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习习女友粉

【韩叶】铁血丹心 (03)

*射雕英雄传paro,注意避雷

*历史老师死得早,一切都是作者瞎编的

*前文走(02)

(03)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须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想世间剑术,不论那一门那一派的变化如何不同,总以轻灵迅疾为尚,那张佳乐一双短剑轻捷灵敏变幻莫测,看不出门路,却着实让人眼花缭乱得紧。剑光凌厉攻势迅猛,与方才同那些个汉子比武招亲时浑然不同。那周遭几个本想上去一试身手的此刻都是暗暗心惊,这才知道人家这是尚未使出全力。

然而使得韩文清注意的却不止是他,这张佳乐固然一双短剑轻灵迅捷,这小王爷肩扛一把重剑,初看并无异样,细看却是剑身古朴通体漆黑,挥舞起来时虎虎生风,同张佳乐的短剑碰撞在一起发出异样沉闷的声响,那对短剑固然是削铁如泥的宝物,这一撞之下却是剑身猛地一荡,若不是张佳乐反应及时顺势矮身闪避,怕是要当场折在这里。他不敢轻敌,接过这一招后旋即往后跃出三丈远拉开了距离,同周围人一道又惊又疑地望向那小王爷手中的武器,也有些识货的认出,瞧这分量竟似是用玄铁铸成。

可暂且不提哪来那么多的玄铁来铸这么大一把剑,若真是用玄铁铸就,这把重剑便少说有七八十斤重的光景。如此沉重的武器,常人哪怕是要挥动起来便已经是耗费全力,更可怕是全力迎敌?

“啧。”

便在此时,韩文清听到身边的叶秋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小王爷?别是那个人吧……如果真是他的话,倒是个棘手的家伙。”

韩文清的眉毛肉眼可见地皱了起来。此处为金人的京师,此人既然被称为“小王爷”,还肩扛这么一把举世罕见的玄铁重剑,父兄怕不是权倾朝野之人。金人自然不用多说,哪怕是这大宋朝廷里的王爷,这个名为张佳乐的若是胜过了他,只怕是后患无穷。如此看来,倒是客气将这小王爷打发走比较好。

而且……听他这么说的话,这个叶秋,怕也不是什么寻常人家出身。据说中原人诸多狡猾,却是多留个心眼较好。

然而场上的两人却浑然不知韩文清的担忧,已经迅速地战作了一团,张佳乐自然不必多说,这小王爷竟然也是分毫不落于下风,需知这世上使重剑之人,多是以慢打快后发制人。可这小王爷却是攻势迅猛以血换血,握着这把沉重非常的玄铁重剑却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打法粗暴狂野越战越猛却又不失章法,竟是好一个狂剑士,其声势与这浑若不要命似的的劲头,直惊得场外的家丁连连跺脚。

张佳乐的剑法固然是令人眼花缭乱,真实意图都藏于虚招之后,他也跟长了第三只眼睛似的,重剑每一次挥出都带着沉重的风声,却刚好砸在张佳乐的招式之上,视线交错之际彼此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赞赏,手下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留情。

“瞧这默契劲。”叶秋懒洋洋地点评道,“我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事先排练过了。”

韩文清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此时场上二人已经是打得飞沙走石,场边围观的群众大多已经退了开来,只有他们这一行人仍是不动声色,站在一旁观战。却见得双方都是起了兴致,张佳乐一双短剑上下飞舞错手纷翻,小王爷重剑啸然越战越猛势不可挡,倒是让不少人都无端地生出一个念头,倘若这里不是北京的街头,而是在战场的千军万马之中,这两个人又会制造出怎样的光彩呢?

