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repo】《与谁同》


*写给邵陵 
@邵陵笔冢 

*这是一篇正(pao)经(ti)的repo

 

如果按照文章来算的话,我认识邵陵是在《难归之乡》。那是一篇已经再也没有了后续的连载,也是他LOFTER里的第一篇文章。

 

为了写这篇repo,我特意倒回去翻了翻微博。2013年12月,我在一个名著金句排字明信片的企划中认识了一个叫做“邵陵”的写手。兴许是我的交往面过于狭隘的缘故,在我过往所认识的,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写手中,很少会有十来岁的少年人专注于严肃文学的。为此我不由得对这位写手产生了好奇,并且在此之后便关注了起来。

 

事实上我认识邵陵的时间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两年。远称不上是什么“一路看着他走来”,我本人文字掌控力远不如他,也不敢妄加点评,但就算这样,我依然必须说一句,这两年他以令人吃惊的速度成长着,于是才有了现在我手中这本《与谁同》。

 

从《难归之乡》到《叛逆的爱人》,从《父亲与酒》到《与谁同》,从《偶像》到《三尺》。我相信每一个从他LOFTER第一篇文章翻起的人(噢,我的意思并不是号召大家都去挖黑历史)都会感觉到明显的成长。《与谁同》里收录的每一篇文章,包括个人本限定的《偶像》在内我都早已看过,但是当我坐在灯下一篇一篇地翻过书页时,我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最早认识他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一篇文章是《叛逆的爱人》。这是一篇非常有趣的小说,并且从那个时候,邵陵的每一篇文章里就已经可以看出他在文章里倾注的思想。但和他现在的作品比起来,这样的思考更多的是来自作者本身而非读者。换而言之,大部分时候是读者在“接受”作者的思想,而不是自行思考。

 

真正让我对我这位写手产生类似“肃然起敬”的感觉的文章是《父亲与酒》。这篇文章想必已经不需要我多说,每一位关注过邵陵的读者应该都清楚它的质量。这篇文章发布的时候我正在读高三,冬夜的晚自习躲在书堆后面和同桌一起看完,两个人面面相觑互相不知说什么才好。由此这篇文章也成了我向各位好友怒卖安利的最佳选择——并且当大家得知“《父亲与酒》的作者当时十六岁”的时候,往往会发出“等等你刚才说啥我好像没听清。”“卧槽你没有骗我吧?”“完蛋了我感觉我的年龄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等诸多感慨。

 

我本以为,作为一个未成年人,能写出《父亲与酒》这样的文章已经简直能让人“肃然起敬”了,但是他却像永远都不肯满足一样,一次又一次地给人带来震撼——原谅我使用了这个或许有点浮夸的词汇,但是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来什么词汇能够描述我第一次读完《偶像》的心情,震撼,是的,只能是震撼。迄今为止《偶像》都是我最喜欢的一篇作品,在这篇文章里他将自己的想法藏在了文章的最里面,叙述的口吻出奇地冷静,像一个置身事外的局外人。

 

《偶像》读完之后我和好友莉莉讨论过,一致认为《父亲与酒》最成功的地方不是在于小说,而是在于感情。这是来自于作者的故事,他有最深的感受,因此虽然这篇小说的节奏掌握并没有后面几篇好,但是情感表达完全掩盖了这个缺点,然而在那之后的几篇都是小说,没有作者直接的情感流露,文字掌控力反而更高。在《偶像》里,他完全站在了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让读者自己去感受作品的感情,而不是作者倾注思想让读者去接受。“再见了,我的偶像。”这最后一句话,大概每个人读来都会有不同的想法吧。

 

从各种方面来讲,严肃文学都不是现在年轻人所专注的大流。事实上,我本人也只是一个脑洞突破天际的同人写手。在这种时候,他却从未有过任何动摇地走在这条路上,一往无前。从2013年的12月到现在,也不过只有一年多将近两年的时间。但就只是在我所看到的这段时间里,这位写手一直以最诚恳的步伐在前行。他是我所见过的,对自己的未来最坚定,也最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人,我说看到《父亲与酒》的时候感觉对他肃然起敬,并非是玩笑。在文学这一方面他从未有过动摇,始终坚持着这条大概以后也不会是主流的道路。

 

关于这一点我之前也好奇问过他,感觉他从来没有动摇过,对自己的路非常坚定。而这位写手思考了两秒钟回答我说,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想的不多,我总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值得顾虑的东西,想做就去做呗。

 

我很难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受,在写这篇repo的过程中我已经无数次感受到了自己文力捉急。也许这篇repo我写的不够客观,但我不管,我就是粉我就是怒吹。我和许多人安利过这位写手,并不仅仅是因为现在他能写出《偶像》、《三尺》、《父亲与酒》这样文风已经颇为成熟、叙述口吻异常冷静、根本看不出来作者真实年龄的作品。也是因为他对自己所选择的道路的坚定。每个人也许在一开始都会对自己的未来做出规划,但是谁也无法保证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谁都知道未来不可预测,但是他给我的感觉便是,他会把一切的“不可预测”都从自己的道路上清除。他知道自己该走什么路,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也许正如他所说,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顾虑的东西。

 

一直以来,我对这位其实还要小我一岁的写手都抱着一丝敬意。也希望能尽我可能地卖安利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位写手。我毫不怀疑他的未来,也期待着他日后的作品。《与谁同》只是一个开始,以后还会有更多。

 

                                                                                                     一朵娇花

                                                                                                 2015.11.01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