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铁血丹心(02)

前文(01)

射雕英雄传paro,注意避雷

历史老师死得早,关于历史的描写来自射雕



(02)

大漠习俗招待客人必然倾其所有,况且韩文清这是孤身一人初次来到江南,难得能偶然遇得两位同龄人。他毕竟也还是少年心性,虽然对那个叫叶秋的散漫的作风颇有些不满,但是苏氏兄妹却显然都并非俗人,倒是让他生起了几丝结交之心。再者他这次是平生第一次使钱,浑不知银钱的用途,但就算知道,以他的性情便多花十倍银钱也不会在意。

他见得这对兄妹的衣着都甚为朴素,想来也是兄妹俩自幼相依为命的话,日子好过不到哪去。母亲在他同师父学习武艺之余,也不忘教授他中原的文化礼仪,于是便不动声色地提议道:“难得相逢,何不坐下一起吃?”

只可惜虽然是好心的提议,但是配上那张生得过分严肃的脸和干巴巴的语气,落在其他人眼中几乎是“不吃现在就剁了你”。好在这三人都对他那张脸有一定免疫力,也正好都是饿了,于是也就不再推辞坐了下来。

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人,很快几个少年便互相熟络了起来。他也得知苏沐秋和叶秋目前在替周围的一些武馆教授学徒,间或替大户人间当当打手以度日。苏沐橙也学过一点拳脚功夫,不过大部分时候她都被苏沐秋送去了私塾读书,三人省吃俭用的,日子虽然清贫,倒也还过得去。

倒是叶秋的来历被含含糊糊的一笔带过,韩文清也不是多事之人,也便没有追问。他自幼生长于大漠,对江南的了解只限于母亲的描述。这两人却是江南的街头巷尾摸爬滚打惯了,说起此处的风土人情奇人异事来头头是道,饶是韩文清少年老成,也不禁暗暗称奇,心道这中原果然是能人异士众多,当真与塞外大不相同。

一时间饭桌上三个说一个听的,倒还显得其乐融融甚是和谐。一会韩文清结了账,几人一道出了酒楼去,苏沐秋朝着韩文清一拱手:“谢谢韩兄了,”苏沐橙也有样学样,脆生生地同这个脸黑心善的大哥哥道谢,唯独那个叶秋自来熟地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这顿饭感谢老韩了啊。”

老韩?韩文清的眉毛一样,还未来得及发话苏沐秋就在叶秋的背上重重拍了一掌:“要死了你!有这么和人家说话的吗!还叫人家老韩,人家和你差不多大好吧!”

“无所谓。”韩文清冷着脸说道,他却也真不是介意称呼的人。

“我就说吧。”叶秋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一看咱们老韩就不是在意称呼的人。”

一番吵吵嚷嚷后,四人在酒楼楼下道别,紧接着韩文清便依着师父给的地图,朝着约定的方向继续走去——随即他就看到,其余三人也整齐划一地朝着他的方向迈出了步子。

“……“视线诡异地交错了。

“咳。”还是苏沐秋率先打破了沉默,“韩兄下一站这是要去哪?”

韩文清回忆了一下地图:“北京。”

“哟,老韩也去北京啊?”倒是叶秋惊讶地问道。还没来得及韩文清答话,苏沐秋便又是一拳捶在他背上:“去去去你跟着掺和什么!人家韩兄去北京肯定是有正事的,哪像你是去看你那天上掉下来的未婚妻的!”

叶秋作势便要和他打起来,“嘿,谁说哥那就一定会是未婚妻了?”

“不是未婚妻你干嘛要跑出来?”叶秋闪身躲到韩文清背后。

“噗嗤。”苏沐橙眉眼弯弯地在旁边微笑,“真想看看叶秋哥的未婚妻呢。”

原来据说叶秋的父亲曾经与故人相约,说是日后要是两家人若是生的一男一女,那便指腹为婚,据说现在和他指腹为婚的对象已经到了北京,叶秋虽然现在已经和苏沐秋一道在外流浪,但是仍是忍不住要上北京去瞅瞅自己那个天上掉下来的未婚妻。

听闻韩文清也是要去北京,几人立刻一拍即合,相约一起上路了。韩文清叶秋苏沐秋的脚程自然是不必多说,虽然带着一个苏沐橙,两人轮流背着小姑娘倒也没有多耗费什么时间。叶秋看起来吊儿郎当漫不经心,对妹妹时却是显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耐心和温柔。

一路吵吵嚷嚷,次日中午,他们便已经到了中都北京。这是大金国的京城,当时天下第一形胜繁华之地,即使宋朝旧京汴梁、新都临安,也是有所不及。韩文清自由生长于大漠,却是从未见过这般气象。只见红楼画阁,绣户朱门,雕车竞驻,骏马奔驰。高柜巨铺,尽臣奇珍异物;茶坊酒肆,但见华眼珠履。

