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与月同》的结局

种种原因估计是搞不出来了,放个片段混更

CP:纯阳内销




长剑似乎已经和手臂生长在了一起,顺着指尖绽放出寒光。剑光在眼前化作一片茫茫然的白,伴随着涌出的鲜血遮蔽了视线。他已经分不清那到底是谁的血,鼻腔被铺天盖地的血腥味占据。疼痛似乎都变得麻木,他只知道自己身上已经留下了许多伤口,却已经感切不到到底是伤在哪里。手中一口剑生生砍出一条血路,却也敌不过不知何处涌来的敌人越来越多。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挥剑格挡的动作已经全靠身体的习惯在支撑。他已经不清楚也无暇去思考自己到底已经于此厮杀了多久,似乎已经很久,又似乎不过是一瞬。眼前的敌人仿佛一点都没减少,一个接一个地自前后左右攻来——就像他在踏进此处时,所预料到的一样。

 

有的事情总得有人去做。死亡不可逆转,却不代表纯阳门下的弟子会束手就擒。剑锋染满了不知是谁的鲜红,自己的、敌人的血液沾满了一身蓝白的道袍。呼吸着令人作呕的气体心思却愈发地清明,招招毙命不留一丝活路。林剑南喘着气扫视着周围,蓦然,余光瞥见那被他破开的入口处,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只是一瞥,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一瞬间凝固了,视野所到之处尽化作了无生气的灰,他无声地瞪大了眼睛,刹那间竟然忘却了自己身在何处,“阿……”

 

林剑南从不畏惧死亡。自出师以来十二年,不是未曾遇到过命悬一线的时刻。生于这乱世,身为习武之人,大抵都做好了死于某处的准备。他这一生父母早亡,无妻无后,了无牵挂,却在这一刻,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恐惧。

 

林听渊。

 

那突然出现于被破开的入口处,背负着剑镇定自若走进来的人影,赫然正是林听渊。

 

“阿渊!走!”

 

顾不得思索,林剑南当即怒吼出声,每个字都伴随着胸腔剧烈的疼痛。而他庇佑在身后多年的爱徒却是充耳不闻,突然间燕子般轻捷地自人群后闪出,“唰”的一声横剑挡于他的身前,声音冰封般冷漠。

 

“你总说我学艺不精,无敌总是落到不该落的地方……”

 

  长剑自剑鞘中拔出,泛着寒光的剑锋折射出女孩出奇冷静的容颜。握住剑柄的手指细长而有力,道袍沾满了血污,却隐然间透露出不可侵犯的气势,“那么这一次,我就让你看看……分毫不差的镇山河!”

 

手腕翻转,动作干净利落,不见一丝犹豫。身前身后数不尽的追兵敌人,皆于眼底漠然视之。剑光闪烁间他只听得女孩的衣摆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她挡在他的面前,就像很多年前,他自太原的郊外,从野狼的口中救下她的时候一样。

 

镇山河悄无声息地落到了他的身上,隔绝了外界的一切伤害。而仗剑立于他面前的女孩,眼神同剑光一道凛然。一招一式,都是过去的数十年间,由他于华山终年不化的积雪上教授的。不知何时从起,她的身形已经拔高,早已不再是那个在十二年前的冬夜里被他牵着,怯生生走进纯阳宫的小女孩了。

 

“阿渊……”不由自主地,林剑南轻声唤道。

 

他的声音很快湮灭在刀剑的撞击中,微弱得甚至不需要挣扎。林听渊似乎并没有听到,只是,倏尔,那张表情镇定得近乎可怕的脸上,忽然缓缓滚落了一行泪珠。


评论 ( 1 )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