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随手】谈谈现实中的同性恋者

谈谈现实中的同性恋者。

 

我小的时候,家里动荡不安。我和我的妈妈寄居在亲戚家里,一个六平方米的小房间里放着床、衣柜、小桌子、电视就是全部。而那位亲戚本身便不算是什么正派的人物,在那间房子里经常有吸毒者、卖场歌手或者俗称的舞娘出入。

 

就在那种环境里,我平生第一次接触到同性恋者。

 

是个年轻人。长得还有几分小帅。戴眼镜,不开口时勉强算个安静的清秀汉子,一开口妈的死娘炮。经常发疯,一发疯就在楼底下抱着树扭S型,怎么看都是个煞笔。

 

虽然当时我才十岁,但并不妨碍我一直觉得他是个煞笔。

 

我不清楚他是个怎样的人,但至少对我蛮好。我亲戚家世他们所有人的基地,他常常过来。有时候也会给我带些零食来,是那群人中最喜欢孩子的一个。我一直很喜欢他,因为他不仅会给我买零食、叫我小名、还会带我出去玩。现在想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自己不会有孩子。

 

后来有一天,这边来了个有七分帅但也不是帅得很的年轻人,看起来比他爷们不少。他照旧和我一起玩,那个年轻人在旁边玩手机,间或抬起头来说句话。我那时候还年幼,浑然没有察觉他俩间不一样的气场,结果我亲戚直接走过来,笑着说,嘿,你喜欢的这个哥哥男朋友来了。

 

妈哒吓到我了当时……但我迅速地以我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淡然,接受了这个现实。

 

后来他大概还来过几次,他男朋友偶尔一起来。再后来他就离开了我们居住的小城市,我有点想念他,时间一长就忘记了。

 

再次看到他是在电脑屏幕上,他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在酒吧里卖唱,就像现在的人的恶趣味——以人妖歌手的身份。在那个短短的、模糊的视频里我就看到他,戴着假发唱歌,身边没有他的男朋友。亲戚在和她的朋友聊天,我在一旁听着,她们说,他的毒瘾已经很严重了。

 

而我最后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经死了。

 

亲戚大概觉得我早就不记得那个曾经带着我一起玩的哥哥,说实话他和我相处得时间也不多。她们在谈笑间云淡风轻地掠过一句,那个人,死了。

 

死了。还很年轻。大概二十六七的样子。怎么死的,死在哪里?不知道。

 

其实那些人中,没有几个好人。但至少我所见到的他,是一个喜欢孩子,很有耐心的人。我小时候嘴贱一直说他是个死娘炮他也不生气,虽然是非亲非故的孩子他也会高兴地带我出去玩。他有男朋友,我曾经见过他们出门,没有料想中的缠绵,就像两个朋友一样走在街上。

 

我有时候想起他,有点心酸。这个圈里一向混乱,私生活也很乱。他死了,是死在那样的环境里的吧。

 

他的父母呢。他常常居住在朋友家里,他的父母,接受了他的性取向吗。

 

他在那里笑,就是个普通的温柔的大学生。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是这样的。

 

但是,他已经死了。

 

每次在微博上刷到同性恋婚姻法啊之类的报道,或者是看到很多腐妹子时,我都会想起他。

 

这条路这个圈子大概都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没有那么萌。

 

我十一岁时他最后一次出现在我眼前,他的男朋友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如果他再坚持几年,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呢。现在的风气,终究是比前几年好些了。

 

可惜,也只有如果了。

 

 

评论 ( 15 )
热度 ( 43 )
  1. Wendie Garrett一朵娇花 转载了此文字
    多少腐妹子是因为外貌喜欢同的?我从来不认为这条路会好走。他们要比异性恋顶着的东西多太多了,别人的看法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