韩文清面上没流露出太多震惊,心里却是甚是惊异。早闻中原富庶繁华,却不知竟繁华至如此。苏沐秋和苏沐橙也是一路啧啧称奇东张西望,两颗脑袋频频转来转去,惊讶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韩文清注意到唯有叶秋一脸的平静,仿佛这些都不过是耳耳罢了,穿梭于这北京的大街上包括韩文清都有两分不自在,唯独这叶秋依旧是吊儿郎当闲庭散步,韩文清眯了眯眼睛,心道此人的出身恐怕并不一般。

几人随意挑了一间铺子吃了饭,信步沿着长街闲逛。没走到几步便听到前面忽然人声喧哗,喝彩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苏沐橙好奇凑过去看,其他几个少年便也跟着凑了过去。

只见人群之中腾出了好大一片空地,一旁倒插着一杆标枪,尾部缝上了一面锦旗,此刻在风中招展开来,使得众人均可看到上面清楚地写着“比武招亲”几个大字,旗下有两人正在交手之中。韩文清凝神一看,一方是个三十来岁的莽撞大汉,一方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身材较之同龄女孩来讲甚为高挑,长发束在脑后,面容清秀中带着英气,穿一身红衣倒是显得格外凌厉,打法异常绚烂,快得几乎看不分明,只逼得那大汉连连后退。

韩文清暗暗心惊,他自己算得上大漠这一辈的佼佼者,师父也曾多次说过他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习武奇才。可是这刚入得中原几日,这路上碰到的叶秋和苏沐秋不说,就连这个少女,韩文清自忖对上她也没有必胜的信心——不,也不对,他的神色忽然一凛。

“看出来什么了吗老韩?”叶秋忽然问道。

韩文清沉声道:“这个姑娘的打法多变,真正的攻击意图都藏在虚招之中,那个大汉不是她的对手。”

叶秋耸了耸肩:“这倒也没说错,不过我说的是另一件事。”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男的。”

是的,这个比武招亲的、甚为英气的姑娘,其实是个男的。

就在他俩眉眼传情之际,这少女已经一拳把大汉打翻在地,这一招实打实地打得大汉直接跌入了人群之中,随即便在一片叫好声中一抱拳,向周围人团团作了个揖,“在下姓张,名为张佳乐。云南人士,尚未许的婆家,不望夫婿富贵,但愿是个武功超群的好汉,因此斗胆比武招亲,凡是能胜过我一拳一脚的,即以身相许。”

他顿了顿,然后续道:“不过,为了防止有些无赖之徒纠缠不休,还请各位缴纳一两银子当作是入场费罢了。若是能胜得我一拳一脚,连所有的银子同我自己一道许配与你。”

感情是个为了路费来比武招亲的。

苏沐秋自然也看得出来这个高挑凶悍的少女是个男的,但是此人的武功却是着实高深,自成一派。这几人都是爱武之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心照不宣地继续旁观下去。然而之后上场的几人实力差距都过大,除了能看出这个自称名为张佳乐的少年打法绚烂自成一派外,却也看不出更多的深浅。

又看了几轮比赛,眼见着暮色四合,几人摇摇头准备离开了。张佳乐估摸着也是赚够了银子,踢开一个人下场随即退后,“今日就先到此为止了吧,张某在这里谢过大家捧场,明儿我仍在这里,等待诸位英雄好汉前来挑战……比武招亲。”

他估计也差点想不起来自己是在比武招亲了。

“且慢!”却就在这一瞬间,人群外忽然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我们小王爷想与这位姑娘一战!”

人群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小王爷?”

“王爷也看上这种在街头比武招亲的民间女子了?”

“嘁,指不定是想调戏人家姑娘家呢。”

“这姑娘武功可不赖啊,待会可别被一顿好打!”

就在人群讨论之际,被称为“小王爷”那人已经翻身下马,挤进了人群中。年龄和韩文清叶秋等人差不多大,肩上扛着一把重剑,一身短打,唯有头上束着的发冠和身后急匆匆赶来的家丁可以证明他确实是一个王爷,他就这样大刺刺地走到了场地中央:“掏家伙吧,咱们真刀实枪地打一场。”

“王爷千金之躯不可啊!”家丁急忙劝阻道,他却好似闻所未闻,只是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少年,“打吗?”

张佳乐愣了愣,忽然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有意思!不过王爷,刀剑无眼啊!”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腰间摸出了两把薄如蝉翼的短刀,刀刃闪过一道白光,显然是把削发如泥的利器。

“正合我意!”小王爷上前一步,跨入了空地之中。

评论 ( 9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