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肖翔】败绩 (06)

淡圈倒计时


(06)

       瑞士,苏黎世。


       7月16日晚8点,距离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开赛还有24个小时。


       赛前的战术讨论会结束——说是讨论会,其实也不过是再确认了一次。毕竟是第一场比赛,没有太多的资料可供这几个战术大师分析。待得所有人都走出会议室,落在最后的张新杰严谨认真地关上了灯。随着”啪“的一声开关被按下,肖时钦也突然退回了会议室。


       兴许是因为时差的缘故,一向以心细著称的雷霆肖队这回把战术笔记本给落在了会议室里。会议室里窗帘没拉,隐隐透露出几丝外面的灯光,他向张新杰点了点头,也懒得再开灯了,就着这点微弱的光芒走进了会议室里。


       肖时钦毕竟是肖时钦,没有把东西胡乱放的习惯。战术笔记本好端端地摆在他的位置前,他自然也没什么急的,将笔记本拿起来,眼神却不由自主地落到了窗外。


       瑞士,苏黎世。荣耀,世界。


       他默不作声地看着窗外酒店的灯光,暗自揣测着,这些灯光背后,会不会就有那些远赴重洋而来的荣耀粉呢。


       虽然粉丝的意愿从来不会对选手本人造成任何干扰,他们的选择永远由自己决定。但不管怎样,背后有人支持的感觉也会比孤军奋战更好。诚然他们这些人里没有一个会按着粉丝的心愿行事的,但遇到真爱粉的时候也会由衷地感动。


       被非亲非故的人如此真挚热烈地喜欢,有时候也会产生自己无所畏惧的感觉。


       想到这里,肖时钦不由得摇头笑了笑。暗道自己果然是头回来到外国打比赛,怎么什么想法都外冒。明天就比赛了,还是好好调整下状态吧。


       战术大师拿起笔记本走出了会议室,顺手关上了门。走廊上充斥着不算明亮的光线,他索性慢悠悠地往前走着,思绪一时漫无边际地游走着,像掉进了棉花堆中一样毫无实感。沿着走廊一直走到尽头的电梯处……什么声音?


      肖时钦有些疑惑地停下了脚步。


      细碎的操作声自训练室里传来。说是训练室,其实也不过是被联盟包下来的酒店的网吧,轻盈而有规律的键盘敲击声从虚掩的门后传来。以肖时钦的战术水准,甚至能一下断定对方若不是拿着键盘当乐器敲着玩的话定然操作不俗,随即他哑然失笑,这不废话嘛这楼上几个,连带喻队长在内又有谁会真的操作不行?


      不过,这个时间了,到底是谁?


      肖时钦怀揣着一时涌起的好奇心,小心翼翼地推开了训练室的门。


      训练室里只开了角落里一盏灯,电脑前坐了个人,嘴唇微微抿着,眼神专注地看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不住地敲击着,肖时钦离得远了,只能看到屏幕上界面的一角,落着一个金黄色的logo。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电脑前的男生头上戴着耳机,一张公认颜正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些模糊不清,却又不是孙翔还是谁。


        肖时钦顿时觉得自己早该想到的。这个点了还跑出来训练,如此精力旺盛,想必也就只有唐昊和孙翔了。但前者自从上了飞机后就被方锐抓走了,估计这会还在经受猥琐流的攻击呢。


        这并不是肖时钦第一次看到孙翔在晚上训练。还在嘉世的时候,这个时年才十九岁的小队长便经常在肖时钦路过时,被发现还坐在训练室里。孙翔是心高气傲不假,但喜欢荣耀也不假。虽然打从出道起就背负有天才之名,但这个圈子里,堪称天才的人那就太多了。这个看起来老子天下第一屌的青年从来没有少过努力,肖时钦是知道的。


      孙翔似乎是完成了一套训练,放松地取下耳机伸了个懒腰,一抬头看到肖时钦阴森森地站在门口反倒是被吓了一跳,亏得他视力够好一惊之后便看清了来者的容颜,他有些试探地出声,”……小事情?“


      肖时钦点了点头,”我路过的时候听到训练室里还有人在训练,便进来看一看。原来是你啊。“


       孙翔不以为然地伸完了他的懒腰,语气里有几分放松,“唐昊一直不会来我也没事做,干脆出来训练。”他说着鼠标一甩关掉了电脑,肖时钦想了想还是停住了要迈出去的脚步,等着他从训练室的角落地费力地绕出来。孙翔正是职业生涯的黄金年龄,这点加训对他还不成什么问题,此刻也并未感觉到什么疲倦,他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肖时钦手里的战术笔记本,“小事情,你们刚才战略讨论去了?”


       “嗯。”肖时钦点了点头,“再去确认了一遍明天的上场名单。”


       孙翔难得忧郁地叹了口气,”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你们这些战术大师的脑袋到底怎么长的……“他上下打量着肖时钦,还煞有其事地比了比两人的头顶,”我们长得也没什么不同啊,你看我还比你高了五公分。“


       肖时钦被逗笑了,”你倒是确实不太适合研究战术,不过论操作你已经非常强了。“不玩战术的话我估计打不过你,他在心里悄悄加上了这句话。


       ”那当然啦!“孙翔就是孙翔,一句话就被带过了刚刚的话题,他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指,随即侧过头来兴奋地说,”小事情,我们明天会赢的!“


       ”嗯。会赢的。”肖时钦笑着答道。他们当然会赢的,他们有最强的队友。


      一边说着,他们一边走进了电梯里。比起走廊里昏暗的光线,这里却是要明亮许多,刚一踏进电梯里,落在后面的肖时钦便看清了,孙翔的头发上,不知怎地挂着一片树叶……这人不是一天都没出酒店吗这哪来的?肖时钦心下诧异,就算他是战术大师也解释不了……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替孙翔把这片叶子取下来。


      ”哦对了小事情明天擂台赛……“孙翔恰好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正好看到肖时钦伸到半空中的手,脑海依旧被世界赛的兴奋塞满,他并未多想,迅速地伸出了自己的手,”啪“地一声干净利落地和肖时钦击了个掌,”我们是冠军!“他仿佛是总结似的骄傲地说道。


      肖时钦错愕地盯着那片树叶随着孙翔的动作缓慢飘下,不知不觉间也温和了眼神,他像是没有什么不对一样顺其自然地收回了手,笑着应道,”当然。“


      当然,我们是冠军。

      

评论 ( 2 )
热度 ( 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