却无人知晓,此刻的猜测,在未来不远的某一日果然成了真。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眼下刀光剑影之中二人的身形已是越发迅捷,若非韩文清叶修苏沐秋之流只怕已经是看不分明,刀剑相撞的声音直听得一旁的家丁呼天抢地,那小王爷正战在兴头之上自然是无暇顾及。而张佳乐毕竟下午同这些武夫“比武招亲”耗了体力,如今遇上这样旗鼓相当的对手,酣然交手过上百个回合后隐隐地便是有些力不从心。他在心里暗自皱了皱眉,面上却没流露出一丝的不易,忽而加快了速度,一双短剑更是使得眼花缭乱势如白虹,力求速战速决。

却没料想到他这下骤然暴起,对面的小王爷竟也跟着硬生生地提高了速度,丝毫未曾落于下风,他这人打法粗看狂野不羁大开大阖仿若过于拼命,但是张佳乐几次试图强攻却也被阻拦下来。这小王爷或许当真是不知何为防守,但是对他而言可能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张佳乐几次看出漏洞试图抢攻却都被拦于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心里却不由得也起了惜才之心。

再是过手数百招,张佳乐毕竟下午消耗了太多体力,此时终究是逐渐力不从心。手腕一酸,短剑竟脱手飞了出去。他暗叫不好,与此同时那小王爷的重剑也已经挟着风声呼啸而至,这下避无可避,他连忙矮身就地一滚堪堪躲过,舒了一口气正欲认输,却听得“哐当”一声,那小王爷已经将重剑随意地插在了他身旁的地上,随即朝着他伸出一只手:“喂,我看你功夫不错啊,以后要不要和我一起混?”

张佳乐一时愕然,这才有机会认真看清了这人的长相。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约莫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肤色微黑,飞眉如鬓,头上的发冠也绑的乱糟糟的, 比起小王爷更像是哪家跑出来的野孩子。身后家丁们呼天抢地地冲过来围着他问长问短,唯恐这位祖宗伤了一根毫毛,他却只是挑着眉毛看着张佳乐,伸出的手悬在空中,没有任何要收回去的意思。

出山之时,族中长辈多加叮嘱道中原人多狡猾,凡事多加小心。不过这中原的小王爷,就是这副德行么?

张佳乐忽然笑了笑,握住了那只伸过来的手:“张佳乐。”

“孙哲平。”小王爷挑了挑眉毛说道。

“果然是他。”便在同时,韩文清也听得叶秋低声说道。他心念一动,“果真是谁?”

“左仆射孙老爷子家中独子,孙哲平。”叶秋懒洋洋地说道,语气仍旧是吊儿郎当没个正形。再看苏沐秋苏沐橙闻言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未询问过多。

韩文清心里却是越发地疑惑,他虽常年远在大漠,但是父母皆是一副侠肝义胆,也是听得母亲提过不少如今大宋的情况。也知道虽然如今朝廷昏庸无能奸臣当道,却仍有几位忠君爱国之士在苦苦支持,其中便包括这位左仆射孙老爷子。然想这寻常人家,又有几人能认出左仆射家中独子的模样?

他虽生在大漠,受父母影响却一向敬佩这位老爷子,听得这人这么一说不免多留了一个心眼。这叶秋见识气度都非寻常人家所有,却和这对孤儿兄妹终日在一起流浪街头,早有耳闻中原人诸多狡猾,却是少为接触为妙。若是他也同那些金人一道欲对左仆射不利,日后动起手来也方便。

打定了主意,韩文清也不欲多说,回头朝着苏沐秋一抱拳:“韩某尚有家事在身,不便相陪。就此别过,诸位有缘再会。”

苏沐秋闻言只是一愣,随即客客气气朝他道了别。苏沐橙也有样学样,脆生生地和这个脸黑心善的哥哥说了声再见。叶秋倒是显得有几分诧异,“咦,老韩你这就要走了?”想了想又挠了挠脑袋,“也是,我差点忘了你千里迢迢来到北京必然是有要事在身。那就此别过了,有缘再会啊。”

“有缘再会。”韩文清朝他拱了拱手,随即转身,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走开了。

身后叶秋眯了眯眼睛,仿佛若有所思。

评论
热度 ( 16 )

© 一朵娇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