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肖翔】败绩 (03)

我都不知道这一章发过多少次了ORZ改改改老是改不完

其实我还想在(02)和(03)之间加个过渡章节搞不好还要改

     

      (03) 

       肖时钦屏息凝气地坐在椅子里,面前是他的中国好室友王杰希。

      

       一个周的集训时间结束了,还有一天他们就将奔赴苏黎世。叶领队大手一挥表示放假放假你们自个玩泥巴去。于是肖队长仔细地计划好了这一天的行程,临出门前却突然被王队长拉住,对方兴致勃勃地表示,给你看个相吧。 

 

       肖时钦顿时就想起了职业选手群流传已久的那个传说,“你们知道吗?王杰希那双眼睛是阴阳眼!跟他对视久了会变成石头人……”

   

        素有魔术师之称的青年根本不清楚他在脑补什么,眯起了自己那双不对称、号称能把人变成石头的眼睛,用一种类似于挑剔和疑惑之间的眼神仔细地打量着肖时钦,像是在吃了一半的苹果里发现了半条虫一样神色极为肃穆。微草王队在算命看相上颇有造诣是职业圈里众所周知的事情,肖时钦虽说身为机械师更加相信科学的力量,被如此注视着却也不免有几分紧张。

 

       “小事情。”然后王杰希就沉稳地开口了。

 

       肖时钦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子,“有什么结果,你就说吧。”

 

       魔术师的表情又肃穆了几分,似乎这个结果让他很为难。他沉吟了片刻这才缓缓开口,言辞真挚恳切。他说,小事情,看你这面相,最近怕是会有,大劫啊。

 

       闻言肖时钦的脸上就浮现出了难以言喻的表情,他忧伤地瞟了王杰希一眼眼神里仿佛透出了“死相你胡说什么”的字样,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示意王杰希看屏幕上的短讯,等到对方浏览完短信露出了“辛苦你了”的神色后,才苦笑一声,言辞比王杰希还要真挚恳切,“这你到是说对了。”

 

       魔术师似乎还想说什么,“虽然这的确算也算是大劫,不过我所说的……”

 

       “哎。”肖时钦重重地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单亲爸爸特有那种忧郁神色,打断了他的后半句话,“就算是大劫,也只能受着啊。”他无奈地冲王杰希摆摆手,活脱脱一副父爱如山的模样,“算了,时候不早了,我该出发了。”

 

       王杰希张了张嘴,剩下半句话在舌尖滚了一圈又被咽了回去,他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肖时钦穿上外套打开房间门,随即就是关门的一声巨响,魔术师听得自己的声音漂浮在关门震起的尘雾里,“……我说的,不是那种大劫……”

 

       肖时钦关上房门,才迈出两步就看到孙翔急匆匆地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

 

      小斗神神色又恼怒又仓皇,长腿一迈走得飞快,一抬头看到他跟作弊被抓住的学渣似的惊慌失措,“啪”的一声左脚绊住右脚险险地定在了肖时钦面前,“小小小小小事情!”孙翔顿时就结巴了,眉梢眼角都跳动着局促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肖时钦而是十万个被抢了钱包的韩文清,“这这这个时候你出去做什么啊?”他干笑着,一张公认好看的脸上鱼尾纹都给挤了出来。

 

       这人平素里都一副心高气傲的模样,眼下这样子可不多见,肖时钦有些好笑地反问道,“小孙不也是正要出去吗?”他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需要我送一你一程吗?”

 

       “不不不不不不!”孙翔跟豌豆射手似的嘴里立刻蹦出一连串的单音节词,”不用了小事情我自己去就行了!“他像是怕肖时钦执意要送他,赶紧以一种不符合他俩亲密度的黏糊劲推着肖时钦往电梯那边走去,话多得一听就知道是在掩饰心虚“小事情你就先走吧!”说着还极其热络地替肖时钦按下了楼层,就差没直说“不要看我我要去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肖时钦错愕地盯着电梯门缓缓合上,还是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他不知怎地觉得特别想笑。这孙翔啊……怎么还是那么缺心眼啊。

 

       不知道自己被判定为“缺心眼”的青年则是隔着一道门,紧张地看着肖时钦的脸消失在视野里,随着电梯门缓缓合上他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做贼似的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后,这才把帽子往头上一戴,也顾不得自己那张联盟公认的帅脸了,赶紧灰溜溜地下了楼,招了辆的士直奔目的地。

 

       地方离得并不远,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此刻已经聚集了大量或常服或COS服的女孩子们,扮相熟悉得可怕,几乎都是他曾经在赛场上见过的那些。猛然在三次元里看到还有点魔性,孙翔心里有点发虚,悄悄地把帽子又往下拉了点,转念一想又恶狠狠地问候了唐昊祖上所有女性亲属。

 

       这事说来话长,不过其实也不能全怪人小糖糕,也是他自个作死。今天休息偏巧又下着大雨,他和唐昊无事可做只好在房间里打牌。早有耳闻唐昊roll点随了他老东家百花的某位前辈,谁知打牌也一样。孙翔连赢三把乐不可支,当即扬言说唐日天下一把谁输了谁答应对方一件事怎样?

