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剑三BG】问东风(02)

(02)

其实陆轻舟并不了解陆子游。

明教弟子大多姓陆,教众众多足迹踏遍整个中原武林。陆子游算是他们这一辈里的风云人物,虽然从来不是什么正面教材。倘若他不是和陆轻舟有表兄弟这一层亲戚关系的话,那么对方大概也只会是江湖传闻里一个遥不可及的名字。

相比之下,他甚至更了解裴归荑。彼时他刚刚第一次下山独自闯荡江湖,却因为水土不服病倒在远征天涯的第一步,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正在游历山河的裴归荑,被对方救了一条猫命。

    和陆子游不同,裴归荑的名字砸进江湖里连水花都不会起一个。她只是万花谷众多弟子里并不出彩的一个,甚至因为她的武艺比她的医术还要糟糕,看起来还有一些羸弱。家世、武艺、地位都毫无特别之处,是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所以……他挠着脑袋看着前面正和杨易对喷的裴归荑,为什么归荑会是表兄的好朋友呢?

前面的裴归荑揉了揉鼻子:“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觉得背后有一道阴森的视线……”

杨易摸了摸脑门:“你别说,我也有这种感觉,是不是天气冷了啊。”

“算了。”裴归荑神经大条地摇了摇头,将其抛之脑后,回头招呼了一声:“轻舟,快点!”

“来了!”陆轻舟赶紧把思量都置之于脑后,三步并两步追上了自己的队友们。

这天的名剑大会和以往也没有什么不同,照例被对面打的哭爹喊娘,打到一半裴归荑杨易互相甩锅,吵的唾沫横飞不亦乐乎,浑然不见什么文人风骨。

陆轻舟心里惦记着事情,忍不住又开始分神,裴归荑和杨易的武艺他都清楚,他们两个绑在一起恐怕都不会是陆子游的对手。想到这里他突然灵机一闪,装作无意地拍了拍裴归荑的肩膀,摆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问,“归荑归荑,除了我你还认识其他什么明教弟子吗?我真是受不了了,我要请教一下我的焚影圣诀学得好差劲!”

“哎呀轻舟要开始奋而向上啦。”裴归荑笑着斜了他一眼,“扬州城门口不是有许多打擂台的吗?你去试试?”

“不好意思!”陆轻舟用力抓了抓头发,演的活灵活现自己都想给自己鼓掌,“我又不认识他们……和不认识的人请教我会害羞的,喔归荑归荑,你有认识的、厉害的明教师兄可以介绍给我请教一下吗?”陆轻舟简直自己都要被自己的演技折服了。

    裴归荑耸了耸肩膀,视线滴溜溜地转到了杨易身上,几乎是不怀好意地说出了一句话:“我啊?我认识的最厉害的明教弟子,就是你的表哥陆子游了。”

“是是是,他最厉害。他厉害他怎么不和你打竞技场呢。”杨易冷笑了一声,手里的琴适时地被他弹出“铮——”的一声。

“杨易!”裴归荑大怒,像是想说什么,又强行忍住了。

你们俩对陆子游的态度真是越看越觉得可疑……陆轻舟默默地想,随即他上前一步,把杨易挡在身后,头一回把自己“西域人听不懂你们汉话”的特征发挥得淋漓尽致,“好啦好啦归荑,别理他。那你能不能把表兄叫来和我过几招啊?”

裴归荑歪了歪脑袋,脸上写满了疑惑,“啊……这个虽然没问题,但是轻舟,你不是他的表弟吗,为什么你不自己说呀?”

哇,糟糕!忘记这个问题了!陆轻舟急中生智,连忙摆出了一副委屈的表情,“你也知道我表兄的脾气呀归荑。我和他虽然是亲戚关系,但是并不亲,归荑是他的朋友,他应该更宁愿听你的话吧。”

“呵呵。”杨易一声冷笑。

裴归荑眼色一凛,似乎马上就要发作。她瞪了杨易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怒火,转身拽住陆轻舟的手腕,拖着他往信使那边走,“老子马上飞鸽传书给陆子游,杨易你他妈一个人去打竞技场吧,快滚。”

陆轻舟一边跟着裴归荑走,一边得意地在心底比了一个“计划通”的手势。

信使就在名剑大会报名人不远处,几步便走到了。裴归荑掏出信纸和笔,欲要下笔又迟疑,笔尖悬在信纸上,却迟迟落不下去。她似乎是有点尴尬地歪头看了看陆轻舟,“等我想一想,提笔忘词了,这可咋写啊。”

陆轻舟张了张嘴,想说原来裴归荑也会不知道怎么下笔吗,终归还是忍住了。

他忽然觉得,也许真的是有什么他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过。

连陆轻舟这种常年生活在圣墓山上的西域人,都听说过大唐三大风雅之地的名声。七秀坊、长歌门、万花谷,无不是文人雅士的聚集地。虽说平时是凶巴巴的,但是裴归荑也是正儿八经地在万花谷接受过琴棋书画教育的人。陆轻舟的汉话也有不少是跟着她学习的,他从未见过裴归荑也有提笔忘词的时候,除了现在。

思量了半天,裴归荑终归是犹豫着下笔了。寥寥两句话,单刀直入没有寒暄也没有问好,干脆到接近冷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交代完,便在右下角署上了“裴归荑”二字。

