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BG】[江湖说]期不离 (01)

收录于个人剑三BG本《江湖说》

前文传送门【剑三BG】[江湖说]序

写给我最可爱的柚子。现在已经不是情缘柚子和孙逸,而是柚子和她的男朋友孙逸啦哎嘿嘿




这第一个故事,就从那个抱着酒坛,在茶馆的角落里静坐了一夜的女孩说起。


年龄不大,面容上带了两分掩饰不住的稚气。下巴的线条还有些圆润,在角落的长凳上静坐了一整夜,然后起身将一坛酒尽数泼在门口,她朝天空亮了亮空荡荡的酒坛,眼角忽然就蔓延出两分笑意。


“老板娘。”她回头唤了我一声,声音有些许沙哑,“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01)

天宝七年,扬州。


正是乍暖还寒时候,冷风一忽儿一忽儿地自郭柚脸上刮过,吹得她面颊上泛起一阵生疼。瑟缩着把帽子往下拉了拉,她换了只手抱住酒坛,继续撑着下巴伸长脖子朝河岸那头望去。


她在等人。

 

这是她第一次辞别师门,离开丐帮总舵独自闯荡。在来到扬州之前,师兄师姐都曾叮嘱道,江湖凶险,万事多加小心。郭柚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转身便找了个信使,高高兴兴地飞鸽传书给以前随师父出外历练时认识的朋友,以后她们可以结伴称霸江湖了。


河风里带着雨后潮湿的泥土气息,吹得她的头发呼啦作响,乱糟糟地尽数黏在自己脸上。郭柚用力甩了甩脑袋,结果只是让头发更加杂乱地贴了上来。她只得腾出手垂下头扒拉了几下——几乎就在她低下头的那一瞬间,她的肩膀上,突然多出了一只手。


郭柚顿时一惊,条件反射地一巴掌拍了过去,随即便听到了一声并不熟悉的呼痛。


并不是好友常年带着笑意神气活现的声音,而是陌生的,尚且带着一点稚气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子的声音。


郭柚一慌,忙不迭送地一扭头,两根须须顿时跳进了眼帘。


须须,真的是须须。占据了从下往上看视野的是两根鲜红的翎羽,尾部缀着白色的装饰,过去郭柚只在过年的戏台上看到有人戴类似的东西。神气活现地支棱出去,末端隐在树叶投下的阴影里,随着主人的动作微微颤动着——她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视线从须须上移开,认真打量起突然出现在背后的男孩。


“你也是丐帮的弟子吗?”不等她开口,男孩慢腾腾地问道。


“是,是啊……”郭柚没由来地一阵紧张,不由自主地坐得端正了起来。

 

她仔细端详着男孩的脸,眉毛和眼睛都生得很英气。师兄师姐们教过她怎么和长得好看的人搭讪,但是从来没教过她怎么形容一个人长得好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盔甲银白红缨鲜红,嘴唇紧紧地抿着,这使那张稚气的脸上显示出几分不符年龄的老成,像是个小将军。看身形和她差不多高,如果除掉头上的须须的话。


郭柚艳羡地又看了看他头上的须须,情不自禁地开始想象自己要是戴着这个该多神气。


男孩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视线,踌躇了一下继续问道,“那你也会双人轻功吗?”


“……算是会吧?”郭柚更加紧张地点了点头。


“那你能带我飞一圈吗?”男孩脱口而出,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迟疑。随即他又急匆匆地补充,“那个,我可以请你吃面!你能不能带我绕着扬州城飞一圈呀?我听说丐帮弟子都会双人轻功,但是从来没有见识过……”


郭柚沉默了。



下一秒她蹭地站起来,还险些因为起来太快一头撞在男孩身上,得意洋洋胸有成竹:“哎哟大兄弟你这可找对人了!”她自来熟地一手扶住帽子,一手哥俩好地搭到了男孩肩膀上,“我们丐帮双人轻功指哪飞哪包您旅途愉快,至于报酬就不用了我们丐帮弟子从来不在意……”刚想大气地推脱,一瞥眼瞅见男孩的头顶又硬生生地改了口,“如果你真想感谢我,就不要请我吃面了,让我摸一下你的须须好不好?”


“须须……须须是什么?”男孩疑惑。


“须须……须须就是,你头顶上的那两根须须……”


 男孩立刻非常宝贵地护住了自己的须须,满脸警惕地盯着郭柚,“……你干嘛?”


“我能干嘛?”郭柚被他问得莫名其妙,“我就只是想摸一摸啊,保证不会给你拔下来,不会用力扯,也不会给你摸脏。我轻轻摸,你看着我摸,我就摸一下,一下就好……你到底给不给摸啊,不给摸我要唱十八摸了啊!”


