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肖翔】爱过 (下)

让我暗搓搓地挂个肖翔群宣:69600942

请来更多的人一起吃肖翔好吗QQQAQQQ!





        肖时钦从雷霆俱乐部走出来时,天已经黑透了。路灯下倚了个人,扎了多年的双马尾放下披在肩上,模样干练,倒是和当年的楚云秀颇有几分神似。

 

         他心知戴妍琦是来送自己的,也没觉得奇怪。待得走进时才看见小姑娘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塞满了W市的土特产,就像他退役后再也买不到了一样。眼圈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

 

        他把戴妍琦从十七岁带到现在,一直把对方视作介于女儿和妹妹之间的存在。有心想安慰,张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也只能干笑了一下,放软了声音劝导,“别哭啊小戴,你可马上就是雷霆的队长了。你也清楚,我的年龄大了,状态手速都大不如以前。虽然没有拿过冠军,但我的职业生涯,也已经没有更多的遗憾了。”

 

       “真的吗?”戴妍琦飞快地打断了他的话,“队长你真的觉得你没有遗憾了吗?”声音里还带着些许的哭腔,伸出的手指指着肖时钦胸口的胸针。

 

        肖时钦顿时哑然。

 

        倒不是被戳中了伤心处,他和孙翔这码子事还真没啥遗憾——他只是没法解释。

 

      戴妍琦一直很遗憾他和孙翔分手的事情。当初他们交往时少不了小戴的神助攻,也在她眼皮子底下没羞没臊地放了那么久的闪光弹。剑与诅咒繁花血景十年宿敌犯罪组合还在秀恩爱,可他俩却至此分道扬镳,没说不再见面是因为比赛上总得再见。

 

     肖时钦自己都说不清。明明那么喜欢那个熊孩子不是吗,什么跌宕起伏他们都挺过来了,嘉世倒了他们还在一起,异地恋也能谈得腻腻歪歪,他们吵过很多架甚至打过架——肖时钦还不得不承认他个一米八的战术大师,略有点打不过一米八五行事简单粗暴的孙二翔——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分手。谈恋爱少不了磕磕绊绊,闹完还要和这个人一起过下去。

 

     肖时钦作为四大战术大师成名已久,和孙翔恋爱那一年孙翔十九岁,他二十三岁。对于大部分年轻人来讲二十三岁是个年轻冲动的年龄,但这肯定不适用于十八岁就开始嚼战术的肖时钦。说来还有点可笑,肖时钦那时候也没真谈过恋爱,孙翔又怎么看怎么熊,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当时他还听从了QQ空间的里的建议……“付出的多的那一方,势必要更受伤。”就像这样。

 

     这么多年他都没好意思和别人提起过。四大心脏肖时钦有朝一日居然着了QQ空间的道,传出去他大概再也没脸出门了。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果真不假,现在回想起来肖时钦简直羞愤难当。有段时间他是真克制着别对孙翔太好,别太宠着他,别那么惯着他……但很快他就发觉,孙翔暂且不提,他自己就受不了了。

 

     怎么办呢。就是忍不住想惯着他。不惯着他肖时钦心里不舒服啊。

 

     再后来肖时钦就自暴自弃了。恋爱里需要的算计谋略统统不管,他就是喜欢这个人。凭着本能就够了,他就是喜欢这个有些咋咋呼呼的青年,管谁付出得多呢?他啊,就想替这个人多做点什么。看到孙翔笑起来,他就打心眼里觉得高兴。

 

     束手束脚是为什么?既然喜欢,为什么不拼尽所有地去对他好?

 

     饶是聪明机智如肖时钦,那个时候也百思不得其解。他就跟掉入了孙翔魔咒一样智商急速下降,而且还乐不疲此,让叶修在四大心脏群里痛心疾首了不知多少次小事情你堕落了。他当时爱情事业双丰收,整个人都意气风发,平时厚道老实人的性子都给藏了起来,乐呵呵地回复道叶修前辈脱团的生活就是这样愉悦啊您别羡慕。

 

      叶修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小事情你真是沦陷了。

 

      他从善如流地答道,叶神您这可说对了,我心甘情愿地沦陷了。

 

      时至今日再度回想彼时的对话,肖时钦倒也没感觉到所谓的“打脸的快感”。在当时,他确确实实是那么想的,想要和那个人在一起。即便让他重来一次,即便让他在当时就知道最后的结局,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这么答道。

 

       就像稀里糊涂地就在一起了一样,他们最后稀里糊涂地分了手。谈不上具体的原因,喜欢了就在一起了,不喜欢了就分手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喜欢一点一点变淡,最后凝结成冰。他还是想宠着孙翔,但却已经无关喜欢。太过于熟稔,熟稔到最后便像是把恋爱的耐力用了遍,连吵架都没有心情。都是爷们没必要藏着掖着,十二赛季夏天分了手,数数也有两年了,他有两年没和孙翔说过一句话了。

