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肖翔】求爱大作战 (08)

感情线简直是我硬伤ORZ根本没能表达出来自己的想法

完结倒计时√


(08)
干燥,温暖。被用手臂和胸膛与外界隔绝开来,又像是安慰又像是保护。视野里只剩下对方衬衫上的一方格纹,隐约能够嗅到洗衣粉的味道。衬衫的主人明显仓皇地将他搂在怀里,抱得有点紧。

肖时钦是真吓坏了。他见惯了小刺猬或得意或骄傲的模样,哪想过对方也会有湿了眼眶的一天。他宽慰似的抚摸着孙翔的脊背,一个劲埋怨自己怎么不早点出门,让小刺猬孤零零等那么久。

孙翔也吓坏了。手里那根神助攻的鸭脖,“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咕噜噜滚了两圈不见了。

小事情怎么了这什么情况怎么一下子就抱过来了!脑内弹幕刷过又被生生截断,管他的呢了先抱了再说!也不顾手上还蹭着鸭脖的油,他像是怕对方跑了似的赶紧伸出手,心满意足地搂紧了肖时钦的腰。

腰上传来异样触感的同时肖时钦突然就有点恍惚。这一天过得真跟一场梦似的,早晨他才在梦中亲吻上小刺猬的侧脸,彼时对方尚且远在数千公里外的S市。但不过几个小时后的此刻他已经踩上了自己所居住的这片土地,被自己圈在怀中,好看的眼睛和漂亮的嘴唇都触手可及。

跨越了时间和距离,义无反顾地来到你身边。

脑海里蹦出无意间看到的偶像剧台词,肖时钦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揉了揉孙翔的头发。

触感是预料中的蓬松柔软,发梢上还带了洗发水的香味。某种意义上而言兴许这一幕还算的上是个温馨的场景……假如另一位主角没有露出“妈蛋小事情摸我脑袋了!”的痴汉脸的话……


戴妍琦默默地捂住了眼睛,天呐我就知道跟着来接机没错!各种意义上的喜闻乐见激动得她也想去挠挠墙了。只是这样真的好吗?戴妍琦凭着自己仅剩的理智紧张地环视周围一圈,发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看了过来,妈蛋自己暂且不论眼前这两个可都是全明星啊!这架势是要上明天电竞周刊八卦版的头条啊!

肖时钦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赶快放开了孙翔,领着他往机场出口走去。小斗神乖乖地跟在肖时钦后面,虽说脸上还是那么副哥就是这么酷炫的表情,眼神是在机场地板上瞟来瞟去,试图把那根立了大功的鸭脖给捡回去。

回程的路上畅通无阻,架不过天色渐晚三人直奔雷霆俱乐部,打算先在俱乐部旁的小饭店里解决一顿。

小饭店里的位置是常见的四人座。作为东道主肖时钦率先坐进了靠墙的一边,机智的小戴忙不迭是地坐进了另一边,获得孙翔一个充满感激的眼神。

孙翔不是第一次来W市,但和肖时钦一起倒还真是头一遭。点菜的事不用他管——说真的,他觉得没有什么比鸭脖更好吃了。他心安理得地在小店昏黄的灯光下悄悄打量着肖时钦,得意洋洋地想,看,这就是我喜欢的人。

肖时钦端着杯子的手微不可见地顿了顿。他本来只是想喝口茶,结果一低头就在茶面的倒影上,瞅见了孙翔亮晶晶的眼睛。眨也不眨地,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

于是他的脸上便露出了心脏专属的笑容,瘆得对面的小戴忍不住给孙翔点了根蜡,她心说队长这个笑分明是要放大招啊,我赌五毛钱等待会回去又有新的素材可以818!

一时间餐桌上流动着微妙的气氛,三人暗自在心里打着小算盘,脸上挂着心照不宣的笑容。倘若非要用一个成语形容的话那便是,各怀鬼胎。

好在这种违和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多久,就被店主训斥孩子的声音给打破了。孙翔被惊得回了魂,如梦初醒赶紧收回了自己黏在肖时钦脸上的视线,做贼心虚地扭过头去装作看热闹。

店主正在辅导儿子做功课,男孩约摸十二三岁,手肘下压一本即使时隔多年后再次看到也会让孙翔抖三抖的王后雄。他咬着笔头苦苦地思索着,半天都没憋出来。父亲显然脾气不太好,正冲着他大吼大叫。

要论整个联盟里最喜欢孩子的人,王杰希若是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孙翔当然和王杰希不是一类人,他两只眼睛都很大。可凡事都有例外,在这种急切需要管点闲事来掩饰自己刚才痴汉行为的时候,孙翔也不介意跳出去演一把单亲爸爸。

于是他真就跳出去了,仗着自己人高腿长一个箭步窜到店主身边,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别生气嘛大叔!这小子什么题不会我来看看!”说着他已经麻利地抄起了男孩手边的王后雄一翻,初二数学,一道二次函数问题。

视线触及书页的刹那,孙翔猛然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捏着书角的手默默攥紧了,脑袋上滴下一颗豆大的冷汗。

与此同时,那边餐桌上戴妍琦正在好奇地询问,“队长,孙翔前辈他读过初中吗?”

