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剑三BG】问东风(01)

*收录于个人剑三BG本《刀剑如梦》

*草稿曾经用小号发布过,为了整本书其他故事的联系有较大修改


(01)

不妙。

陆轻舟下意识地拉低了自己的兜帽。

真的不妙。

心中警铃大作,他隐约嗅到了山雨欲来的气息。

阳春四月草长莺飞,正是山雨朦胧的季节,藏剑山庄举办的新一届名剑大会又开始了。暖风熏得陆轻舟的野心也跟杂草一样疯长,仗着年少无知无所畏惧,他左手拉着杨易,右手牵着裴归荑,怀揣着对诸多江湖传闻的向往,兴高采烈地也去报了名。

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战绩零比五,被一个项王击鼎从隐身状态直接打飞以后陆轻舟终于意识到了世界的残忍。出了拭剑台,三个人连滚带爬地在战场区的门口坐下冷静冷静。

就在此时,陆轻舟无意间一瞥,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白沙大漠玉笛吹,一去三生渐忘谁。日月同辉出乱世,光明圣火盼东归。”日月明教门下信徒众多,有不少都跟随教主陆危楼取汉姓为“陆”,也包括他本人。光明寺事件之前明教在中原武林中的势力极盛,如今大唐的国土上随处可见陆姓弟子。其中既有陆轻舟这般初入江湖之流,亦有来者这般年少成名之辈。

陆子游。

虽说明教九成的弟子汉姓都姓陆,不过就血缘关系来讲,他还真应该算是陆轻舟的表兄。年岁也不过堪堪二十出头,成名却已经有数载。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天资聪颖武艺拔群,更多的是他第三阵营毒瘤帮帮主的身份。陆轻舟看着他,就仿佛又想起了下山游历之前,在圣墓山上听过的无数关于他的传闻……

陆轻舟心里有一百个小鼓敲得咚咚直响,“裴归荑。”他故作镇定地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眼神犹自警惕地粘在表兄身上,“我看到我表兄了!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希望你等会可以争气一点!”

裴归荑还未来得及答话,杨易反倒是抢先开了口。他将琴挪到一只手单里抱住,迟疑地抬起了另一只手,指了指三丈开外的陆子游,语气格外严肃:“轻舟,你的表兄……不会是他吧……”

“是啊,怎么了?”陆轻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不明就里地点了点头,“你们认识吗?”

“哼。”杨易往旁边的柱子上一靠,阴阳怪气地冷哼了一声,“当然认识了。”

“杨易你舌头抽筋是不是?”裴归荑突然愤怒地抬头呛道,头发结结实实地糊了陆轻舟一脸,“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哪没好好说话了?你这个人真奇怪。”杨易还是那么个阴阳怪气的语调。

陆轻舟一脸茫然。

一高一矮两个队友,分站在他左右两边,互相瞪视着的眼神里几乎能看到噼啪作响的火光,平日里虽然裴归荑和杨易也常有争吵,但是两个人都一向顾忌自己“文化人”的身份,吵起架来一个比一个咬文嚼字,时常让他这个西域人陷入“你在说什么?”“你又在说什么”的迷茫之中——然而此刻两个人似乎连风度都不想要了,语气里都带着森然的怒气,仿佛真的生了气。

他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话,但又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只得干笑一声,仗着自己个子最高一左一右搂住他俩肩膀往中间靠:“哎哎哎怎么了你俩怎么又吵起来了,好啦休息一下我们再去名剑大会打两把吧。”

“哼!”裴归荑和杨易异口同声。

陆轻舟略感头大。

兴许是他们这边的动静太大,原本站在三丈开外,不知道在看哪的青年忽然回头一望,视线落到三人身上后愣了愣,随即忽然柔软了表情笑了笑,快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陆轻舟内心一阵紧张,不由自主地放开了队友的肩膀。两个人立刻都弹开了,杨易抱着琴一脸不满,好似很想抡起来就给裴归荑一下。而后者则是不耐烦地揉了揉肩膀,不屑地抬头瞪了杨易一眼,随即又收回了视线。

几步陆子游就走到了他们面前。陆轻舟左右瞟了瞟,杨易靠在门口的柱子上,盯着陆子游神色间尽是不满。裴归荑歪着脑袋,原本微微皱起的眉毛舒展了开来,脸上浮现起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这两人截然不同的态度让陆轻舟十分好奇,他偷偷地看了看队友们,又把视线投回了陆子游身上。

“好巧呀,裴归荑。”传闻中的毒瘤帮主却没有陆轻舟想象中的戾气,他并没有看杨易,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表弟。他只是笑嘻嘻地唤了一声“裴归荑!”然后就俯下身,在陆轻舟写满了八卦的眼神里,结结实实地给了女孩子一个拥抱。

裴归荑眼里蔓延出刹那的笑意转瞬而逝,却仍是抿着嘴什么也没说。她伸出手回抱住男孩子,安抚一样在他背上拍了拍,手法就像是在撸陆轻舟的球球,随后很快放开了对方。

“我去名剑大会啦,再见。”她终于开了口,紧接着也不等对方回答,不由分说扯着陆轻舟和杨易就往报名人那边走,完全看不出来刚刚她才吵着要休息一下。步伐快得虎虎生风,好像身后不是陆子游而是什么会吃人的怪物,一样陆轻舟都差点追不上她。

有问题!