 

      平时过着相安无事的日子,但和那个人的默契却始终留在骨子里,改不了忘不掉,索性就由着它去,也好提醒自己,曾经那么那么喜欢过这个人。别在胸口的胸针,戴在腕上的手表,就像和孙翔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一样,虽然已经离开,但却成了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分手后肖时钦再去想那个问题,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找到了原因。

 

      固然有人值得你去不余遗力地对他好,不论任何技巧地去喜欢他。可在那之后,就像是所有的喜欢都用光了一样,肖时钦和孙翔分手两年有余,见过很多人,被家人被逼着相过很多次亲,遇到过不少条件脾性都适合的姑娘,可惜不再有人,能让他智商下降到去相信QQ空间的里的传闻。

 

      肖时钦想,自个这辈子,大概再也没法像喜欢孙翔一样喜欢一个人了吧。

 

      退役的那天晚上戴妍琦一直哭哭得没完,肖时钦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不得已他开车,带着一个已经很久没哭得如此凶猛得戴妍琦,去到了他很久没去过的一家茶餐厅。

 

      他以前很喜欢这家茶餐厅,和孙翔在一起的时候常常带着孙翔过去。老板不是荣耀粉,人不多的时候他俩还可以偷偷地秀个恩爱,不为火把就图自己乐意。后来分手了,虽然是因为不再喜欢而分手的也没啥芥蒂,毕竟还是有几分尴尬,渐渐地也就去得少了。

 

       他和小戴面对面坐在茶餐厅里,小姑娘哭得鼻子眼睛都红红的,他好声好气地劝慰着对方,无意间一抬头,正好看到一个戴着棒球帽的青年走了进来。

 

       他的呼吸停滞了一瞬间。

 

       餐厅很大,肖时钦多年近视更是看不得真切。进来的人戴着帽子,帽檐压得低低的。穿连帽衫牛仔裤,无论是帽子还是服装都不是孙翔以前穿过的。甚至那人一进来就背对着肖时钦坐下,从始至终他连那人的正脸都没看到。

 

       但他知道,那一定是孙翔。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孙翔,无论曾经还是以后。不算长时间的相处却让他把这个人的气息烙在了骨子里,再也洗不掉。他抬起头时根本看不清那个人的容颜,却感觉自己的血液像是在沸腾。那一瞬间他突然抑制不住地想念孙翔,心底里有声音在叫嚣着退役了就去看他一眼吧看他一眼吧!

 

        但他最后还是没有站起来。他调整了一下呼吸,缓慢地扯了一张纸递给戴妍琦。

 

       够了。

 

       他在心里重重地舒了一口浊气。

 

       即使没有再交往,但他却从未没有落下孙翔的任何异常比赛,他看着他这么多年一步一步走来,面容愈发地成熟。他从不忌讳谈起孙翔,每次看到小斗神又是好战绩时便不可抑制地笑起来,恐怕就是因此才让小戴误会了。

 

       谈不上喜欢,可自孙翔后他再也没法那么爱一个人。他惯着他宠着他早就成了习惯,看到他的战绩,肖时钦便觉得自己心里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他恨不得能得意洋洋地昭告天下,快看那就是我二翔。

 

       他们心照不宣地不再交往,便是因为彼此都清楚,只要再有一点的牵扯,那么便会一发不可收拾。即使没有恋爱来维系他们的关系,但却无法否认,他们始终脱不了魔咒一样的羁绊。

 

       干脆那就,再也不见。

 

      他和戴妍琦走出茶餐厅的时候,孙翔已经走了。他不可抑制地看了一眼空落落的餐桌,有些小小的失落,更多的却是放松。

 

     他很快发动了车,总算是赶在第二天之前把小戴送回了俱乐部。夜黑漆漆的,他就站在小戴之前等他那根路灯下抽着烟,随手一抖,烟灰就轻飘飘地飘了出去,像是谁记忆里不成串的碎片,很快就消失在夜空中。

 

        说不清,谁也说不清。真当是有缘无分,肖时钦也没有兴趣去探个究竟。他和孙翔,已经到此为止了。

 

        不像外人传闻那样余情未了,却也不是势如水火。他们彼此关注着对方,依旧拥有令人尴尬的默契。只是都,不再出现在对方的生活中。

 

        肖时钦抽完最后一根烟,慢慢地走回去,发动了车。

 

        退役之后他和孙翔想必,再也不会见面了。从今以后连“对手”这样的称呼都失去,肖时钦笑了笑,煞有其事地考虑起要是有人询问他俩的关系——

 

      “爱过。”


评论 ( 25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