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肖翔】勇者与恶龙 (上)

        在很久很久以前,广袤的荣耀大陆上,曾经有过一位名满世界的炼金机械师。炼金机械师的名字是肖时钦,但更多的人,都恭恭敬敬地称呼他一声“勇者先生”。 

    

        在勇者先生生活那个年代,有许许多多的吟游诗人在大陆上行走,他们歌颂着年轻的君主,赞叹着美妙的生灵,同时也带来了恶龙的传说。他们以低沉的声音吟诵出的长长的叙事诗,声称那头叫做叶修的巨龙是这片土地上最为强大的存在,战无不胜随时都准备着将世界蚕食致尽。

    

       大陆上的居民害怕了,他们带着清晨的露珠和最甜美的蜂蜜找到了勇者先生,“请您帮助我们除去这头巨龙吧!”居民们恳求道。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勇者要负责屠龙,但是在吟游诗人的故事里都是这样的。于是一向好脾气的勇者先生接受了居民们的委托,带着他心爱的机械箱和枪向恶龙居住的山洞出发了。

    

        他一路跨过山河大海,走过无数日升月落。他曾经遇到过捧着花的青年,认真地告诉他恶龙是令人厌恶的存在;也遇到过某个国家英俊的王子,沉默良久才提醒他恶龙很强;他还遇到了大陆上赫赫有名的剑圣,吵着要和他一同前行最终却被一位的术士带走。他谢绝了所有的邀请,历时整整半年,跋涉过半个荣耀大陆,终于在最北边的高山上找到了恶龙的洞穴。

  

        谁也无法想象,这个宽阔却阴冷潮湿的洞穴中居然有如此之多的珠宝,珍珠、黄金、钻石、金灿灿、亮晶晶、黄澄澄,散发出的幽光将整个洞穴照得恍若白昼。饶是勇者先生素来性子平和,此刻也不禁有几分心动。而那传说中的名为龙的谜一样的生物,正盘旋在珠宝之上,静静地熟睡着

    

        他的翅膀像是最坚韧的皮革,通体黑色的细小鳞片覆盖着他的全身。吐息声低沉缓慢,即便处于熟睡中也带着如同神一样巨大的威压。勇者先生有些兴奋,这可是真的龙!

 

       但那不是叶修——诚然,这头龙相比身为人类的勇者先生大了不少,但要说是传说中的“气势惊人的硕大”未免也太过于勉强。再说了……在无数个不尽相同的传说里,叶修都是一头……通体银色的巨龙。

 

      勇者先生屏住了呼吸——虽然在人类中他已经是最强的人之一,但现在他面对的可不是人类——小心翼翼地摸进了洞穴最里面。借着各种各样的珠宝发出的幽光勇者先生很快将洞穴扫视了个遍。银色的东西有很多,比如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精致的餐具,漂亮的手镯,亮闪闪的其他小东西,总之便是各种值钱的玩意。但却始终没有看到一头银色的巨龙。勇者先生有些疑惑,自己是不是走错路啦?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决定退出去再找找。谁知他这一转身,嘿,你猜他看到了什么?

 

      那头黑龙,不知道什么时候醒啦!他睁着一双金黄色的眼睛,尾巴无意识地甩啊甩,直勾勾地看着勇者先生,距离不超过三米。勇者先生毫不怀疑这种传说中的生物能够直接发起攻击,他迅速地从握住了枪,提防着绷紧了脊背。

 

       但是出乎他意料是,这头神秘的黑龙并没有立刻发难——这太奇怪了,勇者先生想。这样的高贵的生物,不都该非常介意有外人闯进自己领地的吗?

 

       黑龙像是得知了他的疑惑一样甩了甩尾巴,开口时居然还是个相当年轻的声音。

 

       “人!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人!”

 

        ……勇者先生突然有点摸不着这传说中生物的脾性了,这头黑龙似乎和吟游诗人们故事里那些嗜血的怪物有那么些出入。但既然对方没有表露出恶意,相反还满是好奇,勇者先生也不由得悄悄松了口气,他微笑着看向黑龙,”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活的龙。“

 

        ”那当然了!我可是最强的龙啊!“黑龙仿佛很开心地又甩了甩尾巴,这个举动让他看起来比起那样高贵的物种更像是一条哈士奇。勇者先生看着他茫然地想,不是都说最强的龙应该是叶修吗?

 

        但机智如他还是聪明地没有说出这句话。反倒是黑龙很开心似的凑了过来,”哎哎,你叫什么名字?“

 

        勇者先生又忍不住诧异了一下这头龙的脑回路。他不露痕迹地倒退了一步,这才答道,”肖时钦。“

 

       ”肖时钦?肖时钦?”黑龙念了几遍勇者先生的名字,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地笑了起来,“肖时钦?小事情?小事情!哈哈哈哈哈哈哈!”

