龙马的经纪人并不傻。在意识到这次合作的噱头之后当即推掉了体育杂志的约拍,强行押着越前龙马接下了和《周刊少年×甜点》的合作。知名模特和网球巨星曾经是同学的消息也像风一样地,传遍了各大媒体,为这一次的拍摄增添了许多关注。


这都不是重点,令她最为惊喜的事情是,据越前龙马那边的负责人透露出来的消息,似乎这位职业网球巨星对那个扎着羊角辫老是吵吵闹闹的国中女同学,还有些印象——这真的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事务所的大家也都得知了她和越前龙马是国中同学的事情,女孩子们都没想到她看起来一副对大球星毫不关注的样子,实际上还有这么一段渊源。于是有不少姑娘都缠着她讲讲越前龙马以前的事情,但实际她也快记不清了。


过去的十年就像梦一样。


越是临近拍摄的日期,她就越是紧张。并不是因为和越前龙马的重逢或者是对工作的紧张,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似乎是在畏惧着梦醒来的紧张。


道理明明都懂的。过去的十年里她都坚信着,上天是公平的。她为了这一个目标付出了年少时拥有的所有勇气,朝着一个方向艰苦跋涉了十年,于是回报也是理所应当的,这一天的到来也是理所应当的。


在她的潜意识里,始终觉得,那是一个遥远而又巨大的、消耗掉了一个女孩子最年轻的十年时光的梦想,她需要背着它走过不知道多少日升月落,以至于在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她却开始畏惧这是不是一场梦。


梦醒来,她还是十年前那个无能为力的小女孩。


不过再怎么紧张再怎么惶恐,日子也是一天天要过去的。定下合作以后剩下的准备时间本来就不多,小坂田朋香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在家里休息,她以往对工作都有着十二万分的上心,这回大概经纪人也看出了不对劲,没有多说便给她放了假。


于是她也乐得有空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甚至有心情翻出了国中时期的校服试了试,已经穿不上了。从落满灰尘的柜子里找到了毕业时拍的照片,她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坐在第二排抿着嘴唇,有点拘束地笑着。那时候她刚刚出道,也未曾想过会有成为国内知名模特的一天。


越前龙马站在最后一排,个子像风中的柏树一样挺拔。入学的时候他总是被网球部的前辈笑话为“小不点”,那年的全国大赛之后突然就不受控制地开始疯长,雨后春笋一样抽条拔高,不出两年就长成了照片上的样子,脸上还有尚未褪去的稚气,眉目间却已经很有几分现在的影子了。


那是小坂田朋香此生和越前龙马的最后一次相见。


在认识他之前,小坂田朋香从未有过那样一种感觉。那个人,生来就是和自己不一样的。


就像不出她所料,毕业以后越前龙马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升入青学高等部或者其他什么高中,而是回到了他幼年居住的美国,进入了职业网坛。在小坂田朋香和其他的同学还在懵懵懂懂地,为了学业、老师、家长、恋人和食堂里的饭不好吃烦恼的时候,他已经是国内知名的球星了。


只有在注视着他的时候,小坂田朋香才会深切地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个凡人。


但上天是公平的。


凡人,也并不是不能追逐天之骄子的脚步的。


几天的休息之后,拍摄的日期终于到了。内景就定在朋香所在的事务所,她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整整两个小时到了摄影棚,手里有些尴尬地提着一件作为礼物的青学校服,是越前龙马现在能穿的码。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似乎是脑子一热,就带上了。


摄影师化妆师也都来了,看到她这么早都有点惊讶,随即打趣说:“哎呀小朋,难得能见到以前的同学吧?”