随即又提笔至纸头初,像是在考虑称呼。略一思量,裴归荑匆匆写下两个字,她像是生怕陆轻舟看到一样,赶紧折起纸张塞给了信使。

然而她的动作虽然很快,但是陆轻舟作为一个生活在大漠里的明教弟子,他的视力也很好。就在那一瞬间,他已经瞥见了裴归荑写下的称呼。

阿游。



陆子游真的来了。

裴归荑写那封信极为简短,冷漠到几近没礼貌,全然不似她平日待人那番礼数周全。陆轻舟都害怕陆子游会收到信后就顺手一丢。

但是他还是来了。

隔着扬州城门处熙熙攘攘的人群,神采飞扬地向他们招了招手。年龄比陆轻舟也大不了两岁的青年,身后背着双刀,兜帽下露出几缕微卷的长发,一双明显不同于中原人的鸳鸯眼,眉眼和陆轻舟倒是有五六分相似,陆轻舟暗自对比了一下,嗯还是我帅一点。

“裴归荑。”他先是笑眯眯地唤了一声,然后习以为常似的拥抱了对方一下,态度坦然神色温和,随即转脸看向陆轻舟:“轻舟,好久不见了。”

“表兄。”陆轻舟眨了眨眼睛,后知后觉地也唤道。

毕竟说是表兄弟,他虽然和陆子游不甚相熟,然而兴许真是因为那层血缘关系,感觉竟然还有几分莫名的熟络。陆子游点了点头,活动了活动筋骨,也没说话,拿眼神示意了陆轻舟一下,便取下背上的双刀,大踏步迈进了扬州城门口的空地。

陆轻舟立刻会意,反手一杆大旗插在他的面前。

“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否与之一战?”

“放马过来!”

这一架打得陆轻舟酣畅淋漓,陆子游在武林中成名已久,当真并非是徒有虚名的,和他过上几招陆轻舟自觉的大有长进。他本身也不弱,两个明教弟子的同门内战吸引了旁边不少人过来围观,却见得两个戴着兜帽的青年衣袍翻飞缠斗作一团,红白交错之间只有刀光闪烁,焚影圣诀素来以速度取胜,二人一个比一个身姿敏捷,快得几乎看不分明。

也有人认出了陆子游,站在一旁指指点点“那个不是陆子游吗?快看,那是黄泉海的帮主陆子游啊……”纷纷杂杂的议论声湮灭在刀剑相撞的声音中,陆轻舟心念一动,战斗之中硬生生分出一丝心神望向裴归荑。裴归荑个子不高,淹没在围观的人群中他还稍微费了点力才找到。她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似乎只是一个和他俩都毫无关系的围观群众,紧紧地抓着判官笔,脸色阴沉得令陆轻舟心里突地一跳。

就在这一分心间,战斗已经结束了。他一个迎风回浪弹出战斗范围,陆子游反身还剑入鞘,拱了拱手示意承让。

陆轻舟也拱了拱手,道了声佩服。陆子游对他这个表弟很满意,拍了拍肩膀连声夸他有前途。夸了几句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他摸了摸脑袋:“哎,我都忘了问你你怎么认识裴归荑的了。”

“啊,我和归荑杨易相约一起去名剑大会啊,她是我的队友。”陆轻舟早有准备。

陆子游一愣,注意力倒是落在了另一个地方:“杨易?是那个长歌弟子吗?”

“是啊……”陆轻舟试探着答道,端详着陆子游的神情。

陆子游想了想,忽然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缓慢地摇了摇头:“是吗……那可真是巧了。”

陆轻舟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不能再说了,我觉得杨易和归荑老是吵架,归荑生气的时候好可怕的。。”

陆子游用力点了点头:“是哦,归荑发脾气超可怕的哦!”

“你俩窃窃私语啥呢……”三步开外的裴归荑无聊地踢飞了一块小石子,被抓了现行的男孩子动作都是一僵,陆子游立刻反应过来,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开始胡说八道,“哦,我好久没见到轻舟了,和他讲一下焚影圣诀心法的心得。”

“对对对。”陆轻舟忙不迭是地点点头,“表兄说的真有道理!”

裴归荑狐疑地看了他俩一眼。

男孩子们这话其实说的半真半假,倒也真的交流了一下经验。陆子游确实厉害,陆轻舟和他聊聊再过了几招,自觉十分有用,便忍不住又是一杆大旗插下来,和对方打得难分难解。

那厢的男孩子们还在沉迷武学不可自拔,裴归荑皱着眉毛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唤道,“轻舟,轻舟!时候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

“啊?归荑你等一……”陆轻舟刚想让她再等等,他还想再和陆子游打两把。一扭脸,就被裴归荑的脸色吓得忘记了下半句话。

裴归荑的脸色比之刚才更阴沉了。但是如果说杨易是不加掩饰的厌恶,陆轻舟是强装无事的疑惑话,那么裴归荑却更像是一种说不清的阴郁,并无愤怒之色,敛了眼帘只是似乎极为为难。她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陆轻舟,轻轻地摇了摇头,“轻舟,咱们该走了。”

“啊好好好,马上就来。”陆轻舟差点结巴了,他以动物的直觉感觉到这事没这么简单,慌忙地往后一跃跃到裴归荑身边,“好吧走了。”

“阿游,我和轻舟要去名剑大会了,就先告辞啦,再见。”裴归荑躲在陆轻舟的背后,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酝酿出一个自以为非常灿烂的笑容,探出头弯着眉眼朝陆子游说道,同时用力挥了挥手。

陆子游点了点头,语气里带着笑意,“嗯,有空要记得找我玩呀归荑!”

“会的会的。”方才的阴郁还盘旋在眉间,裴归荑还是忍不住笑了。

就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说完这句话,她便拽着陆轻舟头也不回地走了,干脆到近乎无礼的地步。陆轻舟被她拉得踉踉跄跄,不忘回头向陆子游挥了挥手。夕阳把青年的影子拉的很长,陆轻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隐隐看到了他嘴角的一丝笑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轻舟仿佛听到了两声似有似无的叹息。

评论
热度 ( 2 )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