肖时钦担忧地看着孙翔的背影,含含糊糊地答道,“小孙他十七岁出的道,扣除在练营那两年,恐怕初中还是读过吧……”只是都毕业这么多年了,孙翔现在的文化水平不知道比不比得上卢瀚文……

这在联盟里也不是个例,职业选手差不多都是十来岁出道,大抵都是只有初中文凭。有两个大学生的兴欣简直笑傲学历榜首。荣耀职业联盟,若是更名为荣耀文盲联盟其实也毫无压力呢。

荣耀文盲联盟荣誉成员,孙翔,拿着书僵硬地站在原地,一点也不想对上男孩期待的眼光。他不得不承认初中毕业五六年学了个屁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其实他上学的时候也经常逃课打荣耀,数学成绩一向不好。他搜肠刮肚地回忆着初中数学老师的教诲,深刻地体会到了“书到用时方恨少”的精妙含义,祖宗之法诚不欺我也。

他忧愁地发现自己怎么也不好意思说出“我也不会做”这种话——亏人家老板还当他是个大学生呢,逗人家呢?还想不想吃饭了?这在老板面前丢人都还是小事,怎么可以在小事情面前暴露出我不会做数学呢题!小事情那么聪明的人,一定也是喜欢聪明人的!

孙翔感觉自己找到了一个绝对不能输的理由,于是他一屁股坐下来,自以为豪情万丈——事实上只是强颜欢笑地对小男孩说,“初中毕业好多年了,等我算一算!”

他话音刚落,肖时钦便压低了声音给戴妍琦翻译,“小孙的意思是,初中毕业好多年了这是什么玩意看不懂。”

戴妍琦沉痛地点了点头。

再说孙翔,管他是豪情万丈还是强颜欢笑呢,数学这鬼玩意不会就是不会,他脸色发青地杵在那,心说完了完了小事情不会觉得我蠢吧?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孙翔这念头还没在脑海里转过弯,就看见肖时钦“蹭”地一下站起来,径直往这边走了过来。他顿时就慌了,急中生智赶紧拖过草稿纸唰唰抄了一遍题,妈的至少草稿纸不能空着啊!他忙得焦头烂额,小男孩也焦头烂额,看向他的眼神不加掩饰的怀疑。

肖时钦将他这些小动作尽收眼底,一个没忍住便勾起了嘴角。

和孙翔不同,中学时肖时钦是个如假包换的好学生,当初退学打荣耀班主任心疼得给他父母连打了三天电话。他很快解出了题。条理清晰,字迹工整,和孙翔为了糊弄人抄下来的原题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男孩还小尚且不懂得人情世故,当即便丢给了孙翔一个鄙夷的眼神。而后者则是面无表情地靠在椅子上,心绪在“小事情就是厉害”“小事情千万不要觉得我蠢啊QAQ”以及“小鬼头看什么看”之间徘徊不定。

老板连声道谢,很快端上了菜。肖时钦没忙着动筷子,仔细端详着孙翔的神色。被晾在机场半天又被小男孩嫌弃,小刺猬估计马上要发作了,得随时准备着顺毛。他盯啊盯盯了半天,没从对方脸上看出火山爆发的征兆,反倒是不确定地想,是看错了吗?怎么觉得,孙翔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他又认真地看了看,确定不是自己的错觉。眉目似乎都比往常要英气了几分,那张记忆中还带着些许稚气的脸,线条日益凌厉了起来,隐隐已经能够看出一个真正男人的痕迹。他低垂着眼,眼里没有预想中的怒火,却不知何时多出了,本不属于他的沉稳。

肖时钦看了他很久,突然无声地笑了起来。

真是的,犯什么蠢啊。连小戴都能看出孙翔早就不是那个只知道闯祸的熊孩子了,怎么自己还在那瞎操心呢?

他想起他初见孙翔时的模样,那个被捧成天之骄子的年轻人。时年不过十九岁,却已经跻连身于神级选手的行列。似乎上天都看不惯他的幸运,网游里被叶修团灭,全明星赛败于龙抬头之下,乃至于最后挑战赛出局,嘉世王朝覆灭。孙翔出道短短两年,却把失利的苦痛尝了个遍。

他本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却不得不面对接踵而来的难看的失败。所有的自尊所有的骄傲所有的信心,似乎都在那一刻兵败如山倒。

但他毕竟没有倒下。是的他身负天才之名,但是无人能否认他的执着与努力。再苦再痛再难过,始终以最强硬的姿态面对,为了冠军,更为了荣耀。骄傲。汗水。拼搏。奋战。然后,蜕变!

不知道从何时起那个总需要他操心的熊孩子已经长大了,似乎已经再不能用小刺猬来形容他了。现在低垂着眼坐在肖时钦身边的,已经是一个知晓自己的责任,也能担负起责任的纯爷们了。

还有什么能阻止他呢?他的未来将比他所想像的还要广阔。他本就耀眼,从苦痛中磨砺而出后更是夺目,那样的美丽的光彩,令人几乎无法移开视线。

心底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

真想要一直注视着他啊。想要看着他一步一步夺下属于自己的荣耀,想要看见这个人,绽放出他本就该有的光彩。想要看着他……一直看着,一直,一直。

评论 ( 17 )
热度 ( 129 )
  1. 多多一朵娇花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