她也笑嘻嘻地接过了话头:“是可难得了。”


前几日的紧张突然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心情恢复成和这一日的阳光一般的温和。她推开门透过落地窗看了看外面的朝阳,又回头看了看背后忙碌着的同事们,有一句话几乎要脱口而出——


“好久不见了,龙马少爷。我是小坂田朋香。”


她喃喃自语。


随即,手机在提包里滴滴地响了起来。


“喂?”她带着笑意接通了笑意,下一秒,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前,前辈!”电话那头小姑娘的声音已经泣不成声,“快来啊前辈……我们在医院里快来啊!”她越说越颠三倒四,反反复复地只是念叨着“快来”一个词:“出意外车祸了……快来啊……快来啊别拍了……”





小坂田朋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医院的。


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离开摄影棚、拦下出租、浑浑噩噩地走进医院,直到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拉回了些许神智。


甚至连自己是怎么被后辈拉着,急急忙忙地赶到抢救室面前的,也不清楚。

 

周围是来来往往的人群,面前是紧闭着大门的急救室,耳边是后辈控制不住的哭声。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心里却空荡荡地,一句很轻很轻的话落在心底。


“你的十年,白费了。”


无端地,她感觉自己并不难过,心情是难以置信的平静,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可能就是“心如止水”。她站在走廊上,嗅着消毒水的气息,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回荡着,都是一句,白费了。


这十年的努力,皆于此刻,付之东流。


不能不来。


经纪人在这八年里拉扯着她,从一个刚出道的小姑娘带到了国内最知名的模特之一。他出了严重的车祸,相比之下和越前龙马的一次合作根本算不了什么。即使后辈没有来找她,她也一定会来的。


但是,为什么站在这里,她的心里想的,却还是这次拍摄?


小坂田朋香,你可真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都已经站到这里了,你的心底想的都是些什么?经纪人还躺在病床上,刚刚经受了车祸的灾难,你的脑子里装的却还是那个人?


她愣愣地想着,忽然间,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媒体收到消息的速度比想象中更快。老同学合作被迫取消、越前龙马临时赶往体育杂志拍摄的消息很快又传了开来。这些都是小坂田朋香所不知道的,这一整天她都呆呆地站在急救室门口,就像被打傻了一样茫然无措。


手术终于结束了,经纪人被推了出来。双目紧闭着,脸色白得很不好看,身上还挂着许多吊瓶,他被送到了病房里,许多小坂田朋香不认识的仪器滴滴地维持着他的生命体征。她站在病床外一步之遥的地方,注视着他已经有些苍老的脸。


他已经老了,就像她已经长大了一样。


之后就是更多的忙碌,经纪人无妻无子,她也无法去打扰他已经年迈的父母。只得都自己扛了下来,忙前忙后,脑子里却始终是乱糟糟的。似乎只有忙碌起来才不会去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但即使是忙碌也摸不着自己到底在忙些什么。


一直到入夜,医生才告知她可以离开了,经纪人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她还想再留下,后辈不由分说地把她拉走了,边走边劝道,前辈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经纪人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你还是自己好好休息一下吧。


经过她提醒,朋香才发觉自己的确是又饿又累。为了拍摄她穿了八公分的高跟鞋,虽然模特都有长时间踩着高跟鞋不动于色的本领,可这一天下来她什么也没吃,忙前忙后,一歇下来就发觉小腿和脚趾都痛的几乎站不稳。


她婉拒了后辈送她回家的好意,只想自己吹吹冷风安静一下。背着包耷拉着肩膀缓缓地走在路上,冷风吹得她的脸上有些疼痛。自从成为模特以后她很少在外面有如此不注重形象的时刻,但此刻她只想蜷缩起来,把自己全身都塞进被子里。


“咔吧”一声,踩了一天的高跟鞋终于发出了抗议,八厘米的跟猛然拦腰断掉。她猝不及防,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摔了上去,背部重重地磕在台阶上,几乎能听到骨头与棱角相撞发出的闷哼。剧痛一瞬间传来,痛的她几乎不知道身在何处。为了拍摄而穿的漂亮却轻薄的衣服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起不到一点缓冲的作用,腿上和胳膊上都恶狠狠地在粗糙的地面上蹭出伤痕,一时间浑身上下都火辣辣地,感觉不到哪里不疼。


小坂田朋香花了好长时间才从疼痛中回过神来,她勉力地想要坐起来,撑着站了几次都又摔了下去。好不容易拼尽全力站了起来,她一脚踹掉鞋子,光脚拎着高跟鞋踉踉跄跄地继续往前走,赤脚踩在冰凉粗糙的地面上,冷得她一哆嗦。手边没有镜子,但她也知道,现在一定没有人认得出她来了。


