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肖翔/网王/剑三BG。杂食博爱废话连篇,微博@霹雳娇鱼

© 一朵娇花
Powered by LOFTER

【肖翔】小事情小事情想见你(01)

考试期忽然发现小事情生日到了,摸个简短的鱼,有空补完!

灵感来源于忘了在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话“爱是想触碰又收回去的手”



 

  

整个荣耀职业联盟都知道,肖时钦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

这个理智,不仅仅是体现在赛场上,在那些精打细算把每一分优势都发挥到最大的战术里。也不只是体现在他小心翼翼,谨慎到甚至有些过分拘谨的性子上。和其他那几位自身就是斗神的、身边有拳皇的、身边有剑圣的战术大师比起来,他可以掌控的东西并不多,更是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

人人都说肖时钦是能给任何队伍制造出麻烦的角色,每一个细节每一点战略都要抠到极限,哪怕是拿着最烂的牌也能打出意想不到的局面。而雷霆正是因为如此,靠着一群并不算是强力的选手硬生生地挤进了季后赛。队员如同机械师的齿轮一般紧密地咬合,精密得就像肖时钦腕上那块手表般严丝缝合。

就像曾经的嘉世都相信着叶秋会带给他们胜利完成王朝伟业一般,雷霆也始终相信只要按着肖时钦所说的去做,他们就会取得胜利。

他一贯需要最低的容错率,无论是赛场还是生活,无论是面对队友还是对手,或者是……孙翔。

荣耀职业联盟也就那么大个圈子,除开队友外都是对手,场下可以谈笑风生场上却必须你死我活。在嘉世一年以外的绝大部分时间里孙翔都属于后一种分类,但是偶尔有时候,他却又像是要跳出肖时钦给他安排的这个分类之外。

为此肖时钦不得不在心里开创了第三种分类,孙翔。

队友、对手、以及有时候的孙翔——这就是肖时钦眼里,荣耀职业联盟的全部构成了。

这个分类起源于还在嘉世时的某一天,孙翔例行挑战完叶修后悻悻归来,不用问肖时钦都知道他又没在兴欣那群人手里讨得了好。不服气的小斗神皱着眉头一个人在训练室里加训,把键盘敲得劈啪作响。好像他做完这套训练就能把叶修一拳打翻在地似的。

彼时肖时钦不过是偶然路过,其实这个场景他少说已经看过七八次了,这个年轻的队长虽然拥有了跻身一线大神的操作却浑然没有前任斗神那么多的心思,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下来他也已经摸清了这个半大孩子的性子,其实也就是一根筋不服输而已。虽说他确实还年轻,但是为了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考虑休息也是必要的。如果换做往日,肖时钦大概会走进训练室好言相劝一番,将孙翔从电脑前架开。

然而就是那天,肖时钦推门的手却忽然,停顿了一下。

训练室里的光线不是很好,屏幕照亮了孙翔的小半张脸,以肖时钦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那双不服输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眼眸澄澈得就像一汪湖水。陶轩签下孙翔的时候就打过他这张脸的主意,平时肖时钦也是知道他长得帅的——但就是那天,蓦然间,肖时钦就像被下了降头一样,盯着孙翔被灯光照亮的那小半张脸,脑海里鬼使神差地浮现出一个念头。

孙翔其实挺可爱的。

要是能亲一下就好了。

思维好像一瞬间和理智分开了,内心旁白的语气风淡云轻,不受控制地冒出了一句话。

……???下一秒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刚刚浮现起了一个多么不得了的念头。接下来的十分钟,他就保持着手放在门上的姿势,对自己刚刚这个想法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和反思。

自成年以后肖时钦已经很少有这么惊慌失措的时候了,脑子里混乱得像一锅粥,好不容易才捡回自己虚弱的理智。他惯来是个聪明人,也没有自欺欺人的习惯。他悄无声息地站在门口看着孙翔,一时忽然想不起来自己刚刚是想做什么。唯一能模模糊糊地想到的便是,自己可能……遇到了一点难以解决的事情。

对的,难以解决,确实是非常难以解决了。

肖时钦在心底喃喃自语。

“小事情?”便也是在这时,孙翔做完了一套训练伸了个懒腰,一抬头就看到副队长神色莫测地站在门口望着自己。那个多次让肖时钦哭笑不得的外号却在此时令他心念一动,孙翔歪了歪脑袋疑惑地看着肖时钦,“小事情你站在那里干嘛呢?”

还是那种理所当然、莫名迟钝的语气,还是那么副死活不服输的倔强模样。却还真的是很吸引人啊。

肖时钦盯着他的眼睛,微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

雷霆战队前队长肖时钦,在来到嘉世的半年后,忽然惊觉自己喜欢上了自己队长,孙翔。

这个消息要是暴露出去,冯主席可能会当场暴毙。哪怕是肖时钦也足足用了三天才消化了这个事实,好在有战术大师这个壳子顶着其他人也不觉得他有多么异样——然而天地良心,肖时钦会指挥团队赛、会安排擂台赛、会根据情况及时下达战术指令,却从来没学过要如何应对“其实我喜欢孙翔”这件事。

在他的计划之中,也并不是没有存在过“伴侣”这一角色的。按照肖时钦的计划,电子竞技选手的职业寿命本来也不长,他本来打算在退役之后寻觅一位合适的伴侣,最好是和他一样比较理智,两个人可以一起安排好井井有条的生活。

谁知道一个孙翔忽然从天而降,将整个计划全盘打翻。

真奇怪啊。

他分了点心瞥向坐在自己左手边的孙翔,对方抿着嘴唇专注地盯着屏幕,神色有点孩子气,这让他看起来像个刚刚踏入校门的大学生,大概还是那种入校就会被提名为系草的风云人物。

肖时钦只是简短地瞥了他一眼,随即就将视线投回了自己的屏幕上,心里却莫名地觉得安心了不少,嘴角甚至噙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真奇怪啊。

原来这就是喜欢啊。

他并不想去剖析孙翔为什么值得自己喜欢,也不想过分纠结于这件事。

喜欢是一回事,在不在一起又是一回事,喜欢毕竟不能当饭吃。以孙翔的性格,肖时钦还不足以信任他能够和自己一道坚定无阻地踏上这条路——暂且不提孙翔是否喜欢自己,哪怕他和孙翔互相喜欢呢——肖时钦认真地思考了一段时间,依旧是将“和孙翔在一起”这件事从自己的人生计划里划掉。

他不能不承认自己对孙翔的喜欢,喜欢就喜欢吧,喜欢也不一定非得在一起的。这条路的前方荆棘遍野,远远超出了肖时钦的预料,只是站在路口遥遥相望都能看到数不清的问题和阻难,充满了太多太多的不确定。

往后一步是风平浪静,往前一步是万丈深渊。

他从来不允许自己的计划出现偏差,也不允许自己走错一步。赛场上是如此,人生更是如此。

既然自己都没有准备要和他在一起的话,也不用去打扰孙翔了。

这件事,他就藏到遇到下一个喜欢的人为止吧。

肖时钦从来就是一个理智的人。

理智的人通常都活得很清醒。

  


评论 ( 10 )
热度 ( 101 )