 

       唐昊正气在心里呢,看他那嘚瑟样恨不得扑上去和他真人PK,不要忘了他可是个玩流氓的!却又不肯服输咬着牙答应了下来。岂料唐昊毕竟不是他那位前辈,第四把孙翔输了个干干净净。这下唐昊可高兴了,他想了想,突然后他又想了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头天晚上他听两个姑娘谈起今天帝都荣耀only,今个他就愉快地跟孙翔说,二翔我也不难为你,你就去那买本自己的同人本回来吧。

 

       于是就有了孙翔此刻埋着脑袋走进会场,一米八五的个子一看就是男人的体型让他博得了不少注意,针一样密密麻麻地钉在他的背上,甚至已经有人拿出手机试图照下这个同人男的背影。他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只觉得全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死死地拉下帽子仿佛一松手就会被炸成灰烬,比自己第一回上职业赛场还要紧张——你还别说,虽然十七岁的孙翔跟头小狮子一样桀骜不羁,头回上赛场时他也是紧张过的。

 

       简直是折磨!他在心里恶狠狠地想,决定回去就和唐昊真人PK。尽量贴着墙根降低存在感恨不得从此化作墙角一朵小蘑菇。他把自己想象成一张墙贴,墙贴一步一步往前蹭去,浑然不敢接近那些洪水猛兽一样的摊位和姑娘,直觉告诉他,那是一个去了就再也回不回来的地方……仗着人高腿长看得远小心地瞄着摊位上各种本子的封面图,越走越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那边那本是喻文州和黄少天!那边那本是韩文清和叶修!那边那本是队长和副队!那边那本是杜明和吴启……哎他不是喜欢兴欣那个唐柔吗……哎卧槽那是什么那不是冯主席和队长吗!

 

       孙翔觉得自己有点不好了,他扶着墙根决定自己得静一静。

 

       他抚摸着自己受惊的心脏,又往前迈了几步贴到另一个摊位旁边,他总算是看到了……衣衫不整面色潮红不得不说还画的颇有几分神似的自己。孙翔的心脏顿时颤抖了起来,别过脸去不敢直视封面,不断给自己打气说买了立刻就走,趁着自己还没改变心意前大踏步冲到摊位面前一分钟都不想多停,他保持着抬头望天的状态一把抓起那本从封面起就泄露出什么奇怪气息的迷之小黄书——

 

       与此同时,一只修长的手也拿住了这本书。

 

       ”不好意思。这本是我预定过的。“

 

       带着微微歉意的声音传入耳朵里,孙翔下意识地,顺着修长的手指,往上看了一眼。

 

       

 

  

        毫无怀疑,这是肖时钦自成年以来,最为尴尬的一天。

 

       他捏着一本从封面起就得打上马赛克的迷之小黄书,与另一只手僵持不下;那只手的主人长了一张极为帅气的脸,看起来颇为眼熟,眼熟得就好像是……就好像是上一秒才在封面上看到过一样……惊慌失措之际亏得他还没在公共场合喊出对方的全名,“……小孙?!”

 

       对方的脸色比他还要惊慌失措,“小小小小事情!”

 

       孙翔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听得自己脑子”嗡“地一响像是遭了一记重锤,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瞬间轰然倒塌。内心有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而他颤抖着嘴唇说不出一个字,脑海里乱糟糟地像有什么东西即将喷涌而出,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了个大槽啊!

 

      肖时钦捏着本子手的不由自主地一抖,下意识地就想把本子往背后藏,但可惜已经晚了,早在走近之前孙翔便已经浏览过封面的全貌,除开那个面色潮红不得不说还有几分神似的自己外……另一个从背后抱住自己还笑得一脸邪魅狂狷的角色……妈蛋本尊不就在自个面前站着吗?他看向肖时钦的眼神愈发惊恐了,腾腾倒退了好几步仿佛难以接受这个设定……

     

       ……这真是肖时钦自成年来最为尴尬的一天了,他尴尬地站在摊位面前,手里还拿着那本从封面起就有哪里有点不对的迷之小黄书,拿走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封面上两个角色摆明了是事后,而他们的原型,就这么互相沉默着站在摊位面前……

 

       【买我和我朋友的R18本的时候不小心和朋友拿到了同一本。】

 

       肖时钦绝望地想,现在去死一死还来得及吗。


 

 

评论 ( 3 )
热度 ( 50 )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