 其实她也不知道十八摸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但是她老听师兄和师姐提这个,然后就会师兄就会挨师姐一顿打。


“你……哪有你这样的!就像土匪一样。”男孩涨红了脸,半天憋出一句话。


郭柚叉着腰甩了甩头,先前的紧张早已不翼而飞,语气颇有些不耐烦,“你这个人话好多啊,到底给不给摸啊,我就摸一下立刻带你绕扬州一圈。”


男孩紧张又怀疑地注视着她,两手死死地护着自己的须须,但是眼神里却隐约有几分动摇。郭柚垂涎地盯着他头上两根神气的须须,尽量克制着自己蠢蠢欲动的手,“我带你飞出扬州城哦!可以带你一路飞到再来镇去也没有关系!可以带着你环绕扬州一圈!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摸一下你的须须,我轻轻摸。真的。”


 男孩似乎是被说动了,护着须须的手迟疑不决地移开了一点,语气仍然有几分犹豫,“……那,那你要轻轻摸啊。”


“一定一定!”郭柚疯狂点头。


男孩踌躇了一下,靠近来微微低下了头。那两根鲜红的须须随着他的动作耷拉下来,垂到郭柚眼前。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伸出了手,在即将触摸到之前又硬生生放轻了动作,心满意足地摸了一把,触感有些粗粝。如果情况允许的话她真想一把把须须扯下来就跑,但实际上她只有在男孩紧张的注视下,讪讪地收回了不安分的手。


“好啦,我说到做到。”她理了理帽子,神气活现地向男孩伸出一只手,眉梢眼角都跳动着笑意,“来来来抓紧我,我带你环游扬州!”


 男孩没有答话,顺从地抓紧了她的手,那张表情有点老成的脸上倒是露出了几分喜悦。


 郭柚嘿嘿一笑,自信十足地退后几步运气。丐帮双人轻功独步天下不假,但是再精妙的武功也是得长期练习才能有所成。郭凛从小好吃懒做偷懒不好好练功,唯独对双人轻功怀揣有师兄师姐都难以理解的兴趣。可是毕竟年岁尚幼发挥一向随缘,这轻功又是两个人的事情,师兄师姐在被摔过几次后纷纷拒绝了陪练的要求,她早已经饥渴难耐。这眼下有现成的送上门来的陪练她简直欢喜,恨不得带着对方一路从扬州飞到洞庭湖上。


“准备好了吗!我要飞了!”郭柚大声喊道。


“准备好了!”男孩的语气也有几分激动。


“对了!我问一下,你小轻功学得好吗?”郭柚继续大声问道。


“还行吧!你问这个干什么!”男孩大声答道。


“嘿嘿,那待会你自己落下去的时候自己记得接个蹑云啊!”


“啥?!”


话音未落郭凛已经抓着男孩往天上蹿了出去,不等男孩反应过来上了贼船,刹那间已经被提到了半空中。早春的风吹在她的脸上,差点把帽子给她刮跑。呼啦啦的风声里她似乎听到男孩在大声喊着什么,但她已经无暇顾及了。只是一瞬间她就意识到今天也是她发挥糟糕的一次,一段轻功飞到最高点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控制不稳身形,赶忙运起自己所有的力气大声喊道,“快点!快大轻功飞我要把你掉下去了!”


随即她就干脆利落的撒了手,男孩顿时跟块石头似的往下摔了过去。郭柚心惊肉跳,提了口气调转身形往下飞,寻思着接他一把。不过看起来男孩说自己小轻功学的不错还真没说谎,一路下坠得飞快郭柚都差点追不上,临落地前一秒瞬间接了个聂云逐月,“嗖”地一下蹭到了山顶上,落地的动作比郭柚平素练习时稳多了。除了表情有点惊魂未定以外其他都没有什么异状。


郭柚也落了下来,后知后觉地觉得自己好像蒙骗了对方。她自知理亏慢腾腾地蹭到男孩身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脸色,“那个……你没事吧……”开口便失了底气,声音越说越小,“那个……其实我双人轻功学的不太好,平时也没有人陪我练习。如果你还想绕扬州一圈的话我可以叫我师兄来,他应该在扬州要饭区那里卖艺。你就在这里等等我好啦。我,我一个人飞的话很快的,一会就好啦……”


“……算了,没事的”男孩舒了口气,脸色缓和了一些。朝她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语气半是无奈半是忧郁,“就当我好人做到底吧,你再试试,用双人轻功把我带回刚刚的地方试试”


“你在这等等我马上……啊,你说啥?”


郭凛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道歉尽数卡在了嗓子眼里。


有那么一瞬间,她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半晌,直到男孩又朝她伸出了手她这才反应过来。她惊讶地指了指男孩,“你?”又愣愣地指回了自己,“我?”她差点结巴了,嗑吧了半天终于找回了语言的能力,“喔……你的意思是,你还愿意让我带你飞回去?”


男孩歪了歪脑袋,似乎不清楚为什么她那么激动,点了点头。


“我的天!”郭柚激动地差点蹦了起来,神气活现地理了理帽子她越看男孩越顺眼,她又结巴了两句:“我我我我我有糖!!”她猛然想起自己兜里还有临走前师兄塞给她的松子糖,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谢了,一股脑地也不顾男孩愿不愿意全部塞到了他的手里,一边塞,一边不忘好奇地询问道,“对啦,我还没有问你名字呢。我叫郭柚,柚子的柚,你叫什么?”


男孩沉默了一下,“……孙逸。我叫孙逸。”  

评论 ( 2 )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