陆轻舟一锤定音,假装不在意地观察起队友们,自从陆子游出现以后杨易的脸色就很不好看,此刻更是阴沉得发黑,好一个没有感情的莫问。裴归荑也不逞多让,脸上的笑容淡去后,面色上便始终笼罩着一层郁色。

于是这可就憋坏了陆轻舟。平时他们三两好友在一起时,裴归荑和杨易都是负责活跃气氛。然而这回两个人都沉着脸闭着嘴一言不发,只听得琴弦铮铮毛笔刷刷,陆轻舟有心想说两句话缓和气氛,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干着急,不由自主加快了殴打对面治疗的速度。

又是被殴打了几场,似乎是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下来。裴归荑靠着华山之巅的柱子,眼睛盯着那端的对手,嘴上轻声唤了句,“杨易。”

“嗯?”杨易斜眼。

“对不起。”裴归荑叹了口气。

“……”杨易沉默了,也跟着叹了口气,“哎,算了,你高兴就好。”

……所以你们倒是说啊!到底是什么事情说啊!

能不能考虑一下围观群众的心情啊!陆轻舟出离地愤怒了,他简直想摇着这两人肩膀逼他们把前因后果都吐出来。就眼下来看,这事肯定和陆子游有关——但到底是个什么事啊!快说啊!

他在心底无声地呐喊着。


    

    陆轻舟来中原的时间还不算长,汉字都还写不太利索。但是已经入乡随俗地领悟到了江湖中的另一种乐趣——还有什么能比八卦更令人开心呢?

名剑大会之旅比他预想中还要惨烈,陆轻舟一边心疼地抚摸着心爱的双刀上的磨痕,一边和两位好友一道退处了拭剑台。他一半的心思放在他的刀上,另一半心思则是滴溜溜地胡乱猜想着那三人间的往事,心里好奇得就像是有一百个球球在挠。

时间已经不早了,三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裴归荑在岔路口和男孩子们分道扬镳,简直是给陆轻舟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他贼头贼脑地左右转了转,看到作万花弟子打扮的女孩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里,顿时把主意打到了杨易身上。

一身官服的青年抱着古琴,眉目俊朗气质高洁,端的是人模狗样正直端庄,和他一道踩着落日往回走。陆轻舟的小算盘打得飞快,和杨易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阵,眼看着铺垫得差不多了,他状似无意地提到:“说来杨易,刚刚我看我表兄遇到归荑,感觉他俩关系挺好的?”

杨易顿时停住了脚步。

陆轻舟猝不及防,差点一头撞在他背上。他眨巴眨巴眼睛,试探着问道:“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只是一瞬间,杨易的表情就变了。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起来,但是不同于陆轻舟的好奇或者裴归荑的忧虑,他的表情介于“在下不想听到这个名字”和“简直不是文明人!”之间,眉间皱出一条深刻的沟壑:“……是挺好的!裴归荑可不是和什么人都能关系好么!”

“喔?难不成杨易你也认识我表兄?”陆轻舟佯装天真。

杨易眉间那道沟壑皱得更深了,看起来倒是有某种难以发作的怒气:“除了你是来到中原不久以外,平日里同咱们一起闯荡江湖那群人,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

“啊?”这倒是陆轻舟没想到的。

杨易叹了口气,似乎不愿意提起地摆摆手:“我确实看不太惯他的作为。此人肆意妄为无法无天,当初与他相识也是因为结了仇。别提他,提起他我就是气。”

说着他用力摇了摇头,仿佛受了什么莫大的刺激一般,大踏步往回走去。只留下陆轻舟一个人站在原地,疑惑不增反减。

陆子游的事迹,他还在圣墓山上的时候就有所耳闻。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也不是不清楚。

当今武林分为浩气盟恶人谷两大阵营,双方彼此划定了停战区域,也立下了许多不成文的规定,这也是如今所有习武之人遵循的江湖道义。

但是总有一些第三阵营帮会,无视武林中的所有规定,游离于两大阵营之外,滥杀无辜无法无天,这种帮会与这些人,被称之为毒瘤。

而陆子游十六岁那年创建的帮会黄泉海,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陆轻舟也知道自己表兄杀人放火都从来不需要理由,心情好也随便干架,心情不好也随便干架。所以即使和他表兄无冤无仇,却突然被找茬也是很正常的,毕竟陆子游此人放肆惯了,和他有仇的人能绕扬州三圈。

但是裴归荑不该是这种人……陆轻舟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下巴,除开脾气稍微大一点以外,裴归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医者。

就和其他所有出自万花谷的女孩子一样,除开医术以外,身无长处默默无闻,虽然嘴巴坏脾气暴躁,却同样是医者仁心。按照陆轻舟对她的认知,她不该像是能和陆子游这种不仅赫赫有名、还是因为肆意妄为无法无天而赫赫有名的武林败类扯上关系的人。

可是明显,裴归荑和陆子游关系匪浅。

陆轻舟挠了挠球球的下巴,觉得这件事情越发地扑朔迷离了 。

评论
热度 ( 2 )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