 

       ……勇者先生想,回去之后一定要把吟游诗人所有关于龙的故事都改一改。

 

       这头黑龙告诉勇者先生,他是被叶修派来守住这座山的。“那个老家伙不知道跑哪去了!他说他一个月后回来!“顺带他还大大方方地告诉了勇者先生,他的名字叫孙翔。是一头特别特别厉害的黑龙。哦对了,这最后一句是孙翔的原话。

 

        勇者先生估摸着,自己若是打道回府的话至少还得走上半年。还不如就在这里待一个月呢。他隐隐地觉得龙这种生物似乎和传说中并不尽相同,比如面前这头有点自来熟的黑龙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再说了,他也很想知道那头叫做叶修的银龙到底是什么样的——虽然孙翔一再表示自己是最强的龙,不过勇者先生决定对这种说法持保留看法。

 

       洞穴里很宽阔,勇者先生盘腿坐下来,孙翔收起了翅膀像头大型犬似的也在他身边趴了下来,这头首次见到真人的黑龙颇有几分兴奋,大脑袋凑在勇者先生面前,好奇地询问着人类世界的种种。

               

        勇者先生好脾气地笑着一一回应,跋涉过那么远的路他感到有些饥饿,便顺手从行囊里拿出了临行前居民赠送的蜂蜜。揭开瓦罐便能看到如同流动的琥珀一样粘稠的液体,黑龙的大脑袋突然就凑得更近了,差点把勇者先生给挤倒。黄金瞳盯着蜂蜜,黑龙小声问,”这是什么?“

 

       勇者先生笑了起来。”蜂蜜。要尝尝吗?”

 

       黑龙点了点头。伸出翼尖想要蘸一点,可惜的是,经过勇者先生长长的旅途,那罐蜂蜜啊,可已经不足半罐了。黑龙的翼夹卡在罐子口,即使勇者先生没有研究过龙类的情感表达,也猜得出来他脸上的表情是失望。

 

       勇者先生有些于心不忍,他拿起罐子,倒了一点蜂蜜在自己手心。

 

       黑龙粗糙的大舌头从勇者先生的手心舔过,黄金瞳快乐地眯了起来。

 

      “很甜!”黑龙又甩了甩尾巴。

 

 

 

 

        

        后来有一回勇者先生忍不住想,传说中威风凛凛战无不胜的龙类,刷得好感度的方式还真是简单得让人质疑。在他好心地把剩下的小半罐蜂蜜都送给了孙翔后,这头日常像哈士奇一样喜欢甩尾巴的黑龙就像黏上了他似的。如此简单地就获得了龙类的好感,还真是勇者先生始料未及的事情呢。

 

       他慢吞吞地想着,手里动作不停,很快就在洞穴里燃起了一堆篝火。

 

       这是勇者先生来到洞穴里的第四个晚上,气温骤降。哪怕身为人类最强之一的勇者先生,也有点扛不住了【勇者先生不好意思地说,其实这个最强之一也有战术加成啦】,他在行囊里翻了翻,找出了火石。

 

       黑龙就和以前一样凑了过来,自从勇者先生出现后他再也没有盘距在珠宝上睡觉了。勇者先生任他的大脑袋在自己肩膀上蹭了蹭,心下不由升腾出几分感慨。若是换了前段日子,谁能想到现在他会和一头龙坐在一起烤火呢?

 

       真是世事难料。勇者先生瞥了瞥黑龙,顺手摸了摸他的大脑袋。这让他有种自己养了头龙当宠物的感觉。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时间也不早了。勇者先生从行囊里拖出了一床薄毯掀开。黑龙对一切人类世界的物品都充满了热情,他用翼尖挑起薄被的一角,试图把自己塞进去。

 

        勇者先生忍不住笑了,“你太大只啦!”

 

        黑龙气哼哼地收回了翅膀,随即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得意洋洋地抬起了头,“嘿嘿没事!小事情你难道不知道我们龙类是能化作人形的吗?“

 

         勇者先生一愣。说句实话,他还确实很想看看孙翔化作人形的模样。这头黑龙一向行动力惊人,当即收起了翅膀,紧接着,就是在勇者先生眨眼的那一刹那,他就从一头漂亮的黑龙,变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

 

        虽然勇者先生已经挺高了,但人形的孙翔却显然还要高一点,面容是出乎勇者先生意外的出众,五官脸型什么的都漂亮,大概除了路上遇到的那个某小国沉默的王子外,勇者先生再也没有见过长得更好看的人了。孙翔满带着笑意地朝他凑过来——这回不是黑龙的大脑袋了。

 

        雨越下越大,洞穴里被打湿了不少,勇者先生只能裹着薄毯靠在石壁旁,薄毯里还塞了个化作人形的黑龙。长这么大来其实勇者先生并没有和别人共裹一床毯子的经历,哪怕他们只是靠在石壁上——不过他又转念想了想,孙翔也不是个人。

 

        这头像是有点缺心眼的黑龙很快就睡了过去,篝火兀自烧得噼啪作响。勇者先生的脑袋却还残存着几丝清醒。他盯着篝火看,身边是一头睡得很熟的黑龙。他想啊,等叶修回来之后他就回去吧,到时候这一路上的经历都可以写一首长诗啦……长诗的名字叫什么呢?

 

         他顺手给黑龙拉了拉毯子,心想,就叫《我养了一头龙》吧。

评论 ( 7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