兴许是疼痛的缘故,她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晕了。走得跌跌撞撞,仿佛下一秒就要被送到医院里和经纪人作伴。夜晚的风吹在脸上刺骨的疼,心里就像坠入了无边的深渊,直到耳边忽然传来惊人的呐喊声。


朋香茫然地抬头看了一眼,是对面百货公司外墙上的LED屏。正在重播着一场网球比赛,内容她很熟悉,正是越前龙马第一次拿下大满贯的那一场。比赛此刻已经放到了尾声,二十二岁的青年接过奖杯,拉了拉帽檐,随即——


“还差得远呢!”


不知何时驻足的游客同他一起说出了这句话。屏幕上青年的眼神里,闪烁着幼兽长成时的骄傲和自信,意气风发仿佛世界都瞩目于他。他朝着镜头挑起眉毛笑了笑,那样半是玩味半是兴奋的笑容,一瞬间让朋香失了神。那样的熟悉,熟悉得仿佛他从未长大。


就像是十年前的那个初春,朋香在青学的网球部外看到的那样。


时至今日,她仍旧记得那一天。她和国中时期的友人无意间走到了青春学园男子网球部的外面,球场里正在进行一场非正规的比赛。穿着运动衫身量尚未长开的男孩站在球场上,年龄介于少年和孩童之间,可脸上的笑容,却已经和今日毫无差别。那样半是玩味半是兴奋的笑容,朋香只是好奇地一瞥,却在那一瞬间,失了神。


从那以后,再也忘不掉了。


她突然丢下手里断了根的高跟鞋,不管不顾地坐在地上地嚎啕大哭起来。


饥饿、疼痛、寒冷、难过,似乎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这一瞬间一拥而上,除了不停的哭泣以外想不起其他任何事情。她越哭越伤心,越哭越大声,仿佛是要把这十年来的痛苦绝望尽数发泄出来。


“等等我啊!”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喊出了这几个字,歇斯底里地朝着屏幕上青年的脸,带着哭腔大声喊道,“等等我啊!再等一下,我就能追上你了啊!”


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的。


一遍一遍地反复和自己强调着,努力是会有回报的,上天是公平的。一遍一遍地逼自己相信,却依旧比任何人都清楚,没用的。


凡人努力兴许能够成为天才,可如果天才也努力,凡人还能怎样呢。


她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夏初。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国中一年级学生,而越前龙马已经收到了美网的邀请,即将启程离开日本。她原本已经做好了庆祝全国大赛的横幅,但是彼时她已经只能将那条失去了用处的横幅叠起来放好了。


她甚至还看到了表情失落的国中时期的友人,以及表情同样失落的自己。也是在那时候,没心没肺的小坂田朋香才意识到,有的人,生来就是和自己不一样的。


即使她为之付出了数十年的努力,仍旧是触摸不到他的。


一开始的时候,小坂田朋香只是喜欢上了一个和自己同班的男孩子。后来,她意识到对方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于是便努力着想要成为更好的人,希望等到自己也到达那个高度后可以去追求他,再后来,她不再去想能不能和他在一起的问题,只想着,等自己和他站到同样的高度后,就和他说一声,我喜欢你吧。


到最后,就只剩下了,起码,这一生,我想和他站在同样的高度。


蝴蝶飞不过沧海,就像小坂田朋香,只是一个普通人。


“等等我啊!”她捂着脸泣不成声,泪水大滴大滴地从指缝间流出,哭得几乎要抽搐起来。大屏幕上的比赛已经放完了,周围的人来来往往,有不少人都惊奇地注意到了这个光着脚坐在地上痛哭的女孩子,却没有人看清那张时常出现在时装杂志上的脸。


还能怎么办呢。


你是幸运的。在他尚未在世界崭露头角之前,就有幸见证过他的成长。


你是不幸的。但是爱慕他的女孩千千万万,你也不过是其中一个。


你是幸运的。那些女孩都不过是他从未多加留意的粉丝,但他至少还记得你的名字。


你是不幸的。可是那些女孩在爱慕他的同时,也会有自己的恋人和爱情。而你,却再也爱不上别人了。